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百婴魔血

    如花有些惭愧地挠着后脑勺,齐濡林和宗轩有些哭笑不得,而对面的风青青与风山则是一脸尴尬!

    众人此时都是呆愣愣地盯着躺在地面上的叶清玄,嘴巴里呜哩呜喇地叨咕着一句话——

    “为……为,什么,又,又是我?”

    无力的呻吟,不自觉的抽动,伴随着口吐白沫的惨状,叶清玄心里的苦,实在真是无力说出口——

    是如花那个王八蛋叫嚣的啊,抡板砖拍倒了拉架的,我招谁惹谁了!?

    宗轩看着对面的风青青,那闺女拍出的一掌还没收回去,指缝里的牛毛针还泛着寒光,忍不住呆愣愣地说道:“姑娘……你是否解气了?”

    “啊?啊……”

    “那还不救人!?”

    众人犹如惊醒,哗啦一下子围了上去。

    时间倒退到一刻钟之前——

    事情的经过有点像东北人打架——

    你瞅啥?

    我瞅你咋地?

    你再瞅试试?

    我就瞅了!

    噗哧!

    一刀。

    而在这里,则是——

    如花:*&¥#@&,难道找他买坟地啊!!?

    风青青:你敢再说一遍?

    如花:我再说一遍你能咋地?

    风青青:立刻跪下道歉,否则对你不客气!

    如花一挺胸脯——洒家就站这儿了,你不客气吧,能打跪下我就跟你姓!

    叶清玄:误会,误会,这是何必呢?

    风青青怒目圆睁,一掌打来,掌心还夹藏着私货,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而叶清玄呢?

    合计着“打就打一下吧,吃点亏误会也就好接触了”!

    想得挺好,也自认为能扛得住,没想到这一掌下去,左肩头火辣辣的一片疼痛,动转已自不灵,刚要张嘴说话,人就翻了白眼,口如白沫,当场就倒地抽搐起来。

    事情发展的太快,不但周围人等没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的风青青也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吓傻了眼。

    冲动是魔鬼啊!

    经过宗轩一咋呼,众人呼地一下围了上去,风山上前出手,已如疾电飘风,连点叶清玄左肩、乳下以及胸前的三处要穴,同时急喝道:“你这孩子闯下大祸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许用‘透骨神针’,这下可坏了!”

    风青青吓得发傻,急得跺脚,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爹,他会不会死?”

    旁边如花气得火冒三丈,一把揪住风山的脖领子,怒吼道:“太狠了吧?我们救你性命,你杀我兄弟?”

    宗轩和齐濡林连忙上前拉扯。

    宗轩道:“大和尚你少说两句吧,救人要紧!”

    齐濡林检查叶清玄伤势,急道:“毒素已经进了血脉,虽然点穴,血液流动缓慢,但毒素一入心脏,必死无疑!”

    如花顿时又要爆发!

    齐濡林连忙将他挡在身后,急问风山:“解药在哪?”

    此时叶清玄已经失去意识,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风山此时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沉声道:“此针具有奇毒,一经打中,连针带毒顺血攻心;时间一长,便无解救!所以才借说话之便,暗暗下手,先行截断这位小兄弟左上半身血脉,暂抑针毒攻心。”接着回头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爱女,缓缓道:“此间离寒舍已不甚远,待我将这位小兄弟抱回家去,请师尊为他医治,等到痊愈之后,老朽愿受任何责罚,此时还且请诸位暂时忍受委屈吧!”

    风山此番话说完,旁边风青青一对妙目之中已经是珠泪直落了。

    齐濡林疑问道:“那……令师尊是……”

    风山抬头,叹了口气,道:“家师正是诸位要寻找的,藏剑老人!”

    如花有些惭愧地挠着后脑勺,齐濡林和宗轩有些哭笑不得,而对面的风青青与风山则是一脸尴尬!

    众人此时都是呆愣愣地盯着躺在地面上的叶清玄,嘴巴里呜哩呜喇地叨咕着一句话——

    “为……为,什么,又,又是我?”

    无力的呻吟,不自觉的抽动,伴随着口吐白沫的惨状,叶清玄心里的苦,实在真是无力说出口——

    是如花那个王八蛋叫嚣的啊,抡板砖拍倒了拉架的,我招谁惹谁了!?

    宗轩看着对面的风青青,那闺女拍出的一掌还没收回去,指缝里的牛毛针还泛着寒光,忍不住呆愣愣地说道:“姑娘……你是否解气了?”

    “啊?啊……”

    “那还不救人!?”

    众人犹如惊醒,哗啦一下子围了上去。

    时间倒退到一刻钟之前——

    事情的经过有点像东北人打架——

    你瞅啥?

    我瞅你咋地?

    你再瞅试试?

    我就瞅了!

    噗哧!

    一刀。

    而在这里,则是——

    如花:*&¥#@&,难道找他买坟地啊!!?

    风青青:你敢再说一遍?

    如花:我再说一遍你能咋地?

    风青青:立刻跪下道歉,否则对你不客气!

    如花一挺胸脯——洒家就站这儿了,你不客气吧,能打跪下我就跟你姓!

    叶清玄:误会,误会,这是何必呢?

    风青青怒目圆睁,一掌打来,掌心还夹藏着私货,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而叶清玄呢?

    合计着“打就打一下吧,吃点亏误会也就好接触了”!

    想得挺好,也自认为能扛得住,没想到这一掌下去,左肩头火辣辣的一片疼痛,动转已自不灵,刚要张嘴说话,人就翻了白眼,口如白沫,当场就倒地抽搐起来。

    事情发展的太快,不但周围人等没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的风青青也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吓傻了眼。

    冲动是魔鬼啊!

    经过宗轩一咋呼,众人呼地一下围了上去,风山上前出手,已如疾电飘风,连点叶清玄左肩、乳下以及胸前的三处要穴,同时急喝道:“你这孩子闯下大祸了,跟你说了多少次,不许用‘透骨神针’,这下可坏了!”

    风青青吓得发傻,急得跺脚,道:“这可怎么办,怎么办?爹,他会不会死?”

    旁边如花气得火冒三丈,一把揪住风山的脖领子,怒吼道:“太狠了吧?我们救你性命,你杀我兄弟?”

    宗轩和齐濡林连忙上前拉扯。

    宗轩道:“大和尚你少说两句吧,救人要紧!”

    齐濡林检查叶清玄伤势,急道:“毒素已经进了血脉,虽然点穴,血液流动缓慢,但毒素一入心脏,必死无疑!”

    如花顿时又要爆发!

    齐濡林连忙将他挡在身后,急问风山:“解药在哪?”

    此时叶清玄已经失去意识,软趴趴地倒在地上。

    风山此时深吸一口气,保持冷静,沉声道:“此针具有奇毒,一经打中,连针带毒顺血攻心;时间一长,便无解救!所以才借说话之便,暗暗下手,先行截断这位小兄弟左上半身血脉,暂抑针毒攻心。”接着回头瞪了一眼不知所措的爱女,缓缓道:“此间离寒舍已不甚远,待我将这位小兄弟抱回家去,请师尊为他医治,等到痊愈之后,老朽愿受任何责罚,此时还且请诸位暂时忍受委屈吧!”

    风山此番话说完,旁边风青青一对妙目之中已经是珠泪直落了。

    齐濡林疑问道:“那……令师尊是……”

    风山抬头,叹了口气,道:“家师正是诸位要寻找的,藏剑老人!”

    如花有些惭愧地挠着后脑勺,齐濡林和宗轩有些哭笑不得,而对面的风青青与风山则是一脸尴尬!

    众人此时都是呆愣愣地盯着躺在地面上的叶清玄,嘴巴里呜哩呜喇地叨咕着一句话——

    “为……为,什么,又,又是我?”

    无力的呻吟,不自觉的抽动,伴随着口吐白沫的惨状,叶清玄心里的苦,实在真是无力说出口——

    是如花那个王八蛋叫嚣的啊,抡板砖拍倒了拉架的,我招谁惹谁了!?

    宗轩看着对面的风青青,那闺女拍出的一掌还没收回去,指缝里的牛毛针还泛着寒光,忍不住呆愣愣地说道:“姑娘……你是否解气了?”

    “啊?啊……”

    “那还不救人!?”

    众人犹如惊醒,哗啦一下子围了上去。

    时间倒退到一刻钟之前——

    事情的经过有点像东北人打架——

    你瞅啥?

    我瞅你咋地?

    你再瞅试试?

    我就瞅了!

    噗哧!

    一刀。

    而在这里,则是——

    如花:*&¥#@&,难道找他买坟地啊!!?

    风青青:你敢再说一遍?

    如花:我再说一遍你能咋地?

    风青青:立刻跪下道歉,否则对你不客气!

    如花一挺胸脯——洒家就站这儿了,你不客气吧,能打跪下我就跟你姓!

    叶清玄:误会,误会,这是何必呢?

    风青青怒目圆睁,一掌打来,掌心还夹藏着私货,一根细如牛毛的银针……

    而叶清玄呢?

    合计着“打就打一下吧,吃点亏误会也就好接触了”!

    想得挺好,也自认为能扛得住,没想到这一掌下去,左肩头火辣辣的一片疼痛,动转已自不灵,刚要张嘴说话,人就翻了白眼,口如白沫,当场就倒地抽搐起来。

    事情发展的太快,不但周围人等没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的风青青也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吓傻了眼。

    冲动是魔鬼啊!

    事情发展的太快,不但周围人等没反应过来,就连当事人的风青青也被自己的一时冲动吓傻了眼。

    冲动是魔鬼啊!(未完待续。)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金庸绝学异世横行不错,请把《金庸绝学异世横行》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