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6 最后的迷雾

    这一天晚上水馨等人的经历,实在是令人惊叹。

    从苏倾那里接到了要“为丰优云耽搁时间”的任务,没有给出什么期待。但现在呢?在城外大闹了一场其实不算什么。

    重要的是……这天晚上,明都出现了比前面两次混乱更重大的伤亡!

    尽管颜仲安出手及时,阻止那卷轴上继续出现“黑洞”,但是,从那些“长虫”钻进家禽家畜的身体里开始,就已经开始准备抽取名单上立下了誓言,与这个地方相连的人物的力量。

    在这个夜晚,文力被污染,或者作为普通人却凭空爆发出力量来的人,基本上都是名门贵妇、官宦夫人!

    这些人的身体和意志都并不见得强大。

    即使是及时被阻止,除了在刑部爆发,第一个死亡的南云迟,以及另外两个在家中死亡的未婚少女。还死了不少。还有一些精神失常的、身受重伤的。

    虽然伤亡的数量和前面两次不能相比,但是这影响力和前面两次的伤亡人员真不是一个层级的。

    前面两次大型混乱,第一次兽类暴乱,虽然世家大族之中也有不少死亡的。但是作为“公子小姐夫人大爷”的那一批,却是绝大部分只是受伤。亡者寥寥。

    第二次则主要是林氏的势力夹杂着不知名的组织出手。

    除了永恒的受害者——平民百姓之外——受创的主要是各个衙门防卫不严或者出了内奸的地方。内宅受到的影响并不大。

    综合起来,给人的感觉是——敌对势力作乱的正常伤亡。

    虽然惨痛,虽然对民望的影响挺大,却也给人一种“正常伤亡”的感觉。敌对势力针对的,不就是平民百姓和官方势力么?哪怕是死亡的官员,也能说是“因公殉职”。

    而官员们保护民众倒更多是为了自己的政治理念、为了仕途,为了修炼。

    真心想要保护的则多半是内宅,女眷也包括在内。

    但现在呢?

    谁能想到,内宅中居然酝酿着致命一击?

    名单在出现异常的时候已经等同暴露。

    颜仲安保下来的那部分其实基本没有意义。

    他保下来的最重要的东西,是名单前面的“檄文”,表明了名单上的女子们的心意和决心的那些文字。重要的是那些文字揭开来的,之前不曾暴露,至今也不知道是否独立的一个大型势力。

    这个势力中的女子,大半都是过得不幸福的——要么就是丈夫长久在外,自己幽居京城;要么就是和丈夫感情失和。

    但除此之外,也有不少看着与世无争的人(比如说谢氏的狄夫人),以及看着前途无量的未婚少女(除了南云迟还有一个水馨见过的文山书院女院嫁人党),甚至有看着夫妻感情不错,远嫁而来的华国人(张家的邱夫人)。

    前者已经让人惊讶了,后者就更是让人震惊。

    很难想象那样的人居然会在心中藏着那样的愤懑,私底下付诸行动而不显露端倪。

    虽然按照颜仲安的说法,以及南云迟自己的透露,有不少人是受到了七情法术的影响。但能够让人看不出异常,就足以说明她们的内心也真实存在那样的想法了。只不过是被法术扩大,而并非被法术扭曲。

    当她们签名的那篇“檄文”被小范围传开之后,太多人的心中都是百感交集。

    而且这并不仅仅是后宅夫人们本身的问题。

    撇开未婚的不谈,那些牵涉在内的已婚妇人,全都是有婚契在身的,丈夫的等级大半都在文胆级,或者有望文胆级,甚至膝下的儿女都达到了文胆级或者有望文胆级。

    这些妇人一出事,哪怕婚契已经解除了“性命相连”的部分,当那些夫人死亡甚至受到重创的时候,她们的丈夫自然而然也是要受伤的。

    而他们的子女,仕途之类就必然受到影响。

    这点最明显也最倒霉的,就是谢至珩当初觉得很靠谱的“五叔”。这位刚达到文胆级不久,正在游历沉淀境界,确认文胆之后的道路(儒修真正思考自己的“道”,往往是在文胆之后)。

    亲生母亲被卷入这样的事件,日后的仕途可想而知。

    现在连谢家自己都联系不上他,也不知道对这位来说是好事坏事。

    等水馨回到客栈,和差点被他忘到脑后的夏曦两个交流了一下,愣是觉得夏曦过得比她还精彩。毕竟在两位大儒的眼皮子底下,水馨是真心只能克制自己,不敢冒头。除了驱使植物咬脑袋那一下,其他时候和全程看戏差不多。

    “……总之那位丰姑娘暂时不用担心了,她母亲还真是被陷害的,但也被吓惨了,短时间内应该不敢作妖。”

    夏曦叙述刑部大半夜的动静之后,还想起了最初的目的,如此作结。

    林诚思等人都在一边围观。

    他们当然也知道,刑部半夜开始就到处派人前往各大官员府邸,甚至包括超级世家主宅。也隐约听说了有女眷出事的事情。但并不知道详情,更不可能和夏曦一样,亲眼看见一个个重伤昏迷、面目狰狞的女眷被带去刑部,被宣和治疗的场面。

    “……族妹你似乎总是能遇上大事啊。”林诚允随口感慨了一句。

    无意中命中真相。

    ——就连“闭关”的时候,都能掺和到愤怒化身的事情里面去,并且被扔了一只半龙婴儿,那婴儿貌似还在前一天夜里的事件中,起到了颇为重要的作用……

    “因为也有类似天敌的关系吧?那肉庄和之前的医馆一样没有任何植物。中间的关联可以想见。”水馨沉吟着,显然是并不满足的样子。

    “现在有种将整个明都不种植物的地方都研究下的想法。”

    林诚允顿时露出纠结的表情,不知道是不是该支持一下这个表妹。明都最近的事情太多了,简直是风起云涌。

    但是,是不是再继续闹些事情出来,就能降低华国的存在感呢?

    林诚允还真不能肯定。

    他是知道晚上出事的人里面,有两个华国远嫁过来联姻的女子的。两联姻的女子在明国出了事,对华国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

    毕竟……

    联姻不等于日常婚嫁,能带着家族的期待和要求远嫁联姻的,都该明白,婚姻的幸福与否并不重要。除非丈夫不能保持对嫡妻的尊重,或者违反了两家的利益。否则都不该有怨言。

    要是嫁过来之后短短时间,在和丈夫感情尚可的情况下加入了那样的组织,明国其实有足够的理由质问华国的教育问题。

    而如果是嫁过来之前出的问题——特么的不会是华国就有这样的组织她们专门跑到这边来发展“信徒”的吧?

    那还不如前者呢!

    总之,要是再闹出什么事来,保不定能让明国华国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张。

    林诚允听出了水馨的言外之意,另外几个来打听消息的人也听懂了。

    林诚思揉揉太阳穴,还没开口,就被他的表兄夏曦抢了话头。和其他人不同,夏曦是很兴奋的,“你也觉得这件事没完是吧?”

    水馨点点头,“这事儿有一点是摆明了的,叶大儒的审问,我虽然没有听全,这事儿也早早被确认了——那些名单上的夫人、姑娘们,是都没有到过南氏肉庄的。”

    这事儿是肯定的。

    那肉庄在颇为偏僻的地方。既没有优美的风景也没有精致的园林。哪怕是南家自己的姑娘跑去,都必然要被南家的其他人议论纷纷。

    而且,别看这些姑娘们在明都之内一个个的不带护卫。

    正常情况下,要出外城,一般都是会在护卫的。

    他们又偏偏没有专属的护卫(主要是剑修的数量跟不上),想要在外城隐秘的做什么是很难的。

    “也就是说,那篇‘誓约’、‘檄文’肯定是从其他地方转移过去的。”

    “但南云迟最多是三年前签下的名字。”夏曦在刑部也打听了不少东西。

    “三年的时间,绝对不够建立南氏肉庄隐藏的那些东西。那玄修也承认了,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开始在南氏肉庄育种,培养不会害怕虫巢的家禽家畜了。育种成功后,那些家禽家畜在没有被长虫钻进去的时候,就算没毒,只怕也是不适合端上大儒的餐桌的。所以在运送到了南氏主宅之后,又肯定有人要帮着处理这些禽畜,不让它们进了高阶修士的口——从名单上看来,这个人应该是薛珀,南氏的五代嫡系夫人。”

    “所以?”夏曦追问。

    他很好奇,这番话能引出个什么结论来。

    “薛珀是个先天天目啊。”水馨提醒,“你不是说,引诱南云迟落入陷阱的,至少不会是个先天天目吗?甚至不会是天目。”

    “哦,这个确实。”夏曦道,“我也想了下,如果南云迟透露的消息不是说谎,就意味着幕后的主使很有可能是个后天的玲珑心。但目前被带进刑部的那些夫人里面,已经都重新检查过了资质,并没有这样的人。”

    林诚允听到这儿,也忍不住加入了讨论,“按照之前的说法,南氏肉庄是用来培养蛊虫的。而那里的蛊虫又跑去了丰、古两家兴风作浪……虽然恰好被你们撞破,但就是闹出更大的乱子来,追溯去去那边也是迟早的事。只怕是因为苏夫人的‘天机’新政策等等原因,幕后主使已经准备借机杀人灭口了吧!既然如此,那个做局的人,自然不应该在名单之中。”

    顿了顿,林诚允又道,“只是如今这么一来,只怕各家各户都要重新判定女眷的修炼资质。平日里或者还能依靠护符什么的掩饰一二,如果是严查呢?我倒是觉得,保不定那依然是个先天天目,只是误导了南云迟罢了——能让南氏五代嫡夫人听命的话,方眼明都能有几个呢?”

    林诚允的话也确实是有道理。

    如果是后天凝聚玲珑心什么的……放在世家大族里,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很低啊!

    张夫人卢氏,哪怕假借怪癖的性格将自己幽闭起来,都还不敢真正修炼呢。

    但不管是哪种可能吧,都意味着这件事确实是还有待追查。幕后主使依然没被揪出来。但以他们现在掌握的线索,想要追查却又是完全没有头绪的那种——或者说因为女眷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头绪太多完全无法选择。

    水馨说想要继续去查不种植物的地方,就是这个缘故了。

    不过,水馨这个想法还是没有付诸实施。

    倒不是说水馨行动力不够,或者说忙了一天需要休息。

    而是在他们继续瞎聊发表意见的时候,也就是午后的时间,叶府来人了。

    尽管出了那么大事,但叶府本身并没有出现那种倒霉女子。唯一一个姓叶的“名单中人”,是个早已经出嫁的叶氏女。

    ——当然了,要是连叶氏的夫人们也满心怨气的抱怨不幸福,只怕这个团体中的其他人,都会想要先将这位叶氏的夫人先给灭了。

    而在叶府长大,却选择出嫁的叶氏女,在面对丈夫的姬妾的时候,能只有一个黑化的,简直可以说叶氏的教育已经挺了不起了。

    总之,叶府没有什么需要处理的家事。

    大儒叶久也就在百忙之中,让叶崇瑛给水馨下了个帖子。目标很明确——水馨玉佩空间中的变异灵茶树上的灵茶。

    看起来已经可以采摘了。

    水馨对此没有拒绝的道理,于是再次带上小白,以及前一天晚上没能掺和到最后的夏曦,前往苏府。

    之所以带上夏曦,则是因为,叶崇瑛的帖子上有另一个目的,就是请前一天晚上一起并肩作战的人去聚一聚。

    夏曦找到宣和,暂时救下了不少涉案女眷的性命,这是可能带来许多线索的。自然也被算上了。

    坐上马车的时候,水馨才想起一件事来,“你回客栈来了,宣和呢?还留在刑部帮忙吗?叶崇瑛若是要请他,只怕都不知道去哪里请吧。”

    ——宣和貌似是对变异灵茶很在意的。

    “没。”说起这个夏曦也是无语,“刑部那叫做过河拆桥吧我觉得……总之宣和大师又回之前那地方去了。”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仙途遗祸不错,请把《仙途遗祸》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仙途遗祸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