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口舌争大势

    萧煜挟持着唐悦榕缓缓向后退去,暗卫和道宗弟子层层叠叠地护卫在他的身前,曲苍单膝跪地,低头沉声道:“属下无能,未能尽护卫之责,求王爷责罚。?随?梦?.lā”

    萧煜示意还未出手的最后一位道宗真人从一方檀木盒中取出十二枚银针,分别刺入唐悦榕的合谷、少商、神门、太阴、后溪、膻中、中脘、百会、太阳、丰隆、承山、太冲十二处关键穴位后,萧煜才放下横在唐悦榕脖子上的黑玄,摇头道:“是本王大意了,非战之罪,你无须自责。”

    曲苍还想要说什么,忽然脸色一变,转身立于萧煜身前,抽出腰间双刀,如临大敌。

    一名又一名的剑客从东湖别院中走出,看装扮,是剑宗的剑气凌空堂弟子。

    可惜这儿没有道宗的镇魔殿弟子,只有不足百人和暗卫和八十名江南道门执事弟子。在众多剑气凌空堂弟子的簇拥下,为是两位绝美佳人,一人身着白袍,腰悬白剑,英姿飒爽;另外一人则是星冠羽衣,身后跟着一众身着白衣的娟秀女子,气态不凡。

    唐圣月看着被萧煜挡在身前的唐悦榕,压下心中恼怒,皱眉沉思。要是可以,她绝不会有丝毫犹豫,定要将此人剥去一身修为,斩断四肢,毁去六识,永世镇压在白莲教的水狱之中。

    可问题在于,以眼前局势来看,这只是一个有些遥远的愿望。说不准萧煜也抱着同样的心思,反正暗卫中多得是不见天日的森然牢狱。

    萧煜将唐悦榕交到身旁的道宗真人手中,然后挥退挡在自己身前的曲苍,孤身向前,不去看脸若冰霜的白莲教圣女,而是望向一旁不动声色的张雪瑶,笑道:“我还以为张姑娘不会现身,以后见面也能留些余地。”

    萧煜硬抗6林倾力一箭而不死,在重伤之下仍旧轻描淡写地拿下唐悦榕,已经让这些剑气凌空堂弟子以及白莲教弟子如临大敌,此时看到萧煜分开身前护卫,独自走出阵列,更是让这些剑宗弟子按住剑柄,只待公主殿下一声令下,便要三尺青锋出鞘。

    张雪瑶一笑置之,并未开口说话,似乎萧煜已经是个死人,并不值得她多做解释什么。

    萧煜也不以为意,转而看向她一旁的唐圣月,开口道:“事已至此,本王就干脆直言,兴许是本王脾气太好,也或许是本王根基浅薄的缘故,上至完颜德、慕容燕、牧人起,下至你们这些同辈人,都想算计一下本王,或者干脆就是想要杀掉本王。完颜德这帮老家伙也就罢了,毕竟都是一时人杰且势力根深蒂固,有这个本事也有这个本钱,可你们又算什么东西,也想把本王当作你们的踏脚石?!是不是有些太过不自量力?”

    张雪瑶先不去提,就说白莲教圣女,修为之高在教中也是仅次于教主和几位长老而已,且身份尊贵,地位仅在白莲教主一人之下,与圣子和几位长老并列,这位西平郡王不管如何权势煊赫,这天下终究还不是萧家的天下,更不是在西北的地盘上,怎么就敢如此咄咄逼人?当面对这位被信徒们视作天女下凡的圣女恶语相向?!

    一时间白莲教弟子与剑宗弟子似乎忘了这位西平郡王的恐怖战力,群情激愤,只等自己身后的主子一声令下,就要冲杀过去将萧煜剁成肉泥。

    唐圣月身上的星冠羽衣装扮与秋叶的徒衣冠如出一辙,不过上绣星辰不绣日月,比起秋叶的山川草木还要高出半筹,可见白莲教之妄自尊大,比起释道两教还要更甚,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平静开口,瞬间压下诸多弟子的鼓噪。

    “说到底,王爷也不过是乘势而起罢了,既然王爷能平步青云,那我等又有何不可?”

    “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不假,可你们有何大势可言?”萧煜淡然道,平静直视着这位想要将自己当作踏脚石的唐氏圣女。

    若是此时在江都城内,张雪瑶也好,唐圣月也罢,未必不能相谈甚欢,只是如今已经彻底撕破脸皮,萧煜身负重伤的情形下,还敢如此挑衅处于巅峰状态的唐圣月,反倒是让这位白莲教圣女稍微有些犹豫不定。

    唐圣月轻轻一笑,不置可否,转而说道:“大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七路诸侯共逐鹿,这才有了七国之乱,最后则是文人气象最为鼎盛的大楚得了大秦的天下。再过一百六十七年,大楚气数尽,塞外草原王帐南下中原,大破楚都,掳掠楚帝而走,故北楚亡。后高宗皇帝复立南楚,又是百年,直至后建灭草原汗王,西征宝竺、西域诸国,携大胜之威,踏破南楚国门,楚哀帝抱玉玺跳崖而亡,南楚灭,后建入主中原。其后便是本朝太祖皇帝东主迹于宋州,起事于江都,借我圣教之力,驱除后建鞑虏,复中原神器,才有大郑的三百年国祚。”

    萧煜去道宗道藏殿时,曾经特意看过这方面的记载,对于这段历史自然知之甚详,那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自大秦始皇帝定鼎天下,再不见仙人朝游沧海暮苍梧,再不见方士朝登庙堂暮卿相,再不见道祖佛陀,再不见天魔圣贤。那个人仙混居的时代终结,自此有了修行界与俗世的说法,自此有了逍遥不入俗世的规矩。

    那位以一己之力创建出一个偌大剑宗,一剑压服二十四位大真人的剑宗祖师正是最后一位在世仙人。

    日后再有仙人,也不过是昙花一现,成仙之日便是飞升之时,再也不能行走世间。

    屈指算来,大秦至今已有千年。而那个横扫宇内的庞大王朝分崩离析与赫赫道门一分为二,恰好在是在同一时间。

    两者之间到底是巧合还是有什么联系,典籍上语焉不详,萧煜也无意去追究真相,只是静待唐圣月下文。

    唐圣月继续说道:“如今你与萧烈弑君夺权,天下皆知,你割据西北,萧烈则是携天子号令东都,大郑气数已尽,自当天下群雄并起,共逐鹿。而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你区区一个局中之人,又何谈大势所在?!”

    萧煜不曾想到唐圣月竟然真的同自己谈什么势之所在,一时间倒是有些无言以对。平心而论,唐圣月这位白莲圣女在年轻一辈中,不管是韬略才智,还是心机城府,都算得上出类拔萃,甚至比起萧煜,还要略胜一筹,气魄胆识也有,只是格局上还是小了些,毕竟所处位置不同,眼界亦是不同,又是女儿家,细致有余,大局欠缺。就说此次萧煜来江都,正所谓远交近攻,萧煜根基远在西北,而白莲教则是立足江南,她大可结盟萧煜,以强援来稳固自身在白莲教中的地位。只是她最终还是选择袭杀萧煜,以此来树立威信,顺带交好剑宗,长远来说,道宗与白莲教必有一场生死争斗,及早除去亲近道宗的萧煜本无差错,但她却高估了自己而低估了萧煜,才变成如今这个骑虎难下的局面。

    不得不说是眼界格局所致。

    太近不可,太远亦不可。

    萧煜摇头道:“我是局中人,你也是局中人,此番生死搏杀,你我皆无退路,多说无益,不如让萧某见识一下唐姑娘的手段如何?”

    似乎对于萧煜的冥顽不化感到失望,唐圣月脸色彻底冰冷下来,望着萧煜,眼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寒声道:“好一个萧履霜,你当真以为自己是天人境界无敌手了?”

    萧煜横起手中黑玄,笑道:“到底是不是天人境界无敌手,一试便知。”

    ≈1t;ahref=≈gt;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1t;/a≈gt;≈1t;a≈gt;手机用户请到阅读。≈1t;/a≈gt;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覆云乱煜不错,请把《覆云乱煜》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覆云乱煜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