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总编

    张元吉走后,九姑娘摇了摇头,向张云意道:“父亲,五叔……”

    张云意沉默片刻道:“你先去忙,尽人事听天命。”

    等九姑娘退下去,张云意发了一张飞符,直往京城而去。

    元福宫中,陈善道正在调制一炉九转和合丹的丹料,收到了张云意飞符后忍不住皱眉,当即回复:“云意大天师何故妄自菲薄?以龙虎山的地位,说句玩笑话,哪怕找一个大炼师来,也是有资格入真师堂的,更何况这本就是阳明监院退下来的职司。”

    张云意飞符道:“我们这么想,总有人不这么想,据闻玉皇阁东方明有意此位,他入炼虚比元吉早得多,德才也是足够的。我家在真师堂占据两个位子已有二十余年,也是时候让出来了。”

    陈善道沉吟片刻,飞符回复:“论资排辈也轮不到东方明,为天下计,此非谦让之时。云意大天师静候佳音。”

    事不宜迟,陈善道连夜出了元福宫,打出飞行法器直奔栖霞山,入三茅宫拜见老师邵元节。邵大天师默然良久,道:“你且回去,此事为师自有计较。”

    陈善道走后,邵元节从蒲团上起身,出了殿门,仰望星空,身子飘然而起,向着西方而去,看似慢,实则极快,几个眨眼间便已飞出栖霞山。

    话说九姑娘乘上飞行法器连夜出发,赶到松藩时,已是第二天的午后。她先来到大君山下,发现入山的修士络绎不绝,于是也没惊动旁人,收了山河鼎,跟着三三两两的修士们来到大君山洞天山门前。

    有两个少年正在做着登记,九姑娘来大君山的次数已经不少,知道这是红原县白马院经堂中去年脱颖而出的两个道童,有资质无根骨,是被宗圣馆内定了正骨名额的准弟子。

    两个宗圣馆的准弟子正在劝一个年轻人:“兄台何必为难我二人?馆中严规,拜师须得排队,你前面还排了三十六人,委实插不进去。”

    那年轻人哀求道:“我是诸葛家的嫡系子孙,南阳诸葛家,名门之后,资质绝佳,只求大师兄帮忙看看,能否给小人一个正骨的机缘。”

    两个少年道:“实在对不住,你前面还有葛氏、陶氏、司马氏,哪家不是名门之后?大师兄最多一天看两个,你只能等。”

    诸葛家的年轻人道:“可这天上人间银钱太贵,实在住不起了……”

    “兄台可以下山等候嘛,既然住不起,又何必硬撑?十六天后再来,差不多能轮到兄台。”

    “可住在洞天之内,见大师兄的机会也多一些……”

    “兄台鱼熊想要兼得?哪里有那么好的事?”

    正说着,其中一个少年注意到旁边等候的九姑娘,连忙热情招呼:“是九仙姑来了?快快有请,还是住天上人间么?好的,我陪您进去。您要见哪一位?我去知会馆里……哦,您是到编辑部的,那行,九仙姑有事尽管吩咐……”

    九姑娘住进天上人间的天字豪华套房后,透过琉璃窗望着远处波光嶙峋的君山湖,定定出神。

    过了片刻,王梧森敲响了房门,进来后便道:“九姑娘亲自来了?是为那两篇文章么?”

    九姑娘点了点头,让王梧森落座:“你发回来的消息很重要,就冲这一点,当日入股《君山笔记》便没有白费工夫。”

    王梧森道:“这种临时加塞的事情,自从我进编辑部后,只发生过两次,都是紧急要闻,我看了之后便觉得有些不妥,所以赶紧知会九姑娘。”

    “你做的很对,父亲非常重视,家里连夜商议,让我过来打听清楚。稿子什么时候发?”

    “余总编正在最后校稿,明天就要进复写法台了复制正刊了,后天发往各省。”

    “也就是说,我们剩下的时间,只有今天这半天了?”

    “明天还有半天。”

    “能不能撤稿?”

    “很难……”

    “我们龙虎山是《君山笔记》的股东,为何不能撤稿?”

    “九姑娘,去年协议上说得很明白,股权只关乎分红,与运营是分离的,《君山笔记》的运营是由编辑部单独负责。作为股东,可派遣一人任职编辑部,我能担任编辑,就是协议约定的条款。”

    “编辑也应该拥有撤稿权!”

    “当然有,但必须写明切实的理由,撤稿的理由包括:损害道门和大明的利益、违背道戒、文笔不通、严重背离事实、对关联方构成重大危害等等。其中,文笔不通和违背道戒是可以由编辑直接拿下的,其余方面则需在每次发行前的最终定审会上集体讨论通过。这两篇文章我实在挑不出任何一点可以拿下的理由……”

    九姑娘冲口而出:“对关联方……”旋即自己都摇了摇头,无论哪一篇,都和“构成重大伤害”挂不上钩。

    她一路上都在思考一个问题,自己的审查委员会委员身份能否让稿件发不出来?想来想去,始终没有想出好的办法。审查委员会固然可以裁定某篇文章有重大失误,但那已经属于事后追究的范畴,追究到天上去也挡不住文章的发行,更何况追究的话,作为这两篇文章的责编,王梧森要承担的责任是大头。

    再说这两篇文章本身就没有毛病可言,头一篇对东方天师的采访更与龙虎山无关,第二篇恭贺张元吉入虚的贺词也同样满满的好意,王梧森的确没有借口将其拿下。

    如果非要说什么张元吉入虚的事情我们龙虎山不希望报道,那就是睁眼说瞎话、自欺欺人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龙虎山主动向修行界透露的,你让人家撤下这篇贺词兼新闻性质的报道,怎么解释?

    九姑娘竟然有些彷徨无计,看来通过正常方式阻止报道是不可能了,只能用别的办法。

    “我要见余致川,你帮我联系一下,立刻!”

    余致川的书房就是《君山笔记》的总编室,他刚刚将最新一期的稿件看完,撂下笔,便有一位女修敲门进来:“总编,王编辑带了龙虎山的九姑娘在外间等候,希望和总编见一面。”

    编辑部扩充后,从陆陆续续迁徙到松藩的十余家散修门派中招了一些年轻修士,负责打理一些日常事务,全都放在编辑部新设的秘书科,这女修也是其中之一,长得很是不错,办事也十分机灵,也不知怎么搞的,渐渐成了余致川的专职秘书。

    听了秘书的禀告,余致川笑了笑,先没理这茬,反而指着桌上一篇稿子道:“这篇稿件是你写的?先不要发,发出去没有意义,起不到什么作用,反而会让这门技术有泄露出去的隐患。”

    那女秘书答应了,将这篇《重大喜讯——普通修士也可以无所顾忌的使用飞符》接了过去。

    余致川叮嘱道:“此事暂时压下来,等合适的机会再说。你也不要到处去说。”

    又道:“今年十二月初六,宗圣馆决定举办松藩的第一次授箓大比,凡在宗圣馆注册入档的宗门、世家、散修皆可于十月底之前向《君山笔记》编辑部报名。因为是第一年,今年只对黄冠及以下境界授箓,待明后年再逐渐放开。本次大比采用川省通行的授箓考试大纲,取前三名授予箓职。”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道门法则不错,请把《道门法则》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道门法则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