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还想捣什么鬼

    安夏凛眉瞪着柯碧华,似乎是在挑衅!

    你敢乱来,姑奶奶就撕碎了你!

    柯碧华看看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安然,又急忙忙打量了一圈灵堂里其他稀稀疏疏的几个宾客,突然一转眼圈猛地一拍大腿,涕泪横流!

    安夏瞧得眼前一惊,以为对方被自己吓哭了,紧接着便看到柯碧华一下子伏在安儒海的灵位前嚎啕不绝。

    “儒海啊!你怎么这么狠心就走了!留下我们这孤儿寡母,被人家欺负,让你这些生前好友们瞧见了,可是被人笑话啦!”

    柯碧华声泪俱下,演技异常动人,看得安夏都忍不住觉得是自己欺负了她们母女。

    可转念一想,让安儒海丢脸的分明是柯碧华和安然母女啊,要不是她们处处挑衅,血口喷人,自己也不会动手。

    安夏厉声道:“你有完没完?非要接着在这闹吗?”

    柯碧华闻言,哭得更伤心了。

    “儒海啊,你瞧瞧,害死了你,她又要来逼死我们娘俩,你走了,我们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呀!这安家没了做主的,可就是她安夏一个人的天下了!”

    安夏紧蹙着眉头,越听越来气。

    柯碧华这老狐狸何等歹毒,人前扮弱,顺水推舟,让所有人都看到,大闹灵堂,欺负孤儿寡母的可是现在嫌疑最大的安夏!

    就算她安夏有本事能摆脱杀父的罪名,此刻如此恃强凌弱,搅得安儒海泉下不安,其他人会怎么看她?

    就在安夏忍不住要对柯碧华也动手的档口,灵堂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威仪而又凌厉。

    “安总的身后事办的还真是热闹。”

    听到这个声音,灵堂里霎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门口。

    走下莱肯跑车的顾慕之寒眸看向安夏,一丝不悦分外明显。

    安夏看了眼先前对着耳机说话的黑衣人,心知这肯定是顾慕之的手下了。

    她瞧着顾慕之,明知故问道:“你怎么来了。”

    顾慕之沉吟了下,像是压着怒火。

    安夏偷跑出来,又假传圣旨告诉直升机驾驶员说是顾慕之叫她回来替安儒海守灵的,这一切顾慕之此刻肯定都知道了,依着他的脾气,势必已经火冒三丈了。

    顾慕之的逆天长腿没几步便来到安夏身边,看了看地上昏死过去的安然,又瞧了瞧明显怕他的柯碧华,视线最后没有落在安夏身上,反而是看了看安儒海的遗像。

    倏地,顾慕之的手伸了过来。

    安夏和柯碧华都吓了一跳,一起不由自主地朝后躲开。

    却看到顾慕之伸手拿起了四支香点燃了,然后插进了灵像前的香炉里,随即脸上愠色一敛,对着安儒海深鞠三躬。

    事毕,顾慕之才看向安夏,眼神已经柔和不少。

    “死者为大,既然是回来料理后事,其他事先放放。”

    顾慕之体现了良好的教养,入得灵堂先拜逝者。

    他伸手打了个响指,一个黑衣人赶忙上前。

    “先带安小姐找个地方休息,叫你的人不间断巡视四周,一有风吹草动,先斩后奏。”

    “是!”

    黑衣人低头抱起安然,柯碧华立刻惊慌道:“你们要干什么!”

    却被顾慕之叫住了。

    柯碧华浑身一紧,心知顾慕之不是个好惹的角色,不愿与他交锋。

    顾慕之环视灵堂一周,剑眉微微一敛:“安夫人,安伯父生前,就只交往了这几位故友吗?”

    听到这句话,柯碧华显得有些慌张,领教过两次顾慕之的厉害之后,此时的柯碧华已经像是老鼠见了猫,根本不敢在对方面前放肆。

    “慕……慕之啊,这事发突然,手头上的事处理不开,没来得及通知你安伯父其他朋友,让你见笑了。”

    柯碧华当着顾慕之的面闭口不提之前那些诬陷安夏的话,避重就轻。

    顾慕之一扬眉:“奥?手头上什么事这么要紧?比报丧还重要?”

    听了顾慕之的问话,柯碧华咽了下口水,很不自然的瞥了下安夏。

    顾慕之的声音又响起来:“是不是忙着处理家产?”

    一句话说到了柯碧华最心惊肉跳的软肋上,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心想不会顾慕之连她和陈律师的谈话内容也知道了吧?!

    一时间,柯碧华慌张得手心直冒汗。

    “慕——暮之啊,你可真会说笑,儒海走了,我此刻心痛还来不及,忙前忙后……”

    刚说到这,突然柯碧华突然觉得不妙,这葬礼前前后后的事宜可都是顾慕之的人在打理,她这番话骗的了别人,怎么骗的了顾慕之。

    柯碧华赶忙尴尬地干笑改口道:“哎……这结发夫妻一辈子,如今他走了,我这心里空落落的,多亏了你派人来帮忙打理,要不然,我还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顾慕之冷冷道:“好一个不知该如何是好,葬礼什么都没帮忙,这么大的灵堂,前来吊唁的宾客屈指可数,安夫人,这安伯父走了,你还真是落得清闲啊?”

    柯碧华不敢去迎顾慕之的眼神,本就做贼心虚,眼前又找不到什么更要紧的事能大得过安儒海的身后事,她一时语塞,突然不知该如何辩解了。

    安夏本来就对柯碧华有气,听到自己来之前柯碧华居然什么都没做,立刻火了。

    “你把我爸爸一个人丢在这里!在二楼和个陌生男人说说笑笑,也不报丧给亲朋好友,你还真是没愧对个贤妻良母的称号啊!”

    顾慕之听到“陌生男人”忽地眉头一蹙,隐隐觉得不对。

    柯碧华眼看顾慕之心里生疑,自知不赶快逃走,肯定会露出马脚,慌得六神无主,后背都被汗水湿透了。

    顾慕之微微眯了下寒眸,语气突然一缓道:“不如这样,你先去陪安然休息,其他事情,就交给我和小夏来办吧。”

    柯碧华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她巴不得离这个顾慕之远远的,生怕露出马脚。

    “这种事,怎么好意思麻烦……”

    一个“你”字还没说出口,柯碧华就被顾慕之冰冷刺骨的眼神吓坏了,赶忙赔笑着点头答应,转身朝着二楼走去了。

    一边走,柯碧华一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料你顾慕之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会什么都知道吧?只要遗嘱改完,加上亲子鉴定结果,安夏和安儒海毫无瓜葛,到时候就算安夏能摆脱杀父之名,也拿不到一分钱!”

    看着柯碧华走远,安夏问顾慕之:“她们娘俩对爸爸的事不闻不问,你就这么叫她走了?”

    顾慕之低头看着安夏,半天也没说话。

    那眼神让安夏又想起自己偷跑的事情,觉得心里一阵没底。

    顾慕之凑到安夏面前,慢悠悠道:“你胆子越来越大了。”

    安夏一蹙眉:“什……什么呀。”

    “二少奶奶?有事用到我的时候,真是什么名头都敢揽。”

    安夏脸上一红,赶忙岔开话题道:“少废话,我还没说你呢,这就是你说过的会帮我料理爸爸的后事?这么冷冷清清!”

    顾慕之直起身来:“我一个外人也只能为葬礼出力,报丧的事,当然还是要安家人出面。”

    安夏一皱眉:“那你还把她们都赶走?”

    顾慕之挠有兴致地看着安夏道:“因为她那些下三滥的计量我实在懒得看下去”

    安夏不解。

    顾慕之继续道:“嚷嚷你害死了安儒海,等这些流言蜚语真的传遍了,再想办法让你在安家一分钱也拿不到,最后再把葬礼的功劳往自己身上一揽,到时候你真就落得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名声了。”

    一席话说得安夏心中又是一阵恼火。

    顾慕之示意她稍安勿躁,又叫来一个黑衣人吩咐道:“刚刚二少奶奶说得那个陌生男人,你记住样子了吗?”

    这称呼让安夏心里一阵不自在。

    黑衣人一点头,指了指自己墨镜上的微型摄像头。

    顾慕之继续道:“给你十分钟,去给我查清那人什么来头。”(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不错,请把《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