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神圣议会来人

    自蓝色城堡传承以来,公主殿下就是蓝色城堡的最高统治者,是至尊无上的,是唯一的的掌权者,任何人不得忤逆,不得提出任何异议,传承公主就是蓝色城堡的天地,蓝色城堡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造反,废除公主这种事情,因为这完全违背了蓝色城堡的传承遗志。

    诸位执事听到大长老要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心中骇然不已,她们敢对公主殿下提出异议,但是要说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们可断然不敢。

    “蓝情,我虽然是你的姨母,但你如此自私自利,将城堡的传承安危置之度外,我蓝新月作为城堡的长老,绝对不能为你徇私,你已经没有资格来领导我们蓝色城堡。

    ”蓝新月表现的正义凛然,大公无私,望向诸位执事,说道“诸位执事,你们以为呢?”自蓝色城堡传承以来,公主殿下就是蓝色城堡的最高统治者,是至尊无上的,是唯一的的掌权者,任何人不得忤逆,不得提出任何异议,传承公主就是蓝色城堡的天地,蓝色城堡的历史上从未出现过造反,废除公主这种事情,因为这完全违背了蓝色城堡的传承遗志。

    诸位执事听到大长老要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心中骇然不已,她们敢对公主殿下提出异议,但是要说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他们可断然不敢。

    “蓝情,我虽然是你的姨母,但你如此自私自利,将城堡的传承安危置之度外,我蓝新月作为城堡的长老,绝对不能为你徇私,你已经没有资格来领导我们蓝色城堡。

    ”蓝新月表现的正义凛然,大公无私,望向诸位执事,说道“诸位执事,你们以为呢?”诸位执事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觑,不知道该然后回应。

    而这时人群中与大长老走的比较进的一人喊道,“对!我赞同两位长老的意见,殿下自私自利,完全  不顾我们城堡的传承安危,我们有资格剥夺她公主身份。

    ”

    有人带头,平时保持中立的几位执事也开始蠢蠢欲动,纷纷表示支持大长老与二长老蓝新月。

    这时,臧天站起身,走至蓝情身旁,低声说到。

    “我先出去一会儿。

    待会儿回来。

    ”说罢。

    也不等蓝情回应,他的身影边迅速消失,蓝情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只是撇了撇嘴,便也没有说什么,倒是颜妃蹙起眉头,像似在疑惑什么,她凭借强大的灵识就在刚才感应到一股陌生的气息突然出现在蓝色城堡,而且她肯定这股气息是从结界之外突然闯进来的。

    颜妃也很好奇那股气息究竟是谁,只是与好奇心比起来,她更加担心蓝情的安危,现在蓝色城堡这些人明白着要造反,而且大长老等人明显是早有准备,颜妃虽然心系蓝情,但这毕竟是蓝色城堡的事情,她一个外人不好处理,一切还需看蓝情如何决定。

    望着宫殿之内越来越多的执事加入大长老的阵营嚷嚷着要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蓝情漠漠的望着,她没有生气,没有愤怒,有的只是上心与悲悯,蓝情冰雪聪明,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她怎能看不出这一切似乎是大长老早就策划好的。

    “你们这些忘恩负义的东西!难道你们的眼睛都瞎了吗?”一道声音传来,宫殿的门口出现以为老者,老者须发皆白,拄着拐杖,看起来身体似乎非常虚弱,在场的众人都认识这位老者,他是城堡的三长老。

    “你们……你们在做什么!嗯?要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真是岂有此理!你们岂能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们这样做能对得起我们的先祖么?”三长老说着连续咳嗽个不停,蓝情见状立即上前搀扶,三长老说道,“殿下,不用担心,老朽只要有一口气在,绝对不允许他们这样做。

    ”

    蓝情微微摇头,搀扶着三长老坐在椅子上,可三长老却坚持不做,而是怒斥众人。

    “哦?”蓝袍老者微微惊讶道,“联邦竟然还有这等人物?摧毁了联邦俱乐部的秩序?那聂青云一直主宰着荣耀之巅,他难道就没有出手么?聂青云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老夫与他接触过,却也看不透,况且老夫还知晓他背后有一个厉害的人物,他难道就任由臧天如此行为?”

    “这也是我们感觉到蹊跷的地方,对于这件事,聂青云刚开始还有些动作,只是后来他就像消失了一样,他的荣耀之巅那些人也闭关不出,究竟原因如何,我们不的而知。

    ”

    “殿下自接受传承以来,勤劳爱民,对待我们蓝色城堡的每一位子民都如亲人一样,殿下聪明伶俐,将我们城堡的蓝蕴晶石进行了三次改善,殿下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我们城堡的传承?还不是为了让我们每天有更多时间去休息去娱乐,去享受生活,你们呢?你们现在在做什么!”

    被三长老这么一说,有些人已经羞愧的低下头,而这时,大长老却是站起来,喝道,“休息娱乐享受生活?哈哈哈!真是笑话,三长老,你不觉得用这个理由为殿下开脱罪名是多么可笑愚蠢么?”

    蓝新月也站了出来,耻笑道,“哼!如今蓝相已经破裂,而殿下却为一己之私,不顾我们城堡的传承安危,她要一意孤行,我们怎能容忍!”

    “二长老说的不错。

    ”大长老哒哒踏前一步,双眼一耷拉,道,“今日为了我们城堡的子民安危着想,我身为大长老有义务站出来声讨殿下,她身为殿下却是自私自利,我身为大长老就有资格剥夺他的公主身份。

    ”

    “蓝东利!”

    三长老猛然一喝,又是咳嗽不止,“大长老身份?蓝东利,你也不想想你的长老身份是谁赐予的?嗯?我们蓝色城堡这么多年,历任公主可曾有过长老一职?嗯?没有吧?也只有我们善良的殿下甚至不惜将自己的权利分享出去,才有了今日你的长老身份!现在你竟然要剥夺殿下的公主身份,你还有没有良心?咳咳咳!?

    。

    ?

    ......

    臧天不是一个喜好爱多管闲事的人,活了千余年,他越活越简单,处理问题,也都是喜欢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来解决问题,如若今日蓝色城堡发生的事情是针对他,他才懒得和那些人废话,无他,直接轰杀,不过,蓝色城堡毕竟属于蓝情,蓝情怎么做,还得看她的决定。

    正如颜妃锁猜测的那样,臧天之所以突然离开,的确是因为他感应到一股陌生的气息出现在蓝色城堡,而且那股气息和之前在布拉格的宇文奇洛有点相似。

    此时此刻,蓝相殿堂,六方高台上分别悬空浮着一颗足球大的蔚蓝水晶,水晶泛着微光折射在殿堂中央,模糊的形成一个椭圆形光团,光团表面似若破裂。

    臧天潜隐其中,约莫过了一会儿,他伸手勾画符文,一个个符文勾画出来缓缓落至一方高台的角落,啵的一声轻响,黑芒犹如莲花般绽放开来,臧天消失。

    似若地下密室,密室之内蓝光幽暗,一位穿着蓝色长袍的老者盘腿坐在蒲团上,老者灰袍长发,双手摆出一个怪异的手势放在双膝,他气定神闲,嘴角挂着微笑,双眼亦有少许鱼尾纹,怪异的是他的皮肤却市异常光泽柔滑。

    “不知贵客突然来访有何贵干,蓝某身体不便,未能即时恭迎,还请见谅。

    ”  这蓝袍老者闭者眼,一动不动。

    而在密室内啵的一声脆响,空间一阵扭曲,接着出现一个人,这个人似若中年,身着神采风衣,白色双排扣,袖筒宽大呈喇叭状,中年短法,皮肤黝黑,显得精明能干,显出身后,他微微一抱拳,回应。

    “晚辈宇文天同见过蓝前辈。

    ”  “哦?”那蓝袍老者只是眉头松动半分,眼睛依旧没有睁开,淡淡说道。

    “原来是神圣议会的大人啊?

    ?  “前辈言笑了。

    ”宇文天同似乎对蓝袍老者无比恭敬,谈吐间不敢有任何怠慢,“在前辈面前,天同怎敢以大人自称。

    ”  “呵呵。

    ”  蓝袍老者微微点头,旋即,见头伸手虚空一推,道,“老夫这里有些简陋,比不得你们宇文家,自然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不嫌弃的话,这有一杯寒冰酝酿。

    ”  半空一道蓝光袭来,宇文天同单手一接,手中出现一个杯子,知晓这寒冰酝酿的来历,当下再次抱拳拜谢。

    “宇文博此次让你前来是不是和第二家族有关?怎么?难道他认为老夫连一个第二云航也收拾不了么。

    如此,回去告诉宇文博,老夫这里完全按照计划行事,我蓝色城堡已经拒绝与第二家族进行贸易往来,想来第二家族一定会派第二云航前来商讨此事,待他们来时,老夫自会出手将其拿下。

    ”  “前辈多滤了,第二家族虽然是我闷最大的劲敌,但有前辈出手,一个第二云航根本不足为虑。

    ”  被蓝袍老者的眼神一扫,宇文天当即低下头,不敢直视,心中暗道,这殿堂老者修为果然不简单,祖父曾说过,这殿堂老者修行几百年,百年前已是高位天人,如今怕是差不多应该已经开始触及体内第一道能量天轮了吧?  “祖父宇文博派晚辈来协助前辈,其二则是想向前辈打听一人。

    ”  “何人?”  “此人名为臧天,三年之前突然出现在联邦墨海市,三年来此人行事肆无忌惮,先后斩杀七曜,屠赤炎,将联邦俱乐部的秩序完全摧毁,而后更是只身前往九天阁的六部基地,独自一人将六部基地摧毁,其间击杀圣堂的三皇子,九天阁的两位议员,暗影的双煞,八角高塔的天麝圣僧。

    ”

    “哦?”蓝袍老者微微惊讶道,“联邦竟然还有这等人物?摧毁了联邦俱乐部的秩序?那聂青云一直主宰着荣耀之巅,他难道就没有出手么?聂青云可不是一般的人物,老夫与他接触过,却也看不透,况且老夫还知晓他背后有一个厉害的人物,他难道就任由臧天如此行为?”

    “这也是我们感觉到蹊跷的地方,对于这件事,聂青云刚开始还有些动作,只是后来他就像消失了一样,他的荣耀之巅那些人也闭关不出,究竟原因如何,我们不的而知。

    ”

    [记住网址: 三五中文网]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盾击不错,请把《盾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盾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