终卷 第一百五十章 完结

    终卷第一百五十章第三次对贝萨的战争是风国倾尽国力的一战,此战可称为有史以来最艰苦的一战,持持续续共打了十多年,战争由两国的军力之争也逐渐演变成两国之间的国力对耗。

    最终,贝萨未能耗过风国,风国在此战当中足足吞并了贝萨十个郡左右的土地,让贝萨被迫向被迁移千余里。

    此战之后,风国的版图基本被定型,就地图来看,风国堪称是一个庞然大物,国土辽阔,人口众多,边境邻国,无不是对风国心惊胆寒,生怕风国会举兵来攻。

    唐寅虽然一直没有称帝,但却被后世认为是风帝国的开国皇帝,唐玉则是承上启下的皇帝,他二人都有极高的历史评介。人们习惯把唐寅和唐玉归纳为一代,认为他二人的时代是风帝国开疆扩土的一代,唐寅奠定下坚实的基础,唐玉完成扩大版图的功绩。

    只不过在唐玉期间,风国国力损耗严重,各地的百姓皆承担着沉重的劳役和兵役,长年的战争使得风国民不聊生,百废待兴。

    当风国的第三任皇帝唐赞执政后,风国才开始真正的安定下来,并走向盛世。

    唐寅希望唐玉能以仁政治国,但唐玉所施行的恰恰的暴政,他身上表现出来的重文轻武只是假象而已,他甚至比唐寅更好武,当然,为了维持对外的战争,对内他也只能采用高压强制的铁血手腕。

    而唐赞则截然相反,他是一个真真切切的文治皇帝,唐赞登基之后,一改风国对外争战的国策,对外,他主动与周边诸国修好,签订和约,对内,裁军减赋,施行怀柔的仁政。

    从唐寅到唐玉,再到后来的唐赞,风国也完成了由区区一个小公国到一个版图辽阔大帝国的蜕变。

    在这个过程中,唐寅、唐玉、唐赞是公认的三大功臣,只不过唐寅的地位要相对而言更高一些。

    至于后世对唐寅的传说就更多了,人们最津津乐道的是他神秘失踪后的去向。

    有人说他是隐居山野了,也有人认为他是灵武得道修炼成仙,还有持阴谋论的人认为他的失踪就是在给唐玉创造称帝的机会。

    无论人们的猜测如何,唐寅失踪后的去向始终都是个迷,没有谁能确切地说个清楚。

    唐寅的出身是个迷,他的去向也是个迷,他留给风国的就是那热血滂湃又辉煌壮观的二十年,那是一段永不破灭的传奇。

    尾声一时间追逆。

    风历二十年。

    十五,月圆夜。镇江,风王宫。

    一位身穿白衣的少妇坐在花园的凉亭里,仰头遥望夜空中的一轮明月。

    少妇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样子,容貌美到极至,即便用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也无法贴切地形容出她的美,远远看去,活脱脱从书画之中走出来的仙子。

    她望着夜空许久,幽幽发出一声叹息,喃喃说道:“不知道寅现在在做什么……”

    听闻她的自语,站于旁边的一名侍女沉声说道:“公主还提那个负心人做甚?现在他左拥右抱,早把公主忘在脑后。”

    白衣少妇不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再说话。她正是被唐寅送到镇江的殷柔,说话的那名侍女就是从小到大一直陪在她身边、情同姐妹的肖敏。

    听着肖敏的话,同在一旁的傲晴脸色难看。说大王是负心汉,她当然无法接受,但事实又摆在眼前,她即便向为唐寅说句话也不知该如何启齿。

    “公主,镇江不比上京,晚上天太凉了,公主还是回屋休息吧!”看着殷柔脸上的伤感,肖敏心里更加难受,不想再让公主去想唐寅,她转移话题道。

    “小敏,你怎么又改口叫我公主了。”殷柔语气中带着幽怨和埋怨。

    “唐寅都不把公主当成王妃了,公主还……”说到这里,肖敏实在说不下去了,眼圈一红,眼泪夺眶而出。

    殷柔轻轻叹了口气,柔声说道:“我不冷,还想在这里多坐一会。”

    “公主……”

    “天晚了,小敏,你先去休息吧!”

    殷柔不肯走,肖敏又哪肯离开,她站在原地没动,嘴巴也闭得紧紧的。

    夜,又恢复宁静。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夜风刮过,凉飕飕、冷冰冰,也让殷柔不由自主地打个冷战。

    见状,肖敏又让劝她回屋休息,但看到她眺望天际的样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低声说道:“公主,我去取件披风来。”

    殷柔微微点下头。肖敏转身向寝宫走去,边走边擦拭眼角的泪珠。

    仿佛不知道肖敏已离去,殷柔仍僵硬地坐在冰冷的石凳上,望着被众星环绕的明月怔怔发呆。

    曾几何时,她也和天上的那轮明月一样,被形形色色地人环绕,只是现在,她的身边已只剩下肖敏和傲晴两个人。

    沙、沙、沙!她的身后传来脚步声,殷柔没有回头,坐在那里,仿佛石雕木塑一般,动也不动。脚步声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件温热的外氅披在她的香肩上。

    好温暖。殷柔终于回过神来,微微侧转过头,看着自己肩上的外氅,同一时间,一股熟悉的味道钻进她的鼻孔里,扩散至她的全身。

    殷柔身子一震,紧接着,她的眼中蒙起一层水雾,肩上的外氅也在她的眼中渐渐变得模糊。

    她没有回头去看自己身后站着的人,或许说她不敢回头去看,她害怕这是自己的幻觉,回过头去,一切又复幻灭。

    “柔儿,我……我回来了!”一只温暖的大手搭在她的肩头。

    ——多么熟悉的声音,陪我走过多少年风和雨,从来都不需要想起,永远都不会忘记。

    殷柔再忍不住,眼泪如同断线的珍珠,从脸颊不断地滴落下来,打湿了她胸前洁白的衣襟,也打痛了她身后那人的心。

    “我……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

    那人缓缓弯下腰身,双臂环住殷柔的身子,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紧紧的,紧到像是要把她融入自己的体内,又像是在害怕自己一松手,她就会从自己的臂弯中飞走。

    这时候,就站于一旁的傲晴已然哭成泪人,而刚刚拿着披风走到凉亭外的肖敏看到眼前这一幕,亦是呆若木鸡,连手中的披风落地都不自知。

    “我怎么会不要柔儿呢。我的心,看上去很大,能装得下天下,其实它很小,从来都只能容得下一个人,再也挤不进其它。”

    “……”殷柔再忍不住,挣脱开他的怀抱,转过身形,反扑入他的怀中,放声大哭。

    他抱着殷柔,不知不觉间,泪珠亦滴在她的发髻。

    没有她,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挖空,整个人就是一个没有心的行尸走肉,只有拥她在怀,他的心才会长回来,那种充实的感觉即便是用整个天下都换不来。

    ——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失落了我自己。

    “我要带你离开这里,去一个只有我和你的地方,去过只有你和我的生活。”

    殷柔闻言,将他抓得更紧更紧。许久,她终于止住泪水,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俊美的五官,破涕为笑,问道:“你……真的舍得你的王位吗?”

    “从未在乎。”

    “你要带我去哪?”

    “或许是天边,或许是海角,只要有你,无论去哪里。”

    “我想先去神池!”

    “为什么?”

    “听说,那里埋葬了你前世的女人。”

    “……”他抚摸着殷柔的长发,轻声说道:“前世太遥远,一切都成往事,后世太难以琢磨,一切不可预知,我只知道,今生今世,我爱的人只有一个人。”

    “是谁?”殷柔含笑看着他。

    他没有回答,微微低身,将殷柔拦腰抱起,身影晃动之间,人已如风中叶片一般飘出凉亭。

    “柔儿来猜猜!”说话之间,他的唇已吻在她细腻又芬芳的粉颈上。

    “咯咯……”当他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时,空中只留下殷柔清脆又娇柔的笑声。

    前生今世,现实异界,缘起缘灭……

    老的故事在此终结,新的故事由此而生,新的故事是什么,讲故事的人还没有想好。

    《唐寅在异界》到此告一段落,这么长的时间,很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写了这么多的字,其中难免会有所疏漏,但大家一直不离不弃的支持,让我能坚持写下来,谢谢大家。

    这本,不是以个人修炼为主线的,而是更倾向于军事,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记得刚开始决定要写的时候,编辑就曾警告过我,别触及军事题材,这是冷门,但我没听,可能我比较任性吧,再者说,人都有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写一本军事类的,当然,由于我自身造诣不深,没有能写好,没能写得更好,这是没有办法的事,请大家多多谅解。

    书中的灵武体系是我这个喜欢白日做梦的家伙头脑发热想出来的,虽说它一直贯穿全书的始终,但它并不是重点,我也没有多花精力去把它完善,其中有许多地方不严禁,太粗糙,描写的不够细致,还是请大家多谅解。如果以后有机会写个人修炼的,我会把这个灵武体系更加完善,更加系统化的呈现出来,让大家更能理解。

    《唐寅在异界》,说是异界,写的是风国,其实,只是在做一个大中华的梦。

    好了,写了这么久的古代,接下来,要回归现代,在这里,顺便向大家汇报一下,新的题材会是一本现代都市题材,这又算是回到我熟悉的题材上了。

    再次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也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六道,六道在此拜谢。

    (六道书友群:187124004,真诚欢迎大家进来讨论。)

    浏览阅读地址: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唐寅在异界不错,请把《唐寅在异界》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唐寅在异界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