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年少轻狂

    翾楚见年复也有点发愁,另外这女孩说,只佩服比她更厉害的法师,更嘲笑年复太嫩了点,难道这女孩也是法师?

    年复笑道:“好狂的口气,哪个道上的?”这女孩看起来不起眼,瘦小的身材,犀利的眼神,莫非是什么巫蛊术?先弄清楚再说。

    翾楚拽了下年复的衣襟,暗示,不行就先撤,不能与这女孩硬拼。

    年复不为所动,拍拍翾楚的手,暗示让翾楚放心。翾楚见年复这样,便安心不少。

    那女孩笑道:“少管闲事,滚,不然我给你们下蛊,叫你们生不如死!”声音撕裂,有种诡异的恐怖氛围。

    翾楚不由得打个了冷战,心想自己上次面对魔族公主,都没有这么毛骨倏然过。毕竟魔族公主都是一种术,有道可寻,可这巫蛊之术确实翾楚最害怕的,根本防不住,防不可防!

    翾楚还记得上次那魔族公主,明目张胆的把指甲,在自己脖子上掐了几个洞。然后还是师父不知道从哪里搞到的仙丹,吃了自己才慢慢好了!

    这次这个女孩可是蛊术,想起来就让人望而生畏,各种传言和资料来看,巫蛊之术,实际上确实有,而且根本是杀人不眨眼,害人于无形之中。

    翾楚有点怕,不自觉的往年复身后,靠了靠说:“年复哥哥,这巫蛊术有办法可解吗?”

    翾楚本来想说,要不咱算了,这巫蛊之术,我们也碰不得,可是转念一想,这女孩若是放过,岂不是要害死更多人。

    到时候,等害人了,岂不是更麻烦?谁又来拯救被害我那些无辜的人呢?谁知道思想一转变,说出来的话便不一样了!

    年复笑道:“没办法,可解……”

    翾楚说:“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还要不要再插手管这件事?”

    年复笑道:“管不了,也得管,而且还管定了!”年复也是正能量满满,虽说自己修的一些这些,也会被人称为是旁门左道,可是比起来害人的巫术,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翾楚呲牙尴尬笑道:“年复哥哥,你确定,没事吧?我有点怕……”何止是有点怕,是非常非常害怕呀!这要是闹不好,那蛊术的后果,倒暂且不说,一旦被下蛊,光想想哪些蛊虫,恶心的样子,好多脚,有听说还是用死人血和死尸来养成的蛊虫。光这些想着都觉得恶心极了!

    翾楚莫名有点卡嗓子,想要干呕的感觉,忍了几忍才忍住。自己自从修道以来,也是查过不少这些关于法术方面的东西,也加了不少道友群,道友群倒是啥也不说,巫蛊群,什么恶心人的蛊虫都放出来,吓唬人,倒是有的,现在想来都害怕!

    年复笑道:“翾楚,你别怕,有哥在呢”又拍拍翾楚肩膀安慰道。

    翾楚点点头,心想还是看年复怎么办吧?比较能催动鬼抬轿的,当今少年中,也是无中仅有的人数了!,他若没点真本事,岂不是早被自己祖先给撕巴了。

    那女孩见翾楚和年复被吓到,心想怪不得,也是两个半吊子,头先还以为这,乘鬼抬轿的少年有点真本事,自己要干啥坏事,还有点怕他,没想到居然都是害怕巫蛊之术的,胆小鬼。

    女孩眼睛一转,心想何必将计就计,就利用他们怕蛊术之事,把他们逼退,自己再跑,不然一跑,又被那些可恶的小纸人给追到何年何月去,想想都觉得后怕。

    翾楚见女孩一直左看又看的,心想这女的莫非想逃!

    这时候女孩又打落几只小纸人诡异笑道:“原来你这些纸上谈兵的小纸兵,也不过如此么?呵呵呵!,要不要来试试我的蛊虫?可带劲儿的!”这女孩说的诡异,手也往身上摸去,好像要找蛊虫的样子。

    翾楚见她手往衣兜里摸去,赶紧往年复身后一躲。

    谁知那女孩笑道:“哈哈哈哈,还被传说的神乎其神的,有灵根的仙女。就这么点胆子,我只是一把蛊虫就能把你吓的往你,身边小男人身边躲,也真是够可笑的,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被三界内外笑道大牙?”

    翾楚虽然害怕蛊虫威力,尽量都不要去招惹这女孩,可是不代表翾楚的暴脾气不能随时发作。

    翾楚怒道:“你放你娘的臭屁,学了巫术,不替人看病,偏偏不走正道,你非要走邪道,去害人。还大言不惭的说我,原来你是早就盯上我了,怪不得给我下套呢?”

    亏得自己刚才还大发慈悲之心,想救她,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自己都被套路进去了!

    女孩道:“我就是这样坏人,你怎样?我走什么道,碍你屁事,把你自己的事管好再说!”

    翾楚骂道:“你有本事报上姓名来?再敢为非作歹,我必然告诉师父,一举消灭了你这些巫术,看你还嘚瑟什么!哼!”

    年复在翾楚和这女孩骂仗的时候,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在小纸人身上背后,写字。

    喝一声:“抓!”

    那些小纸人,如同得到命令办,马上被激活,又飞了起来,扑向女孩们扑去。女孩躲闪不及,又被小纸人给围攻。

    女孩大惊道:“什么情况?不是死了,怎么又这么多?”暗道糟糕,这小阴阳没想到,还真有两下子,这小纸人又被激活了,不知道他念了什么咒语,居然这次自己的火,居然烧不着这些小纸人。仿佛能防火一样。

    女孩有点慌了,往翾楚这边,扔了一把东西,道:“看着,我已经给这丫头下了蛊,不出七天,没有解药,她便会,奇痒难忍,自己抠破血管而爆死?”

    翾楚吓的哇哇哭起来,年复不得不腾出身来看翾楚。

    那女孩趁乱便逃跑了,一溜烟便不见了踪影。

    年复说:“楚楚别怕,这女人听说话,也是本地人,我料定,她恐怕不会蛊术,蛊术一般在西南地区的少数民族,才有极少数的家族和人传承,没理由传到我们这极北小城来!”

    且看下回

    .com。妙书屋.com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道姑翾楚不错,请把《道姑翾楚》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道姑翾楚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