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2章 谁比谁横!

    什么!

    同样是悄然无息,砰的一声,林东整个人直接弹了过来,臧天扬手一探,一把扣住他的脖子,卡嚓嚓一阵脆骨声,林东嘶声惨叫!

    一旁的秋月早已忍受不住,正要脱手,却被祝浪拦住。

    祝浪上前一步,沉声道,“我是双子座的祝浪,阁下,可否给我一个面子,放过林长老!”

    咔嚓嚓!

    林长老的脖子被他掐的如同柳条一般细,噼里啪啦一阵脆响,林长老的惨叫声停止,因为他的脖子已经被臧天生生掐断,没有任何话,直接离去,而在场的方胜、洪家家主的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

    死了?

    玉石门堂堂一位天君级的长老就这样一个照面都没有直接被掐死,了,方胜等人终于意识到为何石长老会臧天的修为诡异至强,直到这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这个人的可怕,认真是诡异而又恐怖!

    玉石门传承千年,也只有八位长老罢了,现在就这样死了一位,这让方胜如何承受,原以为祝浪出面会解决此事,没想到臧天连理都没龘理,丝毫面子都不给双子座!

    “师兄!为何要拦我!难道认为我敌不过他?”这话时,秋月也有些底气不足,道,“他一个丑罢了,在我们双子座面前什么都不是!”

    “这人非同可!”

    祝浪收起了脸上的轻佻,变得严肃起来,缄默了许久,他低声不知念叨着什么,随后弹指一道精光冲向天际。

    “祝公子!林长老如此就这样被他杀了,我们……”

    祝浪摇摇头,道,“我已经将此事传回双子座。”

    “那现在我们怎么办?”

    “臧天!呵呵!”祝浪冷笑一声,双眼之中划过一抹阴霾,道,“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竟然连我们双子座都不放在眼里!走!速速前往龙门!”

    ……

    龙门,静室。

    “门主是如何认识燕刀的?”周元望着躺在床上已然昏迷过去的燕刀,心中很是疑惑,他以前是易城的执事,相对来,对燕刀还算比较熟悉,并且关系还不错。

    “我在易城之时曾经与他有过一面之缘。”臧天查看着燕刀的伤势,若是伤,他还能够治疗,但重伤的话,他也束手无策,“老苍,怎么样?他还有救吗?”

    和苍云子越是接触,越是觉得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万事通,什么都懂,苍云子抿抿嘴,回应,“这人体龘内的逆天轮已经乱成一团糟,能够支撑到现在才昏迷过去,绝对是一条硬汉,他伤势虽然很重,不过好在运气不错,要想治疗他的伤势,需要一颗大元丹,咱们手上应该没有吧?”

    臧天看向周元,周元不止是龙门的讲道人,同样还兼职财务管理员,他摇摇头,“大元丹这等珍贵的上古灵丹,我们暂时还没有。”

    “所以我这家伙的运气不错,我们虽然没有大元丹,不过炼制大元丹的主要灵药我们还是有地。”

    “在哪?”周元作为财务管理员,对门派宝库里的工具知晓的一请二楚,他其实不记得有这些灵药。

    “老周!怎么忘了咱们还有一座遗迹呢,还不快跟着苍老先生下去采药,不定苍老先生一时高兴将炼丹的奇妙教给呢。”

    “却是我糊涂了。”周元一拍脑门,赶紧跟随苍云子离开。

    ……

    龙门之外,好不热闹,每天都有很多修行之人前来排队,欲要加入龙门,今天也一样。

    “嘿!伙计们,我看们刚才一直在谈论玉石门,难道们以前是玉石门的门生?”

    “是!我们十多个弟兄以前都是玉石门的门生!”

    “怪不得呢,不过玉石门怎么也是中泰域数得着的大门派吧?待在玉石门欠好吗?我们想进还进不去呢。”

    “唉!”“旁边的十多人摇头叹息,“这位大哥,没加入玉石门应该高兴才是,我们几个在玉石门已经待了足足十三年,十三年前我们是天士,十三年后的今天我们还是士。”

    玉石门,大殿之上。

    八位长老全部到齐,他们皆是天君级的高手,门主方胜坐在高台上,在他旁边还坐着两位老者,其中一位则是洪家家主,另外一人则是人称洪老爷子的洪将飞。洪家这次和玉石门结盟,提供众多资源,从某种意义上他们已经是玉石门的董事之一,玉石门成长越好,他们越是得力,反之,玉石门如若衰败,他们的“投资”,也就付之东流。

    此刻他们聚集在一起,只是因为中泰域产生了一件大事儿,一个刚刚建立不久的门派灭失落了传承千年的青雷门,并且对方还只是一人。

    “龙门臧天,这人究竟是何人物!”

    门主方胜伸手捋着胡须,像似在疑惑着什么。

    “那臧天修为诡异至强,凭借肉身,强行撕开上古,引天龙,八方朝拜……”直到现在玉石门长老石门还心有余悸,单是想想就让人觉得发怵,“二十四封天盛会,我们中泰域只有一个名额,如若这人加入的话,那我们玉石门恐怕……”

    旁边,洪将飞也一直在劝家主退出此次的盛会,对和玉石门结盟,他原本就不怎么同意,只可惜,他其实不是家主,无法决定家族的成长。

    “龙门臧天或许很强,算是我们的劲敌,不过好像龙门也只有他一人吧?到时候争夺名额之时,并不是单打独斗,而是以门派为单位,就算那臧天再强,想来他也抵不过我等联手。”

    洪家家主却是很是有信心。

    洪将飞摇摇头,道,“家主,有所不知,那臧天绝非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话还未完,就被洪家家主打断,“方门主,趁此之际,还是出来吧,也好宽宽我这位二弟的心!”

    出来?

    不止洪将飞疑惑,就连作为玉石门长老头把交椅的石风也有些茫然。

    “哈哈!洪老哥的是!”方门主微微淡笑,道,“不瞒诸位,不久之前,有一位贵人曾经到访我们玉石门,并且他暗示会全力辅助我们玉石门争夺二十四封天盛会,相信,有这位贵人支持,莫一个臧天,纵然是传承三干年的门派,我们也有资格与他一斗。”

    贵人?是谁?竟然让门主这般有信心?

    “不知门主所的贵人是……”

    “呵呵!”

    方门主站起身,道,“紫青双剑!”

    “紫青双剑?难道是双子座的紫青双剑?”

    “正是!”

    听闻此,在场众人一片哗然,天玑大世界,大也不大,也绝对不,修行之人更是多不堪数,有人为了一颗灵石驰驱劳累,有人为了一件灵宝丢失了生命,而能够在这个疯狂的世界闯出名堂的人无不是其中的佼佼者,紫青双剑即是其中之一,他们代表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叫祝浪龘,女子名叫秋月,听闻紫青双剑时,众人都纷繁震惊不已,当他们意识过来时,更是觉得有些不成思议,因为他们清楚,紫青双剑来自双子座,是人皆知,玄天宗的八将阁,星宗的十二星座,乃是代表着两个大宗门绝对顶尖的存在,他们虽然属于宗门,但其势力绝对不是一些门派所能对比的,玉石门虽然传承千年,但在双子座面前,恐怕什么也不是!

    “双子座乃是星宗的十二星座之一,势力庞大,高高在上,他们为什么会看中我们玉石门?还要辅助我们玉石门争夺二十四封天盛会?”

    “呵呵,这是祝公子给我的天衍星计划,各位无妨看看。”

    众人接过,进行查看,这是一份名为天衍星计划的条约,意思很简单,只要玉石门签订这份条约,双子座会不吝任何价格支持他们争夺封天盛会,而作为条件,玉石门以后的成长就必须依照双子座的要求进行。

    “各位觉得如何?”

    “这些年我们玉石门的成长遭遇到了一个瓶颈,如若签订天衍星计划的话,相信我们玉石门会获得更好的成长,只是这样以来,玉石门的成长就由不得我们做主。”

    “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大家应该知道青雷门吧?自从青雷门获得五方的支持后,成长是何等迅速。”

    “能够获得双子座的器重,这是我们玉石门天大的机缘,怎有不签订之理,况且中泰域现在又呈现了一个龙门臧天,如若我们获得双子座的支持,那臧天再也不敷看!”

    几乎无一例外,所有长老全部都赞成签订天衍星计划,其实在场任何人都很请楚,像他们这些门派如果想要更好的成长,只有两条路,其一,就是与大家族合作,其二,就是获得一些大势力的扶植,除此之外,想要零丁成长,几乎是难上之难。

    “呵呵,二弟,这下没有后顾之忧了吧?”洪家家主神色大悦,在他看来,洪家这次是捡了一个天大的廉价,如若能够拉上双子座这层关系,对家族的成长简直再好不过。

    洪将飞只是摇摇头,不再什么。

    “呵呵!不瞒诸位,现在祝公乎和秋月姐正在我玉石门做客。”

    “!认真?”

    “诸位和我一同前去恭迎吧?”方门主刚刚走下高台,忽然止步,而这时,大殿的门口赫然呈现两个人,一位青年和一位女子,青年面如冠玉,风神俊秀,目若朗星,着实一表人才,器宇轩昂,而女子身着紫青战衣,显得英姿飒爽,只是目光冰冷,似若拒人于千里之外。

    “见过祝公子!秋月姐!”方门主像似很是恭敬,“我等正要前去恭迎,不曾想到二位就来了。”

    “方门主没必要客气。”祝公子颔首报以微笑。

    “两位请上座。”

    中泰域是天玑大世界最贫穷最荒凉的一个区域,属于处所,很少有什么大人物会来这种处所,而紫青双剑对中泰域来,已经能够称得上大人物了,众位长老看我,我看,显的都有些紧张,究竟结果站在他们面前的乃是名声在外的紫青双剑两位高手,并且还是来自双子座,要知道双子可是隶属星宗这等即便在无尽世界也都是一等一的绝对大巨头。

    众人一一行礼。

    “大家没必要拘礼。”祝浪坐在高台上,摆摆手,示意众人坐下,道,“由于这次来的慌忙,所以也没带什么好工具,这是二十枚固罡丹!还望各位不要见笑。”

    祝浪的轻巧,但传入众人耳中如同五雷轰顶,固罡丹乃是上古灵丹,是天君阶段的用来巩固逆天罡轮的灵丹,他们握着固罡丹,一个个如获至宝,激动不已,他们都乃是天君,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要知道,天君的存在是与上古时代沾边的,他们虽然都成功晋升为天君,不过全部都是依靠上古之物晋升的,这样以来,体龘内的逆天罡轮也只是虚有其表,极其空洞,如若依靠领悟上古时代晋升天君的话,体龘内逆天轮是十分充盈的,活力十足,而依靠上古灵物晋升的话,逆天罡轮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妪一样,没有什么活力。

    这固罡丹正是可以弥补他们体龘内逆天罡轮的活力。

    这还不算好工具?那什么才叫好工具?双子座就是双子座,不愧是星宗这等大巨头的中坚,连固罡丹这等珍宝都能随手拿出二十颗。

    “多谢祝公子,相信有双子座的支特,我们玉石门定然会在二十四封天盛会大放异彩。”

    众人一通马屁拍过去,祝浪只是平淡的点颔首,看不出喜欢也看不出厌恶,随后道,“听不久之前,中泰域出了一件大事?”

    石风立即将青雷门被灭一事前前后后详细了一遍,道,“臧天的修为看似微贱,却诡异至强,十分了得,甚至以上古之力,将青雷门的守护阵法强行破开……”

    “龙门臧天?”祝浪撇撇嘴,询问,“师妹,怎么看?”

    “也只是破开青雷门的守护阵法罢了,一个传承千年门派的守护阵法自然漏洞重重,龙门臧天,只是丑罢了,不足为虑。”

    “呵!师妹的紫云剑,拥有上古锋锐之威,任何玄妙都无法盖住的一剑,如此,固然不会把那臧天放在眼里。”

    “哦?师兄难道认为他很强?”

    “呵呵!强与不强,见了才知道,既然如此,那就去见见吧。”

    站起身,祝浪微笑道,“各位随我去一趟龙门,如何?”

    “我等愿陪祝公子一同前往。”

    祝浪刚走出大殿,似乎觉察到什么,询问,“门派之内,可允许门生斩杀同门?”

    “我玉石门门规森严,怎会允许门生互相残杀!祝公子为何这么问?”

    “有人正在打斗,并且已经斩杀了多人。”

    “什么!”

    看见祝浪和秋月跃至上空,其他人众人也纷繁跃上去,眨眼之间就来到一座山脉之上,这座山脉建造着诸多静室,是用来供门生静修的处所。

    祝浪落在院子里,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一座静室的门直接打开,一股扑鼻的血腥味立即传来,一位门生仰面躺在地上,脖子上有一道伤口,鲜血流淌着,人已是完全死失落。

    再打开一座静室的门,里面同样有一位门生已经死去,不合的是,这人的伤口在脸上,直接将他的眉心与鼻子劈开两半。

    连续打开了十多间静室,其内门生皆是暴毙,并且都是一刀毙命,要么横向一刀,脖子被斩断,要么竖向一刀,直接将头颅分隔。

    “是谁这么大胆量,竟敢跑到我玉石门杀我门生!”

    方门主与其他长老立即祭出灵石四处探查,不过并没有发现凶手的踪迹。

    “这人就隐藏在附近,如若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拥有一件特殊的灵宝将踪迹的气息封闭了起来。”

    祝浪只是望了一眼,而后看向西侧,道,“出来吧,隐息伞只能让隐藏一时半刻,应该很清楚,除非永远不动,否则稍有一个呼吸就会流露自己。”

    咻的一声,一道虹芒从一间静室内忽然窜出,跃至上空后,飞速撤离,在场等人都乃是高手,立即追赶过去。

    离开玉石门后,约莫追赶了十多分钟,方胜忽然加速,扬手祭出飞剑,直接袭去,啵的一声轻响,那道虹芒微微一顿,向下坠落了十多米,又继续飞翔,玉石门长老们一个接一个的施展手段,每一个威能袭去,前面那道虹芒都是一顿,每每坠落,他城市再次跃起,继续撤离。

    “宵之辈!”

    秋月手指一弹,虚空之上,一阵悸动,砰的一声,前面那道虹芒突然坠落,落在地上,已浑身是血,他手持一炳赤黑色的长刀,刀刃泛着幽光,鲜血滴落着,艰难的站起来,仰起头,脸色煞白,嘴角淌着血,双目却如磐石。

    “是何人!”

    石风大喝。

    对面那男子将长刀竖在地上支持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剧烈咳嗽着,冷笑道,“燕某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姓燕,单名一个刀宇!”

    燕刀这个名宇在中泰域其实不算何等响亮,由于这人是为数不多的邪魔之徒,所以也有很多人知晓。

    “这邪魔之徒,却是好大的胆量!为何要斩杀我玉石门门生!”

    “哈哈哈!我燕刀的胆量向来都很大。”燕刀仰天大笑,手臂一挥,挥起长刀,刀指方胜,“林东,可还记得燕剑!”

    方胜以及众人望向林长老,而林东像似意识到什么,道,“燕剑?原来是为他而来。”

    “燕剑是我的亲兄弟,数月之前,杀害我兄弟,抢夺他的上古之物,据为己有,林东,不会不记得吧?”

    “上古之物向来都是能者居之。”林东淡淡道。

    “好一个能者居之!林东,杀害我亲兄弟,我要血债血偿!”

    “真是笑话!凭天将,能奈何得了我!胆敢斩杀我玉石门门生,只有死路一条。”

    “哈哈哈!我简直奈何不了!但不要忘记,我燕刀终年游走在黑暗边沿,是乃邪魔之徒,杀我亲兄弟,我就杀亲儿子!”

    着,燕刀随手一仍,一颗头颅被他甩了出来。

    “我儿!林轩!!!”看见这颗头颅,林长老马上大怒,双目赤红,凝声大叱,“燕刀!不会死!我要让求生不得求死不克不及!”

    燕刀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但他没有任何畏惧,有的只是如同磐石般的刚毅,仰望虚空,喝道,“兄弟!一路走好,虽不克不及杀死林东,但为兄已经斩杀他亲儿,为报仇雪恨,如此,在天有灵,也可含笑丸泉!”

    “哈哈哈哈哈!来吧!也只是求生不得求死不克不及罢了,我燕刀又有何惧!”

    望着亲生儿子的头颅,林东再也无法连结冷静,整个人如同愤怒的狮乎一样,砰的一声,直袭过去,五指成抓,极其凌厉,然而就在他正要一抓撕开燕刀的天灵盖时,忽然感到一股磅礴的威势莫名呈现,这股威势让他步履维艰,定睛一看,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突然站在他的面前,这人一袭黑衣,冷峻的脸庞,幽暗的双眸。

    “是什么工具!也敢挡我。”

    林东暴怒之下,直接一掌霹去,他修为乃是天君之位,更何况此刻他完全愤怒失去了理智,如此一掌,极其恐怖。

    这突兀呈现的青年只是轻轻扬手时,看起来有气无力,不过却是直接扣住了他的手腕,让他再也无法动弹,林东暴喝一声,体龘内逆天罡轮猛然旋转,能量之罡祭出,让他无法置信的是依旧撼动不了这青年,并且自己的手腕也还是动弹不得。

    怎么会!

    砰的一声,这青年随手一仍,林东闷哼一声,哒哒哒,后退数步这才站稳,这个时候,他的理智也渐渐恢复,神色阴晴不定,就连声音都有些尖锐,“阁下是谁!”

    “臧、臧天!”

    “他是龙门臧天!”

    场内玉石门的长老石风和洪老爷子一同道出来这青年的名字!

    听闻臧天,方胜大惊失色,其他长老也都是如此,就连祝浪以及秋月内心也都为之一惊。

    来人正是臧天,他其实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只不过在见过颜妃与另外一位未知女人后,他的心情很是不爽,心中之魔捋臂张拳,只想杀人宣泄!

    “是!”

    “是我!”臧天认识燕刀,还请晰记得几年前,在中泰域易城时,曾经和燕刀有过一面之缘,只知这人是天人,至于其他,一概不知,同样,燕刀也只是知道这个叫臧天的家伙是一个天人,至于其他,他也一样不知。

    方胜一行人此次正是前往龙门会一会那臧天,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龙门之主,真是久闻不如一见。”从石风那里得知臧天的修为诡异至强,但究竟如何诡异,他其实不知晓,而刚才只是一个照面竟然让林长老站都站不稳,这不克不及不让方门主心生忌惮,道,“燕刀这人斩杀林长老的儿子和玉石门数十位门生,难道臧门主要插手此事不成?”

    臧天看也不看,直接扶起燕刀跃至上空。

    “臧天,今日如若不清楚,休要离开!”

    林东厉声大喝,他虽然比较忌惮臧天,但看见燕刀就这样被救走,怎能甘心,在他想来,此刻有双子座鼎鼎大名的紫青双剑在,这臧天就算再狂,也绝对不敢造次,立即,祭出飞剑,剑势凶猛,只可惜,他其实不了解臧天。

    臧天转过身,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袭来的飞剑竟然瞬间烟消云散!

    “!怎么会这样?十三年,怎么也会学到很多工具吧?”

    “学?学个毛!十三年来我们什么也没学到,却是学会照顾大白菜了。”

    “大白菜?”

    “就是一些灵药,我们在玉石门的日子,每天就是照看灵药!”

    “!原来们在玉石门种植灵药!不过,起码也应该混上几颗灵丹吧?”

    “还灵丹?狗屁哩!这么多年,我连白菜叶都没吃到。”

    “们傻!他们不让吃,们就不会偷吃!”

    “以为我们不想?却是有人偷吃,结果呢?活活被打死了。”

    “唉!都一样,我们天人在哪都欠好混,没人看得起我们!”

    “是!也不知道龙门如何?”

    “龙门不错,我有一位朋友已经加入了龙门,他在龙门可以安心的修炼,每天什么也不消做,并且天天可以听道,讲道师傅为人很亲切,但凡是有疑惑,他老人家城市为一一解答,并且我那朋友在龙门待了四天,只是到外面除除杂草就赚了几颗灵石哦!”

    “这么好!真想早点加入!唉!这次总算脱离玉石门的苦海了!”

    “玉石门见鬼去吧!”

    就在这十多位玉石门的门生共同诅咒玉石门的时,突然,砰的一声,他们还不知怎的回事,一个个忽然软在地上,口吐鲜血。

    怎么回事?

    一旁的天人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四下张望,赫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虚空之上呈现几个人。

    倒在地上的玉石门门生仰头一看,立即吓的魂不守舍,跪在地上,叩起头来,“见、见过门、门主和几位长老!”

    什么!

    他们难道是玉石门的门主和长老?天人们一阵骚乱。

    “们这些忤逆的门生!们……”

    作为玉石门的大佬,听见门下门生竟然这样诅咒门派,就连石风也有些忍受不住。

    “算了,大事为重!”

    方门主看见祝浪和秋月直接奔向龙门的正门,他也随之赶过去。

    守在龙门正门的是两个高大的天人,个头高达两米五,虎背熊腰,手持一杆蛇矛,站的笔挺,看起来颇是威武,守护龙门,自然要有点样子,所以这二人都是马浮屠精挑细选出来的,并且就连名字都是马浮屠特意取的,一个叫左龙,一个叫右龙!一年来,为了培养二人,马浮屠可是下了很多功夫,尽管二人修为还很微贱,但为人天性已被马浮屠调龘教的差不多达到了他的心中所想。

    “此乃双子座祝公子与秋月姐,两位通报一声,玉石门门主、洪家家主协同众位长老前来会见龙门之主。”

    在场的天人修为都很浅薄,见识有限,他们或许不知道双子座,但玉石门和洪家的存在可是如雷贯耳,因此玉石门门主和洪家家主大驾光临引起了不的骚乱。

    不料,非论是左龙还是右龙,两人似乎并没有太多惊讶,左龙上前一步,大嗓门回应,“几位请稍等片刻!”罢,他就转身前去通报,过了一会儿,一个穿戴宽松长袍的胖子走了过来,正是龙门之内人人皆知的马浮屠马总管。

    “谁是玉石门的门主?”

    方胜回道,“不才。”

    “谁是洪家家主?”

    洪家家主上前一步,“是我!”

    “星宗的双子座?”马浮屠直接忽略了方胜二人,目光扫在祝浪和秋月身上。

    祝浪也同样在盯着他,内心不但暗道,没想到龙门除臧天之外还有如此了得的人物,马浮屠如今的修为已经一只脚踏入了天君,不过,让祝浪心生惊讶的并不是马浮屠的修为,而是马浮屠这个人的特殊,至少,祝浪可以肯定,马浮屠绝对不像概况那么简单。

    “我是双子座的祝浪,不知这位如何称号。”

    “了也不知道,不如不。”马浮屠挺着浑圆的大肚子,一双手负在身后,脸上的法令纹(真心看不懂了)两道沟壑尤为明显,道,“我们门主正在闭关,没有时间,们回去吧。”罢,像似再也懒得理会,直接转身离去。

    这一幕落在方胜等人眼里,让他们只感一阵愤怒,他们哪一个不是呼风唤雨的人物,跺一顿脚中泰域都得震三震,平时他们都是被人拜见,而这次不吝自贬身份前来拜见不,对方竟然连见都不见,一个臧天也就罢了,没想到现在这个胖子也是这么牛气哄哄!

    他是真的不惧,还是真的无知?玉石门不放在眼里,但这里还有来自双子座的两位大人物!一个人物凭什么无视双子座。“敢拒绝我们双子座,也不看看们是什么工具!”秋月再也无法忍受,踏前一步,却被左龙和右龙二人拦了下来。

    “一群龌龊的工具!给我滚开!否则我废了们的修为。”

    左龙和右龙无畏无惧,只是将手中的蛇矛握的更紧!

    祝浪试图阻止秋月,奈何这次秋月十分强硬,道,“祝浪,若是被大师兄知道我们双子座被一些人物这般蔑视,他绝对会不高兴的!”

    听闻大师兄,祝浪想了想,终究是松开了秋月。

    “我的话们没听见吗?再不让开,们全部都得死!”秋月冷声厉喝,背上紫色剑鞘嗡嗡作响,听着让人眩晕。

    这时,正欲离开的马浮屠忽然转过身,原本眯缝的眼睛骤然睁开,指着秋月,凝声喝道,“给我动一下试试。”

    “笑话!莫动一动,就是灭了们龙门又有何难,我们双子座岂是们这等人物所能理解!”

    秋月扬手之时,一巴些打在左龙的脸上,啪的一声,十分响亮,她看似较弱,但这一巴掌十分凶猛,直接将左龙抽翻在地,脸上呈现一个鲜红的巴掌印,就像被烧红的烙铁印上去了一样。

    马浮屠张开嘴,吐出一块石头,二话不,直接砸了过去,这绝对一块石头,而是一座山,一座名为大罗威震山的上古灵宝,拥有大罗之威,如此一砸,打的秋月措手不及,如若不是祝浪及时出手,恐怕秋月至少也得吐口血。

    “阁下暂且住手!”祝浪站了出来,“我双子座……”

    他的话还没有完,马浮屠直接打断,跃至上空,单手托着一座山岳,“本总管非论是双子座还是双母座,今天这娘们儿的手,本总管要定了。”

    霎时!

    一道黑芒闪现,一个人赫然呈现,正是臧天,他那双幽暗的眸子横扫开来,方胜、洪家家主等人内心皆是莫名的一颤,包含祝浪也是如此。

    “谁打的?”

    臧天望过去,左龙捂着脸颊,疼的呲牙咧嘴,却硬是没哼出一声,他站起来,却是跪了下来,“门主!左龙给您难看了,愿意受罚!”

    “我问,是谁将打伤!”

    左龙伸手,指向秋月,“是她打的我!”“去!给我打!她打一巴掌,还她十巴掌!”

    听闻此,方胜等人内心连连颤抖,这个臧天简直就是肆无忌惮,一点也不把双子座放在眼里,现在竟然让门下门生殴打秋月姐?

    左龙缄默了一会儿,一咬牙,直接冲上去!

    “真是天大的笑话!我是双子座的人,一个人物也敢对我猖獗。”秋月跃至上空,背后的紫青剑立即出鞘。

    臧天眼疾手快,伸手一抓,直接将这柄犀利的紫青剑抓在手中。

    “我这紫青剑拥有上古锋锐之威,可斩上古磐石,抓住我的紫青剑,只有死路一条!哼!”

    秋月双手舞动,抽动法诀,紫青剑剑光闪烁,嗡嗡作响,但被臧天握在手中,动也未动,连颤抖的资格都没有。

    “上古锋锐之威在老子面前也只是一堆废铁!”

    臧天凝声大喝,着双手一搓,犹如搓麻花一样直接将这柄紫青剑搓成了一堆粉末,扬手一撒,如此一炳紫青剑直接归入尘埃之中。

    “……!”

    秋月脸色煞白,为了修炼这柄紫青剑她几乎用了几百年的时间,而现在竟然被……被这人直接搓的烟消云散,她不明白,也无法接受!

    “!敢毁了我的紫青剑!我……我让不得好死!”

    臧天大步一踏,虚空游走,眨眼之间,呈现在秋月的身旁,抬起手,掌心尽是一团黑雾。

    秋月也非弱者,祭出一掌欲要招架,她或许很强,可惜,遇见的是却是臧天。

    ——

    秋月尖细的惨叫声响起,她双脚坠落在地上时,噼里啪啦一阵脆骨的声音如同炒豆子一样连续响起!想动,却不克不及动,因为她的双腿已经被臧天一掌震了个破坏。

    “打!给我打!”

    左龙咬着牙,走上去,扬起大手,直接一巴掌扇在秋月的脸儿上,似乎还不解气,又是一巴掌,啪啪啪!又打了几巴掌!

    “住手!”祝浪就算脾气再好,也无法忍受这一幕,他深吸一口气,道,“臧门主,我们双子座乃是……”

    马浮屠不会听他,而臧天更不会听他,马浮屠很横,但臧天更横!

    “老子管是什么双子座!”臧天的脸色阴沉的可怕,苍喝声震的众人一阵眩晕,“打!给老子继续打!”

    左龙一直再打,从未停止,不知打了几多巴掌,而秋月的脸蛋早已被他打成了猪头。

    “龙门所有门生都给老子听着,以后被人打了,不管对方是谁,不管他爹是谁,不管他属于什么门派,先给老子揍他狗龘娘养的!给我往死里打,看这帮高高在上的货色知道不知道疼!”

    场内一片静寂,就连来自双子座的祝浪都选择了忍气吞声,更别玉石门的门主方胜和洪家家主等人,他们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个!

    祝浪绝对不是一个忍气吞声的人,但他面对其间的臧天,却是没有出手的胆量,他知道自己低估了臧天的实力,更是低估了臧天这个人的胆量。

    打完了,秋月已经不成模样!

    臧天扫了一眼在场等人,道,“有没有要打斗的?”

    没有人敢回应。

    “既然不想打斗,都给老子滚蛋!”臧天望向方胜等人,喝道,“想灭老子,权衡权衡自己有没有这个本领,查询拜访请楚再来,别他妈的没事儿就出来蹦达,玉石门,至此一回,成长的,我成长我的,大家各安无事,若是再让老子发现来龙门蹦达,老子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直接端了们玉石门!”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盾击不错,请把《盾击》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盾击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