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参天大树

徽州,地跨大江,东连江州、江都,西接湖州、豫州,南邻湘州,北靠齐州,不过因为两军交战的缘故,位于大江南岸的部分并不在萧煜的掌控之中,换句话来说,如今的徽州已经一分为二,萧煜和陆谦以大江为界,各占一半。

    如今被萧煜握在手中的这一半多为平原,以淮北为名,而陆谦手中的那一半则是以丘陵为主,称之为江淮。

    萧煜率领大军驻扎于淮北平原东南部,他本人则是进入徽州首府安庆。

    他在安庆府见过了本地三司等地方官员后,特地召见了随行的闽行。

    魏禁在湖州风生水起,本就失意的闽行于是更加失意,萧煜作为主公,已经把魏禁捧到一个足够高度的位置,足以让他发挥一身才华,接下来要给魏禁树立一个牵制他的存在,闽行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种算不得高明的帝王心术,萧煜几乎是无师自通。从他入主西北以来,他就一直玩弄着这样的平衡手段,并乐此不疲。

    安庆府,景色最好的地方绝不是三司衙门,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官不修衙,其中有两点原因,一则是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修衙门耗时耗力,修完之后自己未必还在任上,不值得去修,再则是修衙容易落人口实,不敢去修。安庆府的各大府衙,上次修缮时还是世宗年间,至今已有近百年,衙门实在破落得不成样子。

    安庆府最好的地方是孟家大宅,又名青虞园。

    孟家是整个徽州首屈一指的大世家,虽然比不得江南那些四世三公的高门大阀,但也是六七代人接连出仕为官,在徽州根深蒂固,其大宅经过十代人的不断完善,更是彰显其家族底蕴,比之寻常王府也不遑多让。

    萧煜此番前往徽州,就是下榻于孟家的青虞园中。对此孟氏一族非但没有半分不满,反而欢喜非常,深感荣幸。

    青虞园后府花园。

    萧煜负手走在前面,闽行稍稍落后半个身位,跟在后面。

    两人沿着一条铺满鹅卵石的小径,围着整个碧绿湖水绕湖而行。

    今天的萧煜没有穿那身黑底金纹的蟒袍,而是穿了一件石青色常服,以玉带束之,不太像手掌万千生杀大权的齐王殿下,反倒是更符合他的另外一个身份,年轻的萧家家主。

    相较于萧煜的轻松随意,闽行要“正经”许多,一身中规中矩的一品武官麒麟服,腰间同样束以玉带,黑色官靴,腰间悬着镶有七颗朱玉宝石的佩剑。

    萧煜望着旁边雨后烟雾朦胧的湖面,开口道:“知行,魏禁那边,你怎么看?”

    闽行上身微微前倾,恭敬道:“回禀王上,魏都督用兵奇正相辅,已是当世大才,闽行不能及也。”

    萧煜皱了皱眉头,微微加重语气道:“孤让你说自己的想法,不是让你说这些奉承话的。”

    闽行悚然一惊,急忙道:“臣愚钝。”

    萧煜下意识地转动了着手腕上的一串数珠,轻掐遏制妄念的菩提子,缓缓道:“自西北起事,时至今日,孤坐拥半壁江山,活着的人大多功成名就,但是也有些人死了,有些人老了。如果一辈人老了,年轻人还没成长起来,那就是青黄不接的境地。可如果年轻人长得太快,早早就扎下根去,历经风雨洗礼而不倒,根深蒂固,几十年后,那将是一棵参天大树。”

    闽行脸色凝重,低下头去,不敢轻易开口。

    萧煜停下脚步,扶着小径旁的一棵粗壮大树,望向头顶的树冠,“就像这棵树一样,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

    萧煜的五指慢慢抓入树干之内,“树底下的人,抬头看不到天,只能看到树冠,久而久之,就只知道有树,而不知道树上面的那一片天。”

    闽行的头垂得更低,默不作声。

    萧煜转过身来,望着闽行,平淡道:“知行,你明白孤的意思吗?”

    闽行小心开口道:“王上春秋鼎盛,如日中天,在王上之下,从来都没有参天大树。即便是有,也遮挡不住王上可普照十地八方之光。”

    萧煜的脸色似笑非笑,眼神却是逐渐冰冷起来。

    这位志在天下但身体境况不算乐观的江北之主,沉声道:“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树不是一天长成的,天也不是一天被遮住的,日月终要换新天,这样的浅显道理,你也不明白?”

    闽行察觉出王上已然有几分怒意,立刻单膝跪地道:“臣驽钝,请王上恕罪。”

    萧煜冷哼一声,脸色归于平静,平静道:“你就是该聪明的时候糊涂,该糊涂的时候又聪明,所以总是办错事,总是被魏禁压一头,若是刚才的人是魏禁,他不会等到孤把话挑明。”

    闽行额头有冷汗渗出。

    萧煜继续转动手中的菩提子,自从废除自身魔门修为之后,天魔已不在,只是心魔欲念却是无法根除,萧煜深知所谓心魔其实是来源于己身,故而他便愈发亲近佛道,最近更是忌荤腥,忌女色,忌声乐,常常手掐菩提子,遏制心中万千妄念。

    萧煜刚才差点忍不住要将整棵大树从中折断,直到数完菩提子,心境才再次恢复到古井无波的状态,淡然道:“孤只有玄儿一个儿子,命中也不会有第二个儿子,孤这辈子的基业都指望着他继承下来,所以在此之前,孤要亲手为他扫平道路。”

    闽行地头道:“臣定当竭力辅佐王太子殿下,死而后已。”

    萧煜语调缓慢了很多,“这些话,孤本不该对你说起,不过孤想让你看住一个人,又不能不说。闽行,你记住一点,树底下是长不成树的。”

    闽行低头应诺,脸色苍白。

    萧煜眼神中流露出几分厌恶神色,不过被他很好地掩饰过去,挥了挥手道:“好了,你去吧。”

    闽行半弯着腰,徐徐向后退去,直到退出三丈外后,才转身离去。

    在闽行离开后,萧煜突然脸色狰狞,一掌将那棵大树从中斩断。

    随后他收起手,脸色骤然平静下去,轻声道:“你这种不成材的东西,再给你百年时间也是块难雕朽木。”(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覆云乱煜不错,请把《覆云乱煜》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覆云乱煜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