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惊天大案(三)

    初始,红儿给她送来仙云居的翡翠糕时,她还会故意装出些不喜之色。只是时日长了,她倒也不再拒绝,那红儿又是个甚为贴心的侍女,如此一来二往,她们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了。

    昨日红儿才给她捎来瑞王的信,信中言简意赅只有两句:“春雨寒凉,盼卿安好!”

    虽只是短短数字,却无不透着深深情意。

    听红儿说起,瑞王前时奉了太子的旨意,前往紫江巡视,监督防洪堤坝建造,临行前曾特意嘱咐红儿定要时常往相府探望她。

    聪明如她,岂会不知瑞王心意。

    只是她已心有所属,今生只怕注定是要辜负了他一片情意。

    想到此处,忽觉心中有些郁闷,或是近日细雨连绵,即便是她这样率性的人也忍不住要莫名忧愁起来了。

    双手一伸,突然很想活动活动筋骨,这个念头才冒出来,淡粉色的身影已然跃出长廊,来到紫薇树下,随意折下一根树枝作剑,恣意挥洒,身姿灵动,翩然若仙。

    竹影趁着雨伞走进旭园时,见到了便是这动人的一幕。

    见她在雨中这样忘情舞剑,眉眼之间竟带着久违的笑意,竹影愣了一愣,犹豫着是否要打断她,是否要将那件事告诉她。

    他正望着她沉思之际,她已一跃到他身前,玉指扬起手中枝条直指他的肩侧,娇声喝道:“大胆竹影,未经本小姐许可,竟敢私闯旭园?还不乖乖束手就擒,任由本小姐处置!”

    见她硬憋着笑,板着脸好不容易说完这些,尚不等他有所反应,她已扔掉了手中枝条,捧腹大笑不止。

    “哈哈!竹影大哥,你干嘛一点都不配合啊?多少给点表情嘛!真是的!害得墨儿演独角戏,多没劲啊!”雨墨一边笑着一边轻拍着竹影的手臂,抗议着。

    她自去年离山围猎落崖受伤之后,性情早已大有不同,除却在秦王与瑞王跟前,甚少见她露出笑脸。只是今日却能见到她这样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竹影着实有些意外,以至于姜雨墨在他眼前摇晃着素手时,他才晃过神来。

    雨墨见他从一进院子便耷拉着脸,一副失神落魄的样子,于是柔声问道:“竹影大哥!你怎么了?被爹爹骂了吗?怎么这样没精打采的?爹爹的性子你也知道的,说你两句就过去了。别放在心上!”

    “小姐,我没事。只是……只是相爷他……”竹影虽话已出口却有些结巴,不知道该不该和她说。

    雨墨见他吞吞吐吐,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且是与爹爹有关的,心下当即一紧,追问道:“爹爹他怎么了?竹影大哥!”

    在她的一再追问之下,竹影只得将今日朝堂之事说与她知,她听后却是一脸惊愕,徐徐摇首,不愿相信。

    “此事当真?相爷现在何处?”问话的却不是姜雨墨,乃是方从房中出来的雪夫人,只见她眉心紧蹙,眸带焦虑,瞪着竹影。

    竹影转身拱手见礼,沉声道:“千真万确,相爷才从宫中回府,眼下正在知意园中歇息。”

    雪夫人闻言早已抬脚急匆匆出了园子,姜雨墨接过竹影手中的雨伞追上雪夫人,安慰道:“娘亲,莫急!爹爹眼下恐心中郁结,娘亲去了知意园暂且装作不知此事。只当寻常一般,过去陪他用午膳便是。”

    雨墨的话让雪夫人猛然惊醒,她光顾着忧心,却忘了他此刻的心情,想着脚步已慢了下来,扶起雨墨的手,道:“墨儿,细细想来,此事有些蹊跷,那秦王不是与墨儿相知吗?怎会不等刑部案结,就这样卸了你爹爹的公职?”

    不错,他与她确然相知,相爱。

    可是,此刻她亦不知他为何突然如此,明知爹爹好不容易首肯他们的婚事,他怎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做出这样令人不解之事。

    待她们母女来到知意园时,姜雨兮母女正在书房中与姜承泽饮茶。

    才入园子,便已听到萍夫人的长吁短叹。

    “夫君,此事定是秦王有意设计,想那平州之事他不过听了几个流民之言,又未经过刑部彻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治夫君的罪,免夫君的职,简直欺人太盛!”

    “放肆!你一个妇道人家知道什么?怎可背后枉议朝政?”姜承泽厉声喝止了她,盏中的茶水洒了一桌。

    萍夫人撇了撇嘴,却不敢再多言。

    雨兮持起丝帕为姜承泽擦拭着手背的茶水,侧目却望见雨墨母女正走进房中,手中微滞,将丝帕收进袖中,故意撇过脸去,任由她们行礼,却对她们视而不见。

    “妾身见过太子妃!”

    “雨墨见过太子妃!”

    雨墨见她有意无视,心中略微不忿,原本以为这个妹妹嫁作人妇后,便能收敛了那骄横的性子,却不想如今更加变本加厉了。

    姜承泽见状便给雨兮递了一个眼色,雨兮只得勉强挥手,语调颇有些不耐:“起吧!都是一家人,不必多礼!”

    “哼!什么一家人!兮儿!你贵为太子妃,怎可自降身价?”萍夫人本就气恼秦王罢免了她的夫君,眼下见到姜雨墨,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能上前给她几巴掌:“墨儿!那个秦王不是冒着天下之大不韪在重孝期内便要与你成婚吗?如今怎会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就加害自己的未来岳丈呢?可是墨儿你没伺候好殿下,他便将气撒在你爹爹身上了?”

    她眼下气急,可又不能上秦王府闹去,只能拿姜雨墨开刀了。姜承泽明知她有意如此,却不加阻拦,只是频频叹气。

    雪夫人眼见夫君无意护她母女,只得紧紧挽着雨墨的手腕,示意她不要冲动。

    可怜雨墨无故被萍夫人一通质问,却顾及到父亲此刻的心情,硬生生将那怒火压了下去,只是淡然道:“大娘言重了,墨儿虽是庶出,却承爹娘捧在手心疼爱至今,纵使无能为姜府光耀门楣,却也绝不会做出有辱家门之事!”(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魅君心不错,请把《魅君心》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魅君心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