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 是敌是友

    安夏心如刀绞。

    顾慕之搂住她:“事情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杀手心狠手辣,昨晚如果厉兵没有及时赶到,我们都会死,并不是你害死了他。”

    安夏心中满是愧疚,痴痴地看着安儒海的灵位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门外,刚刚离开的黑衣人赶了回来:“顾总,已经查清楚了。”

    顾慕之点头:“说。”

    “陈志平,45岁,志平侓师事务所法人,安总生前曾经和这家事务所多有接触,主要是财务方面的法律事务,安总的遗嘱就是经由他手全权办理的。”

    顾慕之冷笑一声:“柯碧华动作还真快。”

    他对黑衣人吩咐了句:“去把陈志平带回来。”

    黑衣人应了声,转身又离开了。

    顾慕之对安夏说道:“继续打电话,我晚点再去处理杀手的事情,先处理了柯碧华再说。”

    安夏紧蹙眉梢,沉浸在痛苦中难以自拔。

    顾慕之寒眸一凛,拉住安夏厉声道:“如果你真觉得欠他的,就把现在你该做的事情做好,痛苦和自责毫无意义!”

    安夏咬紧银牙,再一次被顾慕之的训斥惊醒。

    她用力地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做了几个深呼吸。

    终于还是继续拨通了电话,联系起了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将安儒海的死讯传递了出去。

    邻近正午,安儒海的手机已经耗尽了所有电量。

    当挂断最后一个电话的时候,灵堂里来自四面八方吊唁的人已经挤满了。

    “安总有这样主持大局的好女儿,甚幸!”

    “是啊,安总常常提起这个女儿,今日一见,果然巾帼不凡。”

    “安总在天有灵,也该安息了。”

    ……

    宾客们频频对安夏点头称赞,羡慕着安儒海的长女竟有如此能力能忍住悲痛主持大局。

    安夏看着安儒海的笑容,庆幸自己没有给他丢脸。

    人已经到得差不多,陈志平突然被顾慕之的手下带进了灵堂,紧张地抱着怀里的公文包,显得局促不安。

    安夏看到顾慕之低声对陈志平说了几句什么,陈志平立刻不住地点头应着。

    紧接着,陈志平突然擦了下额头的汗水,颤颤巍巍地来到了人群前清了清嗓子,局促道:“诸……诸位,借此安总生前好友莅临,我作为安总的遗嘱代理人,要在这里公布安总的遗嘱内容。”

    话音刚落,人们纷纷交头接耳,猜测安氏会交到谁手上。

    安夏对这些丝毫没有兴趣,更不愿在这个时候和柯碧华母女争抢什么,无论遗嘱内容如何,对她来说,都不重要。

    她只想体体面面地送走安儒海。

    忽地,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来:“公布遗嘱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见安夫人和二小姐?”

    闻言,所有人都为之一愣,纷纷转身看向了一个面色柔和的清瘦男子。

    他眼睛弯弯的,笑起来令人倍感亲切。

    安夏疑惑地看着这个人,不记得自己曾经和这样一个人交流过。

    陈志平看到这人脸色倏地一阵发白,紧张地看向顾慕之:“这……”

    顾慕之看着那个男人,微微扬了下嘴角,分明是在笑,却令人不寒而栗:“宋公子想得如此周到,想必是对安家了解颇深吧。”

    有人小声议论:“宋公子?”

    “奥……这好像是省法部部长宋正公的儿子宋世勋。”

    宋家在司法界赫赫有名,这父子俩都不是好惹的角色,宋正公入选下届国法部的呼声相当高,而他这个儿子也不简单,号称“笑面虎”,表面上笑容可掬,实则手黑得很,二十出头已经是N市公安局的副局长。

    安夏纳闷:“宋世勋?我好像没有给这个人打过电话。”

    宋世勋脸上洋溢着柔和的微笑,摆了摆手:“哪里,顾兄过奖,我不过是一时兴起,说笑了,这安家我自然是不如你熟悉,如今有你在这里主持大局,就算安家其他人不在场,想必外界也不会有异议,我不过只是替顾兄和安小姐瞎操了份心而已。”

    这家伙好像来者不善!

    安夏看向顾慕之,心想这家伙分明是话里有话,说顾慕之在对安家的家事只手遮天。

    顾慕之点头道:“宋公子哪里话,多亏你提醒,不然,公布遗嘱这么大的事,有人缺席了,恐怕还真要招来闲话。”

    说着,顾慕之吩咐人将柯碧华和安然带到了灵堂。

    安然仍旧一脸烦闷,显然对父亲的葬礼感到无聊。

    而柯碧华一进灵堂见到这么多人,立刻表现得悲痛欲绝。

    走进人群,不经意间看到了去而复返的陈志平,柯碧华的脸上明显一僵,半天才反应过来,立马抹着眼泪试探着问道:“陈律师,您这百忙之中,怎么又抽空回来了。”

    陈志平表情比她还僵硬,不知如何回答,顾慕之的声音突然传来,吓得柯碧华浑身一颤。

    “当然是回来公布遗嘱。”

    柯碧华一阵惊慌,来回瞧着顾慕之和陈志平:“公……公布遗嘱?这……”

    陈志平不敢看她,柯碧华立刻察觉不妙:“这太过着急了吧?儒海他这才刚刚过世,有什么也该等到忙完葬礼再说呀。”

    顾慕之来到柯碧华身后:“着急?还有人能急得过你吗?”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

    顾慕之将一个信封在柯碧华面前晃了晃,吓得柯碧华的脸倏地煞白。

    那是她早前塞给陈志平的。

    柯碧华傻眼了,顾慕之对陈志平厉声道:“人都到齐了,别再耽误时间了。”

    陈志平点头,打开一个密封的文件袋,将里面的文件展示给全场所有人看了眼,紧接着念了起来。

    随着陈志平不断地念诵,包括安夏在内所有人都被遗嘱的主体部分吓了一跳。

    “将安氏集团百分之三十九的股份留给长女安夏,其余百分之十二,分别留给柯碧华与安然……”

    如此一来,抛去其余董事会成员百分之四十九的股权,从此时此刻开始,安夏便成为了安氏集团的董事长!

    柯碧华攥紧了拳头,还不等说话,安然突然一跺脚怒吼道:“爸爸凭什么把这么多股份留给安夏这个野种!她根本就不是爸爸亲生的!”

    吓!!!

    一屋子人跟着哗然。

    宋世勋的声音柔柔地响起来:“安然小姐,这么大的事,可不能乱说,要有证据呀。”

    顾慕之的眼睛一阵寒芒凌冽看,向了笑眯眯的宋世勋。

    安然立刻像是受到了提醒指着陈志平大喊:“证据在他手里。”

    柯碧华如梦方醒:“对!陈律师!亲子鉴定!安夏他和儒海没有血缘关系!这份遗嘱不能算数!”

    顾慕之将亲子鉴定丢到柯碧华脸上问道:“你是问这个?”

    柯碧华像是抓住了至宝,脸上笑容立刻绽放开来:“对!就是这个!”

    顾慕之看向了仍旧笑眯眯的宋世勋:“宋公子,令尊久掌法部,我有个问题,想要请教你。”

    宋世勋笑着点头:“顾总过奖,请问。”

    “在双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第三方私做亲子鉴定,依据我国法律,是否具有效益?”

    宋世勋笑出了声:“当然没有。”

    轰隆!

    一个晴天霹雳击中了柯碧华,惊得她脸上笑容都僵住了:“什么?!”

    宋世勋无耐地笑了笑:“具有法律意义的亲子鉴定,当然是要司法部门出面进行的,私人进行的,目前还不被法律承认,除非安夫人能证明这份亲子鉴定,是安夏小姐与安总知情的情况下自愿进行的,否则,没有任何用处。”

    咕咚!

    柯碧华整个人瘫坐在地,像是魂不附体。

    顾慕之看着宋世勋点了点头:“多谢宋公子指教。”

    宋世勋耸了耸肩。

    顾慕之低头看着柯碧华:“安夫人,你听到了吗?”

    柯碧华瞪大了眼抬头看着顾慕之像是没听到他说了什么。

    顾慕之又加了句:“从现在开始,安家,安夏说了算。”

    正说着,宋世勋的声音突然又悠悠然响了起来。

    “不过,既然安夏小姐不是安总亲生,那么……”

    安夏柳眉一簇,看到宋世勋看向了自己。

    “究竟安夏小姐的亲生父母何在呢?”(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不错,请把《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