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连番混战二,误导

    而处在‘寻回失物’带来的巨大惊喜之中的黑哥与瘦高个狗头军师在听到爆炸身后,就是猛然一个哆嗦,只以为下属喽啰惹毛了六人组,心下暗骂之余当然明白此时最佳策略便是放弃一切的逃跑。

    且不说三个六环以上是万万打不过的,单是这等剧烈的爆炸将会引来街面所有势力的注意和围观,那时抗着钱货出门亦是灭顶之灾。

    不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边刚刚传送上来一箱青雾药剂原浆和一箱零钱,这让黑哥二人仿佛是握住细口瓶中苹果的猴子,亦或是被套牢的股民,贪心之下万难放弃后续的利益以自救。

    是以黑哥咬牙决定掏出更多再走,催促传送同时却是发觉不对,以那几个喽啰的水准,该当被砍瓜切菜一般解决才对,怎么可能如此耐打。疑惑之下来到通往酒馆前厅的侧门,开个缝隙,小心向内探望情况,却正迎上一个满脸是血的喽啰扑倒出来。

    “怎么回事?”

    “是两伙客人打起来。”

    黑哥心下稍安,却也暗骂不走运,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幺蛾子。揪住另一个扑倒出来的喽啰,给二人治疗外伤,同时吩咐道:“去各处召集兄弟,人质不用管了,准备走人。”

    “是!”

    “还有记得告诉大家,丢的钱货都找到了!正在传送出来。让气系的那几个废材快点过来帮忙。”黑哥说着猛关上木门,挡住又一波炸弹破片,面上带着自信的微笑,心中却是对前厅的战斗暗暗吃惊。一瞥之下,两个高环水系魔法战士的拳脚搏斗也好,爆炸的巨大威力也罢,皆给其留下深刻印象。

    “真的?!”两个喽啰的眼神立刻变了。在被治疗而生出的感激底色上,有对老大一夜寻回失物的崇敬,当然对这种失而复得的难以置信。

    “哈哈,当然是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快去!!”此刻当然要抓住机会建立首领威信,难道要实话实说这完全是误打误撞。

    不过事情当然不会如此简单,酒馆前厅的打斗惊动的后院了黑哥,当然也会惊动被留在酒馆外面的丁特家族一众。家主独闯龙潭,自有二把手接替指挥,眼见前厅打得火热,派出帮手的同时,也没忘了分兵绕路封堵酒馆后门以围歼六人组。

    是以,当后院这里又是两箱子青雾药剂被传送出来,且黑哥一伙丢下人质装备武器齐聚于此的时候,平时运送货物且被黑哥当做退路的侧门砰的一声大开,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全副武装的魔法师。

    来者身上披着的盔甲,手中的近战武器和远程枪械皆闪着明晃晃的光,与黑哥这边的长枪短炮相映成趣。

    好在意外遇敌,双方枪口皆是向下,没有直接引起开火。但魔法波动感应之下皆认识到对方不是可以轻易解决的,大眼瞪小眼一时不知所措。

    黑哥一方想跑,包抄一方想完成任务,是以皆不敢轻易移动枪口,挑起战斗,以免横生枝节耽误正事。

    只是两三息时间的互相打量,知道来此酒馆追赃目的的包抄队伍头目却是眼珠子乱转心中起疑。这伙人和那个‘尼德’是什么关系,胖子给出的情报中可没说酒馆里藏着这样一伙恶徒。心念电转间目光最后落在身披侍从罩衫的两个喽啰身上,计上心来大声道:

    “你们可是此处店家?”

    黑哥和瘦高个狗头军师对望一眼,前者赔笑道:“正是,敢问……”

    “前面打架的正是我们丁特家族的家主,打扰贵方万分抱歉,不过还请不要阻扰,也不要做出其他动作,事后我们一定赔偿贵方损失。”

    “配合!一定配合!只是我们还有一些财物藏在地下,运出来便走,绝不耽误贵方办事。”黑哥脸上笑意更甚,上前半步,背在身后的手却是做出准备攻击的手势。

    之所以如此,原因无他,却是来包抄的这一伙人中很多人目光都已经落在敞开的钱箱和青雾药剂箱子内。那些眼神中的贪婪之色黑哥和瘦高个狗头军师再熟悉不过,再加上对方头目那不老实的样子,明白此事万难善了。不论前面结果如何,若不能及时逃走,这丁特家族绝对不会介意搂草打兔子,顺带些‘额外收获’。

    而对方如此‘客气’,黑哥也乐得周旋一二,争取喽啰们变换战斗队形的时间。

    下一个瞬间,几乎同时,黑哥一伙和包抄队伍便各自接到老大的暗示命令,前排水系魔法战士冲锋撞在一起后默契地横移脱开枪战的正面,后排立起凝构物避障,同时枪火齐鸣。

    双方人数相近,黑哥一伙虽在环数略微劣势,却胜在战斗经验丰富,喽啰们无牵无挂悍不畏死,且正在赃物失而复得的兴头上,战斗热情高涨,精神状态说是嗜血也不为过。

    而包抄队伍则不同,前排水系魔法战士仗着盔甲精良,还能与黑哥、傻根两个六环打个半斤八两。后排负责火力支援的魔法师则表现出贵族所蓄养的私病的通病,怯战怕死,疏怠训练。壁障上的射击孔稍有火星便立刻缩头躲藏,射击本就准头不佳,在被压制得不敢露头后索性彻底随缘瞎打,只伸出两只手到射击孔位置,枪口对着大概方向,扣动扳机便是。

    见此情形,包抄队伍的头目气的差点吐血,呼喝两声效果不佳,却也不得不放弃贪功念头,打出信号呼叫增员,否则怕是要交代在这伙可疑的悍匪手里。

    而黑哥眼见一枚光弹升空,却是没什么好办法,只能采取更加以命搏命的激进打法,以期望迅速突围,至于地下暗仓中的钱货,能拿多少算多少吧。事情发展至如此地步,已经足够维持队伍人心的稳定。

    不过这一发信号弹不仅没招来援兵,却完全发挥了反作用。一方心存拖延待援的念头,显现于外便是更为消极的应战。一方则从酒馆前堂方向连绵不断的爆炸、魔法波动和同伴口中得知那里都是些什么级别的怪物,畏惧之下越发急于逃脱,越战越勇或者说狗急跳墙。

    至于久等不至的援兵,也很简单。在包抄队伍且战且退被逼出后院侧门的时候,酒馆前堂的战局亦是一变再变。

    先是六人组压着八环水系魔法战士家主打,然后被店门外突然而来的远程火力支援打个措手不及,差点减员。并在丁特家族另两位七环水系魔法战士加入战团之后,彻底落入下风。

    按照经验,这种小规模战斗兵败之后,气系和水系皆有机会逃跑,但火系和土系是不用多想的。这也是派出绕后部队的原因所在,六人组中至少有三个可以抓为俘虏进行拷问。

    不过秃鹫俱乐部再乌合之众,也是有基本组织构架和条令的,察觉外面还有敌人的同时,更高级别的求援信号便发出:点子扎手速派强援。

    已经在半途的克鲁弥当机立断,采用隐秘手段唤醒并通知沉默者人格,同时传送到最近的藤蔓传送网络节点,和沉默者人格一起,将城外据点内吹牛打屁的其他成员传送过来,再直接传送去战局外围。

    虽然另一端没有藤蔓法阵加持,但好在距离够近,传送这些六环七环颇费力气,两人还不至于失去战斗力,并顺利完成这样一个近乎逆天的兵力调派。

    渐渐的,丁特家族的队伍在周围不断冒出的高环魔法师小队攻击下,再次落入下风,哪里还有工夫去理会那枚求援的信号弹。

    而当完成传送任务的沉默者人格来到战场的时候,已然被打得七零八落的丁特家族正在不管不顾的向贵族区撤退。而留在队尾与三个七环水系魔法战士缠斗断后的,正是八环水系魔法战士家主。

    这货不久之前还贵族架子十足,此刻却灰头土脸,破衣烂衫仿佛乞丐。神情在狂怒之中隐含着悲痛,毕竟酒馆门口横七竖八躺着的,既是亲人朋友,也是家族的骨血。

    “目标呢?”沉默者人格扫了周围环境一眼,惜字如金的问道。

    “在这里。”有喽啰拎着人事不省的红山人阿默过来。

    “不用追了。”沉默者人格丢下这么一句,便接过红山人阿默传送消失。

    克鲁弥见状苦笑一声,着手收拾残局,“按照老大的命令,不用追了。收拢俘虏和伤者,能救的就救一手,赎金没多有少,救不了的给个痛快。各个高环小队驱散一下围观群众,客气一些,当然也别忘了提醒他们忘掉此事。”

    这边打得如此热闹,看热闹的自然少不了。当然避开极远且警觉得很,既防止被波及误伤,也防止落败的强者恼羞成怒,找旁观撒气。这可都是魔法纪元几百年间,从一场场简单粗暴的屠杀中学会的经验教训,毕竟统治者屠杀被统治者,是合理合法无所谓罪孽的。

    不过在沉默者人格追查那两样东西的道路上,却再次出现了巨大的偏差。

    却说红山人阿默在战斗开始的瞬间,便很有弱者自觉的逃生躲避。两个假侍从成功从后门溜掉,具有三环水系天赋的他应该更容易出逃才对。

    但可惜,六人组的目标本就是他这胖子,怎可能放他跑路。

    当即有人从凝构物避障中潜出,与火系同伴稍作配合,便将被炸得血肉模糊且昏迷的红山人阿默拖回凝构物壁障内。忙于战斗且被黑烟阻塞视野的丁特家族家主根本没注意到红山人阿默被俘获,毕竟只是一条利用价值所剩无几的小杂鱼。

    不过接近四环的水系自愈能力可不容小视。在六人组被打得最惨的时候,红山人阿默奇迹般的苏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站起,却隔着一薄层凝构物避障和猛砸的丁特家族家主来个照面,并顺利获得一个万分仇视的眼神和咬牙切齿的三个字:“你阴我。”

    “啊?”

    “混蛋!”

    砰的一声,这位气急攻心疏于防范的家主被炸开去。完全莫名其妙的红山人阿默这才回神,想起昏迷之前的事情,看看左右再联系前因后果,彻底欲哭无泪,完全没有解释清楚误会的自信。然后被一手刀切在后颈,再次昏迷。

    而当其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对上的却是眼神无比冰冷的沉默者人格。

    “前天清晨,我卖给你的那些东西在哪里?”

    “啊?”

    啪的一耳光,脆响无比。

    “清醒点了吗?”

    “清醒清醒。”红山人阿默的识人功夫再次发挥作用,虽然觉得同一个人前后有差,却也明白此时的沉默者人格开不得玩笑,“一部分还留在店里,一部分卖给了尼德三人。”

    “尼德是谁?”

    红山人阿默当即尽量概略的再次将三条咸鱼出卖一遍,将所知全部讲述。而这里却因沉默者人格不爱废话而出现了一个糟糕的误会。

    连番波折精神本就处于紧绷状态的红山人阿默,在被炸被打之后,近乎脑震荡的状态,竟是将黑发女人购买两个金属圆柱体的事情忘记。毕竟相比于其他货品,两样东西并不显眼,且交易混在与尼德三人的其他交易中,印象并不深刻。再加上沉默者人格没做更多描述以提醒,误会彻底坐实。

    而这种忘记,并不是谎言,再厉害的测谎者也无法辨识。

    克鲁弥见状苦笑一声,着手收拾残局,“按照老大的命令,不用追了。收拢俘虏和伤者,能救的就救一手,赎金没多有少,救不了的给个痛快。各个高环小队驱散一下围观群众,客气一些,当然也别忘了提醒他们忘掉此事。”

    这边打得如此热闹,看热闹的自然少不了。当然避开极远且警觉得很,既防止被波及误伤,也防止落败的强者恼羞成怒,找旁观撒气。这可都是魔法纪元几百年间,从一场场简单粗暴的屠杀中学会的经验教训,毕竟统治者屠杀被统治者,是合理合法无所谓罪孽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科学捅炸异世界不错,请把《科学捅炸异世界》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科学捅炸异世界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