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诱杀

修行者在战场上的作用究竟有多大,是千年来一直争论不休的话题。可看如今各大宗门隐退王朝背后,似乎已经有了答案。

    修行者可以一当百是不错,可一人破百名流民是一回事,一人破百名步卒是一回事,一人破百名轻骑是一回事,一人破百名重骑又是另外一回事。

    破百名流民是随便一名空冥修行者就可以做到的事,可一百重骑,就是履霜境界的修行者也不敢小觑。

    萧煜收复诸葛恭时是擒贼先擒王,让数千骑兵不敢妄动。在应天府城外破甲六百轻骑时,杀敌不过两百骑,只是主将被萧煜斩杀,士气涣散后四散逃走而已。

    如今秋思已是强弩之末,在她对面的是可以轻易杀穿两千轻骑阵形的七百重骑。

    秋思一线直奔,一袭素袍随风飘摇,手中大日印轮上升起熊熊火影,火影中一尊佛陀虚像缓缓浮现。

    漫天的弩箭刚到秋思身前三尺,便被她身周的红莲业火焚为虚无。秋思弹指间,火焰飞射,沿着铁甲缝隙进入铁甲之内,将甲内兵卒生生烧成灰烬。

    秋思杀人手段之诡异,让陈函有些措手不及。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无奈只能咬牙下令继续冲锋,必须要在己方士气溃散之前,活活耗死秋思,不给其喘气机会,这是数百年来军队对付修行者的经验。

    七百重骑如洪流,秋思则如洪流中的礁石屹立不倒,七百重骑面对秋思完成一次冲锋后,在秋思的脚下又多了一百重骑的遍地横尸。

    秋思的脸色愈发苍白了,手中大日印轮上的火焰虚影再黯淡几分,身形微微摇晃。

    还有六百骑。

    陈函脸色漠然,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冷声道:“继续冲锋!”

    残余的六百重骑调转马头,两千四百只马蹄轰然作响。

    ……

    秦权说要将萧煜和黄水泉一并斩去,并不是单纯的口出狂言。萧煜的气势是越战越弱,而秦权则是越战越强,此刻有青龙纹甲在身,菩萨蛮在手,面对空无一物的黄水泉,反而是秦权胜算颇大。

    秦权懒得废话,直接挺刀上前,连同刀上足有三丈长短的刀芒,直斩黄水泉。

    他在刚及冠时曾辗转多路边军,与秦政徐林一般无二,都是在战场上修出的武道修为,其中徐林修为最高,秦政次之,秦权最弱。但这个最弱也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

    黄水泉平手虚推,一层暗黄色元气浮现于他的双掌上。

    铿锵,金石碰撞之声响起。

    菩萨蛮被黄水泉徒手接住。

    秦权面无表情,反常的闭上双眼,被黄水泉双掌合住的菩萨蛮化作一道虚影,瞬间摆脱黄水泉双掌的掌控,接着秦权身随刀走,整个人跟随菩萨蛮化成一道虚影,霎那间朝黄水泉劈出百余刀。

    方圆百丈,皆是纵横刀气。

    黄水泉脸色不变,五指如钩,凭空抓出两道黑色沟壑,接着双手连动,如徒手捕鸟,将一道道纵横刀气抓在手中。

    秦权飞速移动的身形猛然一顿,刚好停在黄水泉身前,手中菩萨蛮当头劈下。黄水泉双手交错,护在身前,双袖寸寸碎裂,双臂上出现无数细密伤口。黄水泉无视双臂上的刺骨疼痛,不退反进,一拳砸向秦权胸口。

    不料秦权不闪不避,任由黄水泉势若山崩的一拳砸在胸口上,青龙纹甲上升起一层层如惊涛骇浪的元气涟漪。就在黄水泉发现不妙想要后撤时,青龙纹甲上龙纹骤然亮起,竟是产生一股倒吸之力,将黄水泉的拳头牢牢吸附在青龙纹甲上,方寸间菩萨蛮再度斩来。

    黄水泉瞬间做出应对,身上升起一层层与青龙纹甲如出一辙的元气波纹,一层层波纹堆叠在一起,生生挡住了秦权的菩萨蛮。

    天人六气之水气。

    秦权一手按下黄水泉防守之余的一记凌厉膝撞,一肘打在黄水泉的鼻梁上,黄水泉木讷的脸色罕见的出现一丝微小变化,头颅被打得后仰过去。黄水泉怒喝一声,在后仰的同时,双臂如蛇无骨,扭曲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缠住秦权,双手刚好抓在秦权的肩膀上,而他整个人的身体也开始诡异的扭曲起来,似乎要变成一滩水全部“流”到秦权身上。

    秦权冷哼一声:“好一个若水。”

    说话间秦权身上的青龙纹甲光芒大放,甲上龙纹练成一片,刚好是一条张牙舞爪的青龙,此时青龙在甲上飞速游动,将秦权整个人都笼上一层青芒,将黄水泉挡在其外。

    接着秦权周身天人罡气猛然勃发,将黄水泉生生逼退。秦权闭着双眼,一刀再斩。

    菩萨蛮刀锋深入黄水泉额头三寸有余。

    秦权虽未睁眼,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

    下一刻,这个“黄水泉”猛然碎成两半,化成一团水雾四散炸飞。

    巫教替身之法。

    秦权脸色骤变,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抽刀而退。

    用替身之法瞒过秦权的黄水泉倾尽全力一拳砸在秦权的心口上。

    原本被黄水泉挡在身后的萧煜不知何时已然来到秦权身后,一剑刺向秦权后心。

    一前一后,萧煜与黄水泉的元气贯通之下,终于破开了秦权那件诡异的青龙纹甲。

    秦权闭着的双眼猛然睁开,眼珠赤红,怒吼一声,手中菩萨蛮一记横扫。重伤的萧煜不敢硬接,向后退去,秦权趁这个机会随着手中菩萨蛮一同化作残影,刹那间出现在三十丈外。

    秦权寒声道:“好一个咫尺天涯啊。本王返回东都后,倒是要问一问先生,萧煜是怎么学会天机阁神通的?”

    此时秦权心中可以说是惊疑不定,天机阁与大郑朝廷貌合神离已是由来已久,尤其是外有道宗对中原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天机阁是有坐地起价的架势,在儒门是一盘散沙的情形下,天机阁确实是大郑对抗道宗逼迫的底气所在。

    若是草原之事有天机阁在幕后推波助澜,那岂不是天机阁与本该是水火不相容的道宗有了勾结?

    现在因为萧烈的缘故,郑帝已然不再完全相信暗卫,若是天机阁又出了问题,可就真是四面漏风。

    而且看今日情形,萧煜前往西凉州,其实是带了黄水泉和紫水阳两位天人,紫水阳在明,黄水泉在暗。这玉门关分明就是萧煜设下的一个局,想要诱杀他这位晋王殿下的局,不过这个杀局应该只是萧煜临时所布,埋伏之人也只有暗中随行的黄水泉一人而已。

    萧煜小看了他秦权,没有想到秦权会是天人境界,吃了一个大亏。那他秦权又何尝不是小看了萧煜,今日算是扯平了。

    想起方才萧煜被自己逼到死角之际,还想着在反身取自己性命,秦权已然萌生退意。(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覆云乱煜不错,请把《覆云乱煜》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覆云乱煜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