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心乱如麻

    宗轩喝得酩酊大醉。

    这时的他根本什么都干不了。

    可他还是一头扎进一座青楼,随手洒了一大把银票,搂着这里的头牌便钻进了房间。

    刚刚被扶上床,宗轩突然一指点了那烟花女子的昏穴,将其放在床上。抱起茶壶喝了一大通茶水,运功一逼,酒气顺着毛孔便出了体外。

    轩窗外秋雨密集,遮云闭月。

    宗轩缓缓将窗户关闭,皱着眉头低声道:“下次记得关窗。”

    “好。”

    淡淡的回应中,刚刚还空无一人的桌位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宗轩在对面坐下,静静地看着对方,突然摇头失笑。

    而对方竟然也做出同样的动作,同样无奈的摇头苦笑。

    “想不到你就是魔门六御中最神秘的麒麟。”宗轩对面,正是一直伪装成儒林学院齐濡林的麒麟御主。

    麒麟同样饱含深意地看着宗轩,摇头道:“我也想不到,与我圣门接洽的天机阁高手,竟然是宗兄。”

    宗轩笑而不语。

    “今晚宗兄心情很不好……”麒麟问道。

    宗轩道:“看得出?”

    麒麟道:“宗兄心情好的时候,会请我喝酒,而不是饮茶。”

    宗轩笑了笑。“今晚你的心情也很不好。”

    麒麟道:“看得出?”

    宗轩道:“如果你心情好的话,最起码会在这里备下一桌酒菜,而不是空坐。”

    大家的心情都不太好。

    但有些话却必须说。

    “还有三天便是重阳。”麒麟看着桌上的残烛,缓缓道:“圣门想知道,凤仪阁和天机阁是否已经准备妥当。”

    宗轩弹了弹指甲。“绝无问题。”

    麒麟等着宗轩继续说,而宗轩却就此打住。

    “没有具体的?”麒麟问道。

    宗轩冷冷道:“你觉得那老东西会把具体的细节告之我吗?”

    麒麟点了点头。“原来你我都不过是被人怀疑和嫌弃,却又值得利用的工具。”

    宗轩眉毛一挑,道:“怎么,失宠了?”

    麒麟沉声道:“我从小生长在儒林学院,圣门的那套东西……我不喜欢,却也没有办法。”

    “你觉得我会相信?”宗轩笑问。

    “信不信,无所谓。”麒麟淡然道:“我只是觉得可笑。”

    “可笑什么?”宗轩问。

    麒麟道:“可笑你我想要摆脱、却始终无法摆脱的命运。”

    “是很可笑。”宗轩叹了一声,缓缓道:“你是魔帝的儿子,我是天机老人的关门弟子,最起码我们的身份很唬人,是枚看似珍贵但随时都可以丢弃的棋子。”

    “以你的性格,能接受?”麒麟好奇问道。

    宗轩答道:“不接受又如何?”

    二人一时陷入沉默。

    “你猜,这会不会也是给我们的考验?”麒麟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最后却只是淡淡说了这么一句。

    “考验什么?会不会背叛吗?”宗轩冷笑出声,“我不信你没有把柄握在你老子手里。”

    麒麟心中不免一痛,但接着又不甘心地道:“可他们不知道我们认识。”

    宗轩面容一肃。“千万不要在情报上作假,也不要想着泄露这些连你我都无法判定真伪的消息。我敢保证,只要你把任何一条消息说出去,第一个死的肯定不是你,但你可能是结局最悲惨的一个。”

    麒麟颓然,残烛的灯火昏暗不停,连带着他的眼神,也阴晴不定。

    宗轩没再说什么,也不能再说什么。

    宝儿是他的儿子。

    他的痛苦,他的悲伤,他的眷念,都绝不能在任何人面前说出来。

    他甚至连想都不能去想。

    他还有很多事要去做,他一定要很坚强,思念却总是会使人软弱。

    而眼前的麒麟,也绝不是个好的倾述对象。

    他们俩都是背叛者,而且是正在抉择中的背叛者,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俩的立场,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所以,他们连朋友都做不了。

    噗!

    残烛终于燃尽了最后一滴蜡油,房间陷入一片漆黑。

    两个人就这么坐着,直到天明。

    **********

    九月初六。

    雷雨从昨夜一直下到中午,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麒麟打着雨伞,回到了他在洛都的住所。

    即便那油纸伞再大,也不由得他湿了肩背,湿了裤脚。

    呆愣愣地坐在弄堂里,也没去换衣服,只是看着外面的大雨落在院落中央的大瓷缸里。

    满溢的瓷缸里,金鱼欢快的跳跃着,自以为可以逃脱着狭隘的世界,于是一跃而出,却落在青石的地板上,不停地弹跳着。

    它热切盼望的世界,却最终要了它的性命。

    麒麟觉得自己就是那条金鱼,拼命地想要摆脱自己的命运,但结局会如何呢?

    看着垂死挣扎的金鱼,他心底只有恐惧。

    眼前一黑,一双柔柔的手盖住了他的眼睛,一个故意粗着嗓子的声音说道:“猜猜我是谁?”

    麒麟心底不由得一暖。“当然是天底下最可爱最漂亮的灵儿姑娘了。”

    “嘻嘻……”

    沈灵儿轻盈地一跳,松开了双手,也俏生生地到了他面前。

    灵儿已经十四岁了,出落成了美丽的大姑娘。

    看着面带微笑的麒麟,沈灵儿毫不客气的道:“想什么呢?傻了?是不是想我姐了?”

    沈楚儿温柔的靓影在他心头闪过,带给他无尽的温柔,无尽的温暖。

    虽然还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却意外地得到了沈灵儿的大力支持。

    看着麒麟一副呆样,沈灵儿不由得掩口轻笑,摆了摆手,道:“放心吧,这一次我是跟爹娘先一步到的。姐姐跟她师父从蜀中赶来,就算慢,也慢不了几天。哎呀,九九重阳大战,我沈灵儿终于能见识到大场面了!吼吼吼……”

    麒麟心中一沉。“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也要去吗?”

    “当然了……”沈灵儿雀跃不已。

    “做梦!”一声断喝从堂后响起,“清江侠隐”沈江平不怒自威的死板面孔出现在二人眼前,“要不是你擅自跟着跑出来,我跟你娘怎会允许你过江?别想着去紫金山,如果不听话,要么立即给我回襄阳府,要么就别想出这房门一步。”

    “女儿知道了。”沈灵儿乖巧地盈盈一礼,却在沈江平背后做了个鬼脸,大吐舌头。

    没想到沈江平猛地回头,正好将她的洋相看在眼里。

    “娘——”不容沈江平发飙,沈灵儿尖叫一声,转身便跑。

    天真浪漫的模样,引得麒麟一阵发笑。

    沈江平无奈摇头,“让小友看笑话了。都在在下管教不严。”

    “灵儿姑娘天真浪漫,难得的很。”麒麟连忙答道。

    沈江平伸出手,麒麟配合地同样伸出右手。轻轻在脉络上一搭,片刻之后,沈江平收回右手,叹了口气,道:“你的‘九阳真气’已经很雄厚了。三阴绝脉完全根除,阳气之雄厚,便是老夫也钦佩不已啊。只是你以前的功力已经完全被化尽,想要达到以前的水平,还有的苦功下。”

    麒麟淡淡道:“多亏了叶清玄兄弟的功法和沈前辈的指点……”

    “不必谢我。”沈江平一摆手,沉声道:“要谢就谢叶清玄那小子吧。虽然只是给你的残篇,但管中窥豹,只是从这一点来看,那【九阳神功】也绝非儿戏,他能舍得出来送你,也是你的造化。”

    麒麟点了点头。

    “这【九阳神功】真的很神奇。便是现在,我已经感到十分厉害了,不但罡气自生速度奇快,内力无穷无尽,随意的一拳一脚也威力极大。而且不知为何,功法中似乎蕴含着煌煌正气,也令在下心胸开阔,再无以前的阴郁。”

    沈江平仰头大笑。“世间功法便是如此。正如魔门功法阴损奇诡,练久了人心变得邪恶,这【九阳神功】有着佛家的底蕴,练久了自然也就有了佛家的大气和慈悲。”

    “小可受教。”麒麟暗自叹息,心乱如麻。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不错,请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