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又有异动

    若是可以的话,她就不用这般老是藏着掖着了,干脆直接让这两位龟将把束逸才的身份公之于众。

    束逸才冷不防就被扯到了药丹秋的身后,这药丹秋通过查验的时候自然是十分迅速了,他有些头痛地回望一眼岳清漓,发现她笑的是一派的清浅。

    他十分无奈,只能上前一步,对着两位龟将作揖道:“在下冥骨门束逸才,前来祝寿。”

    由于他们现在也还不是送礼的时候,只要自报家门,再经过一番查验,就可以进去了。

    而那两位龟将,同时捻了捻胡须,都在细细地打量束逸才。

    整个氛围都变得宁静起来。

    倒是药丹秋回转过身来,对着两位龟将笑道:“二位大人,我家小弟子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束逸才眨了眨眼睛,眼里十分的无辜,虽然无奈,但是也不见得有多拘谨。

    他再一次对着两位大人鞠了一躬:“晚辈第一次下山,初来乍到也没见过什么世面,若是在哪里得罪了二位神将,还请海涵。”

    说着,他手中微微一闪,两道光芒分别扑向了两位龟将,他们均是全身一震,如同醍醐灌顶。

    岳清漓站在他的身后,就已经十分明显地看到,这是束逸才分别给了他们十年的修为灵力。

    十年的修为!

    可真是大方。

    “你……”其中一位龟将睁大了眼眸,似乎是想说什么,就立刻被身边的同伴给制止了。

    束逸才看着另一位龟将,眼里也是带了一丝温和的谢意。

    岳清漓有些不满地眯起眼睛,这徒弟显然是出手阔绰,这也算是一定的封口费了,他把这灵力给这二位龟将作为见面礼,就是想要让他们不要揭穿他的身份。

    而那两位龟将一得到了他的好处,自然也是看到了束逸才眼中的那一抹深意,他们都点了点头,寒暄一番之后便客客气气地让人进去了。

    该死的……

    这人还真的是过分了。

    岳清漓心里的小心思没有得逞,倒是让束逸才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化解了,她倒是有些遗憾。

    束逸才这边已经是痛痛快快地走进去了,倒是轮到岳清漓的时候,事情也发生了一个小变故。

    岳清漓刚行了个礼,开口自报家门之后,就感受到自己的脑袋一晕,突然就有些昏沉起来。

    她有些迷迷糊糊地看着前方,发现这两位龟将似乎也变成了四个,一时之间,竟然是让她分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有人……对她施了幻术?

    怎么就突然看不清了?

    岳清漓还没有想明白,但是她知道,自己必须要清醒,不然的话很容易被对方看出什么来。

    两位龟将纷纷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岳清漓的身上,他们看着她,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话来。

    岳清漓是真的没有听清楚,但是她能够很明显地感受到他们在质问自己什么。

    她甩了甩脑袋,却在朦胧之中,看到了其中一位龟将朝她伸出手来。

    难道她身上又滋长了魔性?只不过她自己没有发现吗?

    还是说……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她是真的不知道,可是任凭她如何不适,都知道自己必须要镇静,不能慌乱。

    岳清漓按住了自己的太阳穴,沉下气来,把体内的灵力都周转了一番,总算是清醒了几分。

    这一清醒了,她就听到了束逸才在说话,只不过他说的话,似乎是断断续续的。

    “……大人,我师父近日来为我耗费不少内力,现在体力不支,还望大人先放行。”束逸才的声音之中是十足的诚恳之意,可是岳清漓却听出了他的担忧。

    而且她自己也是觉得奇怪。

    怎么会在这个查验的时候,突然就身体不适了?要知道,这个月影楼的门口是摆放了除魔宝鉴的,若是有魔物入侵,也是会让魔物无处遁形。

    她现在,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变得难受,这难道不是故意让人留下把柄,说她心术不正吗?

    可岳清漓深吸一口气,想要开口解释,可还是觉得头疼的厉害!

    几乎是要呕吐的一种难受之感,从她的胃蔓延了上来。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那龟将本来是要对岳清漓严加查验的,可是束逸才就在旁边,而且他们都已经是知道了束逸才的身份,想着岳清漓竟然是束逸才的师父,那么来头定是不小的,也就相信了束逸才的话,或者说,是给了束逸才面子,便直接放行了。

    岳清漓被束逸才扶着,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地走进了月影楼。

    倒是这个时候,岳清漓经过那除魔宝鉴的时候,只觉得怀中的那个香囊开始发热。

    那是姜隐尘给她的护身龙鳞。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发烫?

    那灼热的温度,像是更加灼人,但是她的神智倒是恢复了不少。

    这么看来,倒是姜隐尘保了她?

    岳清漓按了按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仍然是憋的厉害,而且那沉闷的样子,她也是很少体会过的。

    束逸才看着她的样子,也是暗道一声不好,便赶紧扶着她,把人往里面迎。

    而药丹秋他们也是想跟过来问问,倒是束逸才直接拦住了:“不必了,师父的灵力溃散,我先为她镇守心脉,众位先回房休息,此间事了我会一一解释。”

    这话说的倒是挺有魄力,也不管他们到底是不是乐意,便直接半抱着几近昏迷的岳清漓,回到了房间里面。

    倒是玄蕊一直看着这边,就算是门已经被关上了,她也还是怔怔地看着房门。

    药丹秋望了一眼玄蕊,说道:“相信逸才吧,他虽然辈分最小,但灵力修为也是有目共睹的,有他在,小师妹不一定会有事。”

    玄蕊愣愣地听着这话,一时之间也没有回答。

    倒是药丹秋也有些无奈了,她劝道:“回去休息吧,等会儿大师兄也会来的,毕竟他要把明天的贺礼一一给我们。”

    玄蕊听到她提到大师兄,便点了点头,心中的疑惑却不免有些深了。

    为什么……每一次,和魔性有关的东西,好像都和小师妹有瓜葛?

    难道说都是巧合吗?

    但是她也是知道小师妹的真身的,这样一来,倒是没有什么道理,说她和魔性能够沾边儿。

    “那我先回去了。”药丹秋对着她点了点头。

    玄蕊心中困惑加深,便伸出一指,派了一丝灵力在小师妹的房间里,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的小师妹,到底是在什么样的一种情况下,才会被束逸才所救治过来。

    其实说到底,她也是好奇,为什么束逸才会直接把岳清漓给带到房间里,还不让他们看。

    到现在,她还是对刚刚突然发号施令的束逸才,感到一丝陌生。

    可是,就在玄蕊把一丝灵力释放到了岳清漓房间里的时候,倒是受到了一点儿阻碍。

    “该死……”玄蕊喃喃,本来以为她自己的灵力能够做到神不知鬼不觉的地步,但是显然,现在束逸才的能力竟然是要高于她这个师伯!

    因为那一丝灵力,进入了房间里还未曾绕到岳清漓的身边,就已经被束逸才瓦解了。

    玄蕊站在门口,纠结了一番之后,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甩出一抹神识,准备好好地释放灵力,让灵力进入到房间里面。

    倒是这个时候,玄蕊脑袋中蓦地一炸!

    仿佛是有一个外来的灵力突如其来——不是仿佛,而是就是如此!

    玄蕊惊讶地挑起眉头,完全没有想到,束逸才竟然有此番能力,竟然是要控制她的力量。

    随即,她便听到了束逸才的一声传音入密。

    “师伯何不回房休息?等师父醒来,我自然会去告知师伯。”束逸才的声音比之前要有所不同。

    玄蕊虽然有时候也是无所谓的,但是这个时候,她就变得十分敏感。

    因为她发现,这束逸才现在说的这番话里,就已经是带了一丝嘲讽的意味来。

    束逸才一开始就不喜欢她,这一点玄蕊自然是知道的。

    她皱起眉头,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她也不喜欢这束逸才!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怎么到了束逸才口中,他为了小师妹而忤逆她的时候,她的心却微微地一阵刺疼?

    真是怪事。

    玄蕊深吸一口气,虽然是被发现了, 但是也不如何着恼,也是收了灵力,便离开了。

    房间里面,束逸才望着躺在床上神志不清的岳清漓,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他之所以要屏退冥骨门众人,就是不想让他们再度发现,岳清漓身体里的异样。

    因为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岳清漓和旁人不同,但是究竟是个怎么不同法,他一开始不晓得,现在和她接触久了,也就知道了几分。

    她体内有些许的魔性。

    这是大出他的意料的。

    而且束逸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到的,只是暂时帮岳清漓镇压魔性,可是到底是要如何驱除,目前看来倒是没有一个很好的方法。

    岳清漓很安静地躺在床上。

    束逸才静静地看着她,也看到了她胸前的那发着微弱的光芒的锦囊。

    他勾起唇角,脸上的笑意也是若隐若现。

    护身……龙鳞么……(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遥望仙途不错,请把《遥望仙途》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遥望仙途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