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杨过你怎么提前跑了

    马钰等人第二天就宣布闭关。这时正好清净散人孙不二与长生子刘处玄派弟子来报,说山西李莫愁之事极为棘手,请丘处机等人援助。一贯以行侠仗义为己任的丘处机却道:“彼派之事,自有彼派裁决。”又派弟子去招回孙不二和刘处玄,叫他们回来一起闭关。

    当下,马钰招集众道士,吩咐赵志敬尹志平等入门早的弟子好生照看好众人,又叮嘱众人不可偷懒懈怠,日常演武不可中断,末了又说:“如有难决之事,可报与林志兴决断。”器重之意,溢于言表。

    众人修道多年,都不是争胜之人,再说林志兴执掌刑罚几年来,公正严明,众人都诚心拜服,因此权威日重,这时听马钰如此说,众人也无意见。

    不过赵志敬却心下不服,只是不敢说出而已,这时就想起数日前林志兴的话来,心想:丘师伯很是喜爱杨过,我若是把杨过教好了,不就可以讨师伯喜欢了吗?

    于是赵志敬就满怀着极大的热情去教导杨过,可惜杨过并不领情。杨过认定郭靖夫妇不愿收他为徒,便胡乱交给旁人传艺,兼之亲眼见到群道折剑倒地的种种狼狈情状,心道:我拜你为师,实是迫不得已,就算我武功练得跟你一模一样,又有屁用?还不是大脓包一个?当下就不理赵志敬。

    其时武林之中最重师徒情分,赵志敬也教过不少徒弟,哪里有敢顶撞他的,登时大怒:“师傅和你说话,你敢不答?”

    杨过道:“师父要我答甚么,我就答甚么。”

    赵志敬一听更怒,伸手就是一巴掌打去。好在半途想起丘处机对杨过很是关心,手伸到一半就停住了,心想:原来你林志兴早知道这是个刺头,才不愿教人家,反而把麻烦踢给我,还说什么多教他尊师重道的道理,你小子就是害我,于是大恨林志兴。

    杨过见赵志敬一巴掌打来,心里一惊,这时见赵志敬停下了手,也不去想是什么缘故,直接就扑上去往手指上一咬。赵志敬正在出神,忽觉手上疼痛,低头一看,就看到这罕见罕闻的大逆不道之事,一下子就被气得脸色蜡黄浑身哆嗦,哪里还顾得上别的,就是丘处机的亲生儿子也要打了,当下左手一掌打在他下颚,顺势抽出右手,两手左右开弓打了他十数个巴掌,顿时把杨过打得昏死过去。这时看满手鲜血淋漓,气恼之余又上前踢了他几脚。

    这时赵志敬早已绝了教好杨过讨好丘处机的念头,对这个忤逆的弟子一筹莫展,只好把他扔到厢房不管不问,心想以后问起来就说听了林师弟的话在教他做人的道理。

    杨过恨极了赵志敬,顺带把全真教里所有的道士都恨上了。有几个四代弟子好心,看他新来的又没人做伴,想表示一下亲近,却被他一顿冷嘲热讽,这下就再没有人去理他了。

    再说林志兴见长辈们都闭关了,顿时想起一个练剑的好办法来。其实这个想法林志兴早就有了,只是教中有长辈在的时候,这个办法是万万不能用的。各位看官不知还是否记得,当年华山论剑的路上,老顽童抓了四个江湖败类,又不忍心杀了,于是就看押在全真教,这四人正是沙通天,彭连虎,灵智上人和侯通海。

    这四人都是成名已久的黑道高手,虽然是些二三流的高手,不过混黑道的,谁没有两手绝活?再说这四人行走江湖许多年,打斗的经验自是十分丰富的,与这四人比武,要比与那些师兄弟比武有趣得多,也有用得多。

    于是自全真七子闭关第二日起,林志兴就天天去地牢找沙通天四人比剑,一连两个月下来,虽然没有什么大的突破,但出招毒辣,变招灵活,大胜以往。这一日,林志兴照常在地牢与侯通海比斗,正斗到酣处,只听一阵脚步急响,王处一的另一徒弟崔志方匆匆赶来,见了林志兴就道:“林师弟,不好了,杨过重伤了鹿清笃,趁人不备跑了,赵师兄已经带人追上去了。”

    林志兴听了一楞,心想:我已经叮嘱过赵志敬,没想到还是落了这样的结果。原本杨过应该学了大半年才跑的,怎么这才过了俩月就跑了?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林志兴与崔志方赶紧出了地牢,又吩咐守在门口的苗道一去寻些火把,就去寻赵志敬了。

    一路上林志兴听崔志方讲了事情始末,才明白原来是因为规矩改了。原来以前全真教的规矩是一年一比,除夕前三天招集所有门人演武。不过林志兴觉得一年一考太过宽松,改成每月一考,也不招集所有人,只是七子的门人分头较艺,称为小较,除夕前把人集中较艺,称为大较。

    王处一门下自然也要小较,第一个月平安无事,不过第二个月小较的时候出事了,原因是鹿清笃挑完水砍完柴回来了。鹿清笃被罚是常有的事,平时也不在意,不过这次被罚的理由是“连个小孩子都收拾不了”,于是就被师兄弟们笑话了好久,因此一直对杨过怀恨在心。

    这次小较,鹿清笃就想借这个机会羞辱一下杨过,但总不见他下场,就说:“杨师弟,你入门也有两月,也不知有没有勤练武功,做师兄的就考较一下吧。”

    杨过半点武功没有学,如何肯上场。鹿笃清却不想放过这个机会,说:“莫不是你笨得要死,一点本门武功也没学会?”之前受过杨过嘲讽的那几人也出言讥刺,又有些先前败于郭靖的弟子也想看杨过出丑,也是连连催促。

    杨过的确一点武功没学,却不是自己笨,而是没人教,早先看到不少年纪与自己相若的小道士或俗家少年武艺精熟,各有专长,早就心怀怨恨,这时听他如此说话,又见众人起哄,当下怒气更盛,不由把心一横,暗道:“今日把命拚了就是。”于是纵跃入场,双臂舞动,直上直下的往鹿清笃猛击过去。

    崔志方见杨过毫无章法,就问赵志敬:“这孩子学武两月,如何一点章法没有?”

    赵志敬恨声道:“他懒惰贪玩,不肯用功,拳脚自然生疏。”

    崔志方不知两人过节,只当赵志敬恨铁不成钢,便不再言语,心想让鹿清笃教训他一顿也好,说不定能知耻后勇,变得用功一些。

    鹿清笃习武也有数年,杨过如何是他对手,当下先是两个巴掌,把杨过两边脸打得高高肿起,接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杨过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崔志方先前见鹿清笃殴打杨过便想阻止,只是这两人都是赵志敬的徒弟,赵志敬不开口,他也不好先开口,及至打了一会,却见赵志敬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心知事有不妥,急忙喝住鹿清笃。

    鹿清笃抓着杨过道:“崔师叔,你有所不知,这小子狡猾无赖之极,不重重教训,我教中还有甚么规矩?”

    杨过被殴得昏天黑地,忽然感到一股热气从丹田中直冲上来,看见鹿清笃就在眼前,自然而然的双腿一弯,口中“阁”的一声叫喝,手掌推出,正中鹿清笃小腹。但见他一个胖大身躯突然平平飞出,腾的一响,尘土飞扬,跌在丈许之外,直挺挺的躺在地下,再也不动。

    众人大惊,急忙围了上去,有的道:“莫不是被打死了吧?”又有的道:“还有气,快来救人。”

    原来鹿清笃经常被罚去挑水砍柴,这些活计既是惩罚又是练功,所以他无论身体还是内功都比原著中有很大进步,杨过这一掌虽然出其不意,又击中要害,但也没有打死了他。

    杨过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当下撒腿便跑,众道士都在查探鹿清笃死活,一时竟无人留心。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全真门徒不错,请把《全真门徒》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全真门徒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