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张玉沉

那年轻的俊逸公子哥儿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轻摇折扇,笑容可掬道:“别人兴许不知,我却是一清二楚,西平郡王萧煜入江都,那可真是一尊大菩萨,想来是要将江都搅弄一个天翻地覆。”

    萧煜一脸寻常百姓听帝王秘闻的饶有兴致神情,却不答话。

    俊逸公子将手中折扇向下一压,问道:“怎么,公子不信?”

    萧煜微笑道:“那西北莽夫不懂千金之子不坐垂堂的道理,孤身赴江都,故而我却觉得他下场不会太好。”

    俊逸公子啧啧道:“孤身二字不妥,毕竟还有那么多的道宗神仙保驾护航,应该说是人多势众才对。”

    萧煜心中微微惊讶,这些事不能说是绝密,但也不是寻常人等可以知晓的,此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别的先不去说,消息倒是灵通的很。

    萧煜手中的折扇开了又合,合了又开。

    紫水阳微微眯眼,只待萧煜一声令下,就要出手将眼前之人擒拿。

    萧煜没有表示,神情淡漠。

    年轻公子怡然不惧,吩咐几名清倌人和红姑娘去一楼候着,然后站起身来,手持白玉画龙折扇,相貌清雅,神采斐然,潇洒作揖施礼道:“张氏玉沉拜见王爷。“

    萧煜并未出声,只是眼神骤然凌厉。

    年轻公子直起身来,后退一步,面带淡笑,越发显得从容不迫。

    萧煜声音微冷道:“张玉沉?你是卫国张家的人?”

    张玉沉微微一笑,直视一袭玉白长袍的萧煜,道:“卫国孤悬海外,与中原神州来往多半要途径江都,故而在江都多有经营,这三紫楼就是张氏产业,在下不才暂为打理。”

    萧煜轻轻嗯了一声后,问道:“你来见本王是所为何事?”

    张玉沉若是剑宗的普通弟子,或者只是张家的一般子弟,被一位实权藩王问话,恐怕不说战战兢兢,也要小心应对,只是张玉沉年纪虽轻,见识却不浅,不惊不惧,不卑不亢,洒然一笑,一双足以让寻常女子发痴的星眸愈发明亮,胆大包天地与萧煜对视,言辞从容道:“玉尘此番冒昧求见王爷,有冒犯之处,王爷胸有山海之广,还望见谅一二,至于所求为何,想必王爷心中也已有计较,那玉沉就索性直言,玉沉此番前来是为了家姐一事。”

    萧煜面无表情,心中权衡利弊得失。

    张玉沉放低声音道:“在下不敢奢求王爷放回家姐,只是斗胆请王爷让家姐雪瑶在道宗潜心修道,从此不履凡尘,不问世事。”

    萧煜脸上浮现起一丝古怪笑意,微微拔高声音道:“哦?”

    张玉沉不再说话,而是深深低下头去,一揖到地。

    萧煜修长的手指富有节奏地敲击在扶手上,玩味道:“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个家越大,其中的经就越发难念,看来是古人诚不欺我。”

    在卫国,曾有密语在小范围流传,说是掌刑长老张重光其实更看重出身旁支的张玉沉,有意让张玉沉接过卫国国主大位。

    张玉沉十五岁以新科状元的身份进入卫国朝廷,在六年的时间里,辗转六部,最高官至员外郎,后自请前往大郑,游学三年,名动江南士林。

    萧煜问道:“张玉沉,你们张家难念的经,到底是心酸还是无奈,本王不想知道,本王只想知道你想拿什么来打动本王?”

    张玉沉抬起头来,平静说道:“王爷与剑宗之事,玉沉不才,愿从中斡旋。”

    萧煜摇了摇头道:“我与剑宗之间的不和,说到底还是道宗和剑宗之间的恩怨,这场恩怨绵自剑道两分起始,至今已经绵延近千年,早已是你死我亡的关系,一个卫国国主还不够。”

    张玉沉继续说道:“西北距离卫国千里之遥,除了此事外,玉沉似乎不管作何许诺,都不过是镜花水月,不足为信。”

    萧煜点头道:“然也。”

    张玉沉沉声说道:“可此事对于王爷来说不过举手之劳,王爷莫要漫天要价才是。”

    萧煜神色淡漠,摇头不语。

    “如此说来,是没得谈了?”张玉沉后背上的最后一点弧度彻底消失,长身而立。

    萧煜闭口不言,只是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张玉沉笑了,却没了先前的温润之意,而是变得阴森冷酷,冷声道:“王爷你离我不过三步距离,岂不闻匹夫之怒,血溅五步耶?!”

    萧煜不怒反笑,神色古怪道:“你有那个本事?”

    张玉沉笑意森然,能谈拢自然最好,若是谈不拢,一颗萧煜的脑袋,应该能顶得上两个张雪瑶罢?

    蓦然间。

    有一剑东来。

    一线紫气划破长空。

    又有一剑西去。

    一道青线破空而至。

    两道剑气直奔这艘画舫。

    紫气轰然撞入秦淮河中,顷刻间,整条秦淮河都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层层叠叠的波浪接连不断地炸开,无数游鱼被溅射出河面,飘于河上的画舫晃了又晃,仿佛遇到了海上的巨大风浪,一般人物都摇摇欲坠,甚至也有人直接跌坐在地。

    相较于紫气的气势磅礴,青线则要显得有些悄无声息,一位青衫文士穿廊过堂,来到张玉沉的身前,替他抵挡下了紫水阳的全力一抓。

    萧煜仍旧是不动如山,却难掩眼底闪过的一丝诧异。

    诧异的是在东湖别院一战后,剑宗在江都城中还有如此势力,这位青衫文士的修为最起码有天人巅峰的境界,想来那位御使紫气的修行者也不会差了去,若是两人在东湖别院之战时加入,此时沦为阶下囚的恐怕就是他萧煜了。

    此时楼船外被紫气激起的河水纷纷落下,如瓢泼大雨,紫气的主人穿过“雨幕”,施施然进入楼船之中,一袭宫装紫裙,气态似仙。

    两位天人巅峰。

    萧煜从椅上起身,紫水阳退至萧煜身前,沉声道:“是道宗弃徒东尘先生和西尘夫人。”

    萧煜点点头,平静道:“看来两位真人是投了剑宗。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南尘老人和北尘行者的。”

    紫水阳被萧煜感染,脸上的凝重神色消减一分,轻笑道:“大概是没有的吧。”

    御使紫英长剑的女子轻声道:“萧煜,听说掌教真人有意让你接任镇魔殿主之位?”

    萧煜洒然点头。

    女子冷笑道:“那你可是要将我两人捉拿回道宗镇魔殿了?”

    萧煜淡然一笑:“夫人言重了,萧煜不敢。”

    东尘先生淡漠笑道:“还有王爷不敢的事情?”

    萧煜摇头道:“兴许是有的。”

    紫水阳生怕萧煜不将这两人当回事,小觑了天下各路高人,出言提醒道:“这位东尘先生可不是一般的沽名钓誉之辈,他在咱们道宗时,就是有数的剑修宗师,只是在多年前因为一桩公案,才与西尘夫人一道叛离道宗,两人手中的紫青双剑更是一等一的符剑宝器,双剑合璧之下,威力倍增,王爷切勿大意,毕竟两位在剑宗潜修多年,剑修一道上肯定多有裨益,比起当年怕是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萧煜脸色如常,只是说了一句,两位真人近二十年首次离开剑宗,看来不带走萧某的头颅是绝不会罢休了。

    PS:顺利归来,感谢诸位厚爱,谢过。(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覆云乱煜不错,请把《覆云乱煜》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覆云乱煜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