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这就亲了?(二更)

    安利隔壁半壁图。

    ——————————

    一路如离弓之箭般疾驰而回,程衍顺利的躲过梁城关卡,而董猛也如意料中没有追上来,可是夜寒冷,却不如他此刻心冷!

    苍天明鉴,程岐绝对不能死!

    只是那卷轴却始终没有再发热发亮过,而那句‘他乡遇故知’的字迹已经浅淡的有些看不清了。

    等到新出的那句‘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确确实实的显露在卷轴上定格时,一切就真的来不及了!

    程岐!

    你必须等我!

    我是绝对不会叫你丧命今夜的,这是为了你,更是为了我!

    天幕上的那轮明月掩在云后,天地间瞬间雾蒙蒙一片,程衍费力的掏出胸前的怀表,得知眼下已经是丑时三刻了!

    他已经进入了梁城地界,这样快马加鞭,估计再有一个时辰就能赶回国公府,切齿红眼,程岐你要等我!

    电火流星!

    终于赶到了国公府的门前,程衍在没确定之前不想惊动,干脆摸去了汀兰水榭的后院墙后,那红墙近两丈高,他却轻松的一跃而落。

    靴尖儿点水,在碧湖上触出一圈圈的无声涟漪。

    程衍轻功极好,纵身跃去水榭之上,根本来不及走楼梯,顺着那木楼侧的高柱而上,如蜘蛛侠般,发现三楼的轩窗果然虚掩着!

    ‘咣当——’

    程衍一把推开,赫然瞧见那帐床边站着一人,他黑衣蒙面,手持一条白绫正想往程岐的脖颈勒去,没想到被人打断了!

    “放肆!”

    程衍厉斥,跃身而入,同时手腕一甩!

    黑衣人瞪眼,却见一柄短匕飞来,他躲闪不及被扎中左臂,扯过手旁的幔帐扔过去,趁着那人不察,擦身从轩窗跳下!

    程衍怎能让他这么轻易就跑了,回头瞥了一眼帐床上的程岐,那人乌发汗湿,眉头紧皱,双颊泛着诡异的红。

    这么大的动静都没醒,显然是被那黑衣人熏了昏迷的香药。

    估计细辛和青黛,还有院内其余伺候的家奴也中招了。

    程衍着急,凌身从轩窗中追出,因着都是一瞬间的事情,那黑衣人刚刚落在木榭台上,正准备点碧湖水跃墙离开!

    谁知脚踝处一紧!

    黑衣人低头,原是方才他扔下的白绫,此刻落在了程衍的手里,如一条灵活的白蛇般,力道猛收,他竟直接扑向台面!

    半空中猛拍台面,黑衣人又轰然而起,如暴风般转身,掏出腰间的红珠匕首,箭矢般冲向对面的程衍!

    那人倒也不紧张,脚蹭地面飞速后退,伸手扳住门框,卷身如灵猴般跳进了二楼的轩窗里!

    黑衣人扑了个空,可力道之大直接将那门框割出一道深口,他轻功不如程衍,索性冲至一楼楼梯口,准备今夜一取两命!

    谁知刚至拐角,一楼立着的梨花圆凳忽然倒了,他一个走神,却不知程衍从二楼栏杆处倒吊着身子出现,短匕直接末胸口而入!

    “唔!”

    黑衣人的身子浑然僵直,蒙面的布眨眼间又深了个度,有浓厚的血腥味散播开来,他不可思议的踉跄后退,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声音不大也不小。

    但如今楼里的其余人都晕着,听不到的。

    更何况,因着程岐是以未来妃嫔培养的,所以才筑了这比较偏僻隐秘的汀兰水榭,要从小就将她隔离开来,以表日后身份的不同,所以国公府的人不会知道今夜之险。

    程衍灵巧的跳下来,至拐角处摸了摸黑衣人的脖颈,确定他已经死透了,这才扯下那面纱,却是很普通的一张脸。

    兴许也是陈家人吧。

    程衍皱眉,瞥见地上的那柄匕首,拾在手里掂了掂,心说这材质不像是锡平本地出的,柄端包匝的皮革,应该是上京的货色。

    而且这柄端还画着一只红珠,像是单独的门派。

    程衍思前想后却没有任何头绪,干脆先收起来,随即扶着栏杆跑去三楼,至帐床边,瞧着还在昏睡中的程岐。

    ……睡姿是真难看啊。

    一般的大家闺秀,不应该是压锦被于双腋下,乌发披散背后,正躺着,平和的睡去吗,她这怎么……破马张飞的。

    不过这不是重点,程衍先是用手指按脖子,又拉开被子,贴在她胸前听了听心跳,确定药量不是很多,明早就会醒来,终于大松了口气。

    可这一口气是松了,董六那一掌的后劲儿却凶猛的窜了上来,程衍未曾察觉,整个人直接扑倒下,慌乱中一把拽住那幔帐!

    幔帐被扥直!

    程衍的身子也赫然停住!

    几秒后。

    程衍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可那对泪蒙蒙的瞳孔却悄然一缩,原来程岐的睡颜近在咫尺,两人的睫毛和鼻尖儿,只差一个轻晃就会触碰的距离。

    ……好香的味道。

    程岐的皮肤当真是吹弹可破,恰似牛奶般莹白,那浓密的睫毛根根分明细细排列,偶有呼吸吹拂而过,轻轻颤抖两番。

    ……樱桃薄唇微张。

    洁白的贝齿。

    似蹙非蹙的柳眉。

    程衍不知为何突然痴了,也可以说是突然迷茫了,一时无法把她和从前的那个窝囊废联系在一起,神色也逐渐凝重起来。

    “程岐?”

    程衍没有起身,有些恍惚的呢喃道:“你还是程岐吗?你还是以前的那个人吗?你怎么……如此大相径庭了?”

    话音刚落,那幔帐的金环叮铃一道轻响,受力而脱出一寸。

    程衍的身子也低了一寸。

    四片唇瓣。

    贴住了。

    ……好软好甜。

    只不过才沉沦不到一秒,程衍便猛地瞪大双眼,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直接一个鲤鱼打挺就站了起来,气不过,伸手用力拍在程岐的脑门上,随即一脸恶寒。

    妈的。

    都睡着了,还连着幔帐合伙占我的便宜。

    这可是价值万金的美色!

    而床上的程岐因疼痛而更加紧皱眉头,却还是没有醒。

    程衍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抓紧时间将这楼里的异样收拾了,又将那黑衣人的尸体抛进了碧湖里,只是门框那一刀,不怎么好弄。

    不过没关系,等程岐醒来,他会将今夜之事告诉她的。

    当然,亲到了自己这事除外,可不能让这人知道她沾了自己的唇,否则还不嘚瑟的上天啊。

    程衍一边腹诽,一边往通院门的平石桥上走,掏出怀里的卷轴来看了看,却又面色复杂的停住了脚步。

    新出的那句‘棠梨花映白杨树,尽是死生别离处’并没有消失,而那句‘他乡遇故知’的颜色却还是那般浅淡。

    但没有继续消失。

    程衍转头,看着那三楼轩窗的位置,头痛欲裂。

    难道。

    程岐的丧命之险。

    不在今夜?(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夫人万岁不错,请把《夫人万岁》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夫人万岁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