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新的计划

    一秒记住【39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着楚云月出声的一句话,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若是之前看到这么多人就觉着有问题,那么此时听到楚云月这么说,苏木烨已经可以确定这道圣旨里的旨意不会是什么好的,甚至有可能会让妹妹陷入危险之地。

    苏木旭更是往前站了一步,用小小的身躯挡在了苏木君的前面,如星辰般璀璨的猫眼也覆上了一层警惕的盯着祖杀一行人。

    苏木君先是看了一眼挡在自己身前的苏木旭和苏木烨后,才抬眸看向楚云月和祖杀,两人话里隐含的深意已足够让她明白那道密旨的含义。

    这楚皇不愧是执政多年雄韬伟略的帝王,临死都不忘考虑所有,铲除一切有可能危机到楚国江山的人,不仅收了各地藩王手上稀少的兵权,连她这么一个闺阁女子都不放过。

    苏木君看着楚云月似笑非笑的道:“先皇考虑的很周到,皇上应该赞同先皇的建议才是~”

    祖杀有些意外的看着不远处浅笑嫣然邪肆乖张的女子,显然没想到她竟敢当着众人的面调侃皇上不说,竟然还很是赞同先皇的旨意杀了自己……

    别说祖杀,就是苏木烨和楚云月身侧站着的南痕深等一众将领,也有些看不懂的愣了愣。

    今日不管换了是谁身处这危险境地都不可能如此轻松的笑,甚至还赞同圣旨里的意思,而且这人还是一个年纪轻轻的闺阁女子……

    不过或许是这气氛太诡异紧张,让众人半句话都说不出口,只是谨慎的看着满院子不同阵营的人。

    楚云月凉淡的凤目在触及苏木君的时候深诡难辨,却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暖意,清冷的声音传出时透满了认真。

    “那是对我楚国江山有野心的人,你的心不在这,更看不上楚国的山河,所以这道旨意完全没必要。”

    “若我确实对楚国的山河感兴趣呢?~”苏木君幽幽一笑。

    “我说过,楚国的江山有一半是你的。”楚云月平静的看着苏木君,道出一句让在场人心中沸腾的话语。

    所有人目光惊骇的猛然看向自家的皇上,似乎想要确定是自己听觉出了问题还是皇上自己说错了。

    可是当看到那张被红彤彤的火光映衬的有些朦胧的贵雅容颜时,那面上的平静清冷以及严肃认真,让任何人的心都生不不出一丝一毫的怀疑。

    因为那双凉淡碎满了月华的眼眸明明冷漠清寒,却缱卷着一抹不容忽视的真挚。

    这让所有人都知道,皇上是认真的,他真的将楚国一半的江山送给了淳瑜郡主……

    “阿君要的,还轮不到一件东西来送。”

    突然,一句如远山穿透的迷音靡靡散漫,明明如此的迷人心智,却偏偏迷惑人心的同时带来了灵魂都为之寒栗的死亡之气。

    从各自思绪中回神的众人,瞬间感觉到周围的空气温度急速下降,甚至随着这阴暗的气息四散,众人渐渐感觉到周围的景象似乎发生了可怕的变化。

    从秋天凉爽的夜变成了阴风阵阵的寒冷刺骨的深渊地狱,好似有无形的鬼魅在狰狞叫嚣着要将他们撕碎,骇得一个个脸上失去了血色,惨白一片。

    这突如其来的恐怖气息不仅是四周的人,就是楚云月和祖杀等人也避免不了被波及。

    一种阴暗死亡般的压迫感袭击着他们的身躯灵魂,卷起一股子窒息狰狞的可怕凉意。

    苏木君看着面前忍不住身躯颤栗的苏木烨和苏木旭,两人因为离秦澜雪最近,所感受到的阴冷黑暗之气也最为浓郁,脸色白的一分血色都没有,双腿不断颤栗。

    就在快要软倒的时候,苏木君及时握住了秦澜雪的手,体内能源之力运转,无形的驱散了秦澜雪周身散发出的黑暗气息。

    秦澜雪感觉什么气息突然出现打散了自己周身的阴暗气息,侧眸看了苏木君一眼,有些不满。

    但这抹不满在对上苏木君柔亮的视线时化为了无奈和宠溺,气息一收,再次变成了一个极为无害不惹人注目的清秀少年。

    只可惜经过秦澜雪这么一阵气势洗礼,就算他现在收敛了,在众人眼中也不再是一开始不惹人注目的无害少年,一个个看向他的眼神都带起了一抹不自知的惊惧惶恐。

    这是众人第一次知道,有人只凭气势就能让人看到可怕血腥的黑暗地狱,那种近距离接触死亡的感觉,足以让人惶恐颤栗……

    “你是谁?”

    楚云月看着站在苏木君身边被她牵着的清秀少年,模样只能算秀气称不上俊美,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唯独一双澄澈的丹凤眼美得令人着迷,让原本只能算清秀的脸也多了一分别样的吸引力。

    如此的无害普通,若不是刚才那股窒息般的死亡感太过清晰令人刻骨铭心,他真以为一切不过是幻觉……

    这股震撼甚至让包括楚云月在内的众人都忘记了秦澜雪出口时,话语里那两个‘东西’二字。

    祖杀原本笑盈盈的闲散也不见了,严肃的脸上透满了谨慎和沉重,阴柔的眼也满含锐利冷鸷。

    什么时候淳瑜郡主身边竟然隐藏了这么一个可怕的少年?!

    之前在知道那名监视苏木君的归龙吟卫被人控制之后,他和先皇就确定了苏木君有问题,甚至在齐城出现的一群神秘少年也跟苏木君有关系。

    可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世间除了五方神秘势力的人,竟然还会有人光凭借着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能让人吓破胆,更甚至……

    有可能可以让人在满满的阴冷和黑暗气息中死亡……

    “淳瑜郡主当真隐藏至深,身边有这么一个可怕的高手,竟然没人知晓……”祖杀神色不明的阴凉道。

    面对两人的话,秦澜雪连个眼神都没有赏给他们,只侧眸专注的看着身边的女子,任由天地万物再多姿多彩,他的视线都只容得下一人。

    苏木君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楚云月的问题,而是看向祖杀微微勾唇,不急不缓的说:“祖公公还是先宣读先皇的密旨吧。”

    楚云月见此,知道苏木君自有打算也没有再阻止,而是若有所思的打量着秦澜雪。

    祖杀听言也暂时收起了对秦澜雪的探究,将手上的密旨一展,用尖细的嗓音阴沉沉的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之后辈子孙有女淳瑜,明眸善睐,蕙质兰心,怀瑾握瑜,深得朕心,固下此遗诏,赐淳瑜陪葬之恩典,钦此!”

    祖杀冷肃的看着苏木君,阴柔一笑:“淳瑜郡主,接旨吧。”

    整个院落随着祖杀宣读遗照的声音落下后死寂一片,针落可闻,可是这份诡异的平静却反方向昭显着众人心中的不平静。

    尽管所有人都猜到今晚这阵势不会是什么好事,可真当听到先皇的遗诏竟然是要淳瑜郡主陪葬时,心中还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楚国建国一百多年来并没有出现过陪葬的事情,或者该说整个九幽大陆只有燕国这样传承最久的古老国家存在陪葬,其余新建国没多久的几个国家都未出现过下旨陪葬一事。

    而且就算要陪葬,也应该是先皇的妃子或者侍从们,怎么也轮不到淳瑜郡主……

    一时间,众人想到了刚才皇上所说的话,江山有一半是淳瑜郡主的,如今看来,只怕是先皇早就知道皇上的想法,这才为了楚国的江山不被淳瑜郡主霍乱而让她陪葬……

    苏木君缓缓笑了,邪妄乖张的笑音慢慢响彻整个院落,所有人都看着她,看着她明媚肆意的笑颜,看着她身上渐渐散发出的唯我独尊的气场,那俯瞰天下苍生震撼人心的王者气魄令人惊震又不自觉的畏惧。

    “先皇确实做了一个明智的决定,只可惜,若是他要杀的换做任何一个人或许都有实现的机会,可这人偏偏是我,那么抱歉了~只能让你们都去给他陪葬了~”

    祖杀神色一暗,尽管一颗心刹那间高高悬起,面上还是阴涔涔的笑道:“看来郡主是不打算接旨了,那奴才们可就要得罪了,只能亲自动手送郡主归天!”

    祖杀说着,对着一旁的归龙吟卫挥手,冷厉道:“送郡主归天!”

    随着祖杀的一句肃杀的命令,原本站着不动的一百多名归龙吟卫纷纷抽出腰间森寒的软剑,犹如鬼魅般直直朝着苏木君杀去。

    楚云月眸光一厉,冰寒的杀气一闪而逝,冷漠道:“保护郡主,若有反抗者,杀!”

    御林军听令,齐齐抽刀一拥而上,南痕深带着一部分人拦截归龙吟卫,其余一部分御林军则将苏木君等人团团围在了保护圈中。

    苏木君看着前方的厮杀,哪怕御林军人数中的,却仍旧不是归龙吟卫的对手,尤其是在归龙吟卫联手对敌时,想要杀死一个归龙吟卫,势必要有数十个御林军倒下。

    于是慢悠悠的跟旁边做保护姿态的芷熏和苏木旭说道:“这里不用你们护着,去练练手吧。”

    “是,主子!”芷熏略带兴奋的应道,当初在得知异兵团的人去边关历练的时候她就满心羡慕了,现在的场面虽然比不上边关,但对她来说也是一个全新的体验。

    自从爆发异能后,她还没有机会参与真实的战斗,怎能不叫人兴奋。

    不仅芷熏兴奋,苏木旭眼底也腾起一抹光亮,不待苏木烨疑惑询问,就飞身跳出了包围圈,和芷熏一起落入了前方的打斗圈中。

    凤夜护在苏木君身侧站着没动,楚云月也站在打斗圈外看着没动,与站在屋外长廊上的祖杀形成了三国鼎立之势。

    而打斗圈中,有了芷熏和苏木旭的加入,一直占据绝对优势的归龙吟卫也出现了被打压的迹象。

    只见苏木旭落入人群时,手中突然凝结出数道寒冽的寒冰箭羽,带着破空之势射入人群。

    人群中几个归龙吟卫突然感觉一阵窒息的冰寒死亡之气铺面袭来,有个别几个还没来得及闪躲,就被那冰箭精准无误的射入了心口。

    有一两个灵敏的躲过了,可是那堪堪闪躲的身形却显得极为狼狈,而且就在他们闪躲而过的时候,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见那本该擦身而过的寒冰利箭不但没有掉落在地,反而像是自己长了眼睛般再次掉头射杀而来。

    让其中一个归龙吟卫就这么没有防备的被一支冰箭自后心穿透而过,到死,眼底都带着一丝疑惑不解……

    另外两个归龙吟卫见此,满心惊骇的同时快速的闪躲,虽然躲过了致命一击,却被那冰箭自臂膀穿透而过。

    那冰箭好似遇血就化,可是当他们看到冰箭消失时,带来的不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而是自手臂蔓延开来的冰寒刺痛感。

    那种被极致的寒冷冰冻麻木的痛,带给两人一阵惊心骇人,连忙低头看去,就见原本血淋淋的臂膀竟然迅速冰冻,甚至那冰冻的程度不是伤口表面,而是从伤口蔓延到血管,从血管一直蔓延到全身经脉。

    “啊……”

    两人感受着体内全身经脉被一点一点层层冰冻的恐怖刺痛,恐惧惨烈的惊叫一声,在旁边一众打斗的人看来时,两人已经由内而外滋生层层冰霜,成为两具被完全冰封的尸体。

    众人看到这神诡骇人的一幕,下意识的停住了手,惊悚的看着两具被冰封的尸体慢慢碎裂,最后四散成点点冰渣融化于黑夜之中。

    嘶……

    院子里刹那发出一道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别说打斗圈里的人,就是站在圈外的一众御林军和楚云月、祖杀、苏木烨等人也都惊震了。

    然而死亡却不会因为众人呆愣而停止,给予他们反映的时间,苏木旭和芷熏出手的动作丝毫没有因为众人的震愣而停止,手中杀机尽显,数十个归龙吟卫瞬间毙命于满天飞射的寒冰利箭中。

    芷熏是精神系异能者,借着归龙吟卫呆愣的好时机,直接发出精神指令控制了不少的归龙吟卫,让他们手上的软剑杀向了身边的同伴。

    瞬间,又是数道黑影倒下。

    周围只剩下半数的归龙吟卫虽然再次震惊于自己同伴突然被控制的诡异现象,却纷纷警惕的压下心中的惊骇,朝着身边的御林军和苏木旭、芷熏两人杀去。

    苏木君观看着苏木旭和芷熏两人的打斗,心中还算满意,两人虽然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动手杀人,可是手法却干净落地,没有丝毫犹豫,总算没让她失望。

    秦澜雪早就通过保护在苏木君身边的鬼骨魔兵看到过齐城的战争,所以对于两人神诡的能力并没有丝毫的意外,看着苏木君唇角牵起的弧度,暗紫色的惑人唇瓣也缓缓勾勒,清绝温柔的轻笑。

    “阿君什么时候也帮我训练一批能人?”

    不可否认,尽管他不喜欢阿君将注意力分散到别人身上,可是看到她认真做事,肆意扰乱这世间规则带来漫天血腥的模样,实在太吸引人,太令人爱到骨子里了。

    为了能够看到这样让他爱到极致的肆意猖狂,他愿意阿君分一点点时间在不重要的‘东西’身上。

    苏木君转眸看向秦澜雪,在触及到那片极致美丽的明湖中**的一点妖冶幽蓝以及满满腻人的温柔时,眸光微柔,邪邪一笑道。

    “等去了秦国,我定为你打造一支嗜血兵团。”

    这是她一早就在想的事情,就算阿雪不提,等去了秦国她也会为他做的。

    不远处,楚云月看着人群中自成一气的两人,那周身融洽温馨的将一切多余的人、多余的事都排除在外的气息,深深刺痛了他的眼,让他第一次体会到何为心痛和无能为力。

    是的,无能为力,他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站在不远处的地方看着,哪怕那人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

    因为他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女子不是自己的,他与她之间的关系也永远不会成为最亲密的存在。

    她是那样的独特而神秘,那样的猖狂而乖邪,那样的危险而引人迷恋,抓不住,握不紧,甚至连握在手中的机会和资格都没有。

    哪怕他现在贵为皇帝,一方霸主,对于苏木君这个女子,他仍旧没有信心和能力将她掌握在手里……

    祖杀见归龙吟卫一个个倒下,终于无法再站在一旁看着,沾染了脂粉的眼眸穿透人群直直看向苏木君,阴狠之色一闪而逝时,脚尖轻点地面,人已经快速朝着苏木君飞去。

    手中寒光乍现,无数阴毒锋利的蚀骨针划破空气,直逼苏木君。

    “淳瑜!”楚云月顿时一惊,素来清冷的声音带出了一抹浓重的暗沉和不易察觉的颤抖。

    声音还未完全落实,人就已经飞窜而出,义无反顾的朝着苏木君所在的方向扑去。

    “皇上!……”锦清锦凉一阵惊呼,所有人看着楚云月飞快的身影眼底全都腾起了一抹惊心骇然。

    皇上那奋不顾身的架势分明就是要赶去当挡箭牌啊!……

    然而,纵使楚云月的举动没有丝毫犹豫,因为距离本就离得不近,根本快不过那密密麻麻的蚀骨针。

    眼见如雨般密集落下的蚀骨针有不少击中周围保护的御林军,但大部分却朝着苏木君铺天盖地的吞噬而去时,不待凤夜和苏木烨有任何举动,站在她身边的少年就随随便便的一挥手。

    一道骇人寒栗的阴风自袖口奔腾而出,犹如飓风骇浪般带着吞灭一切的力量,缱卷了密密麻麻满带杀机的蚀骨针,片刻不停的朝着半空飞来的祖杀吞噬而去。

    所有人因为周围空气骤然阴寒稀薄而不由自主的停住了动作,看着那一卷黑暗阴风朝着祖杀袭去,然后根本不容祖杀有丝毫反抗的,就将他彻底吞噬在黑暗可怖的阴风之中。

    无数灰暗的死亡之气缱卷着祖杀的四肢百骸,将他就那么控制在了半空中,被重重阴寒可怕的黑气包裹,任凭他怎么挣扎都无法从缠绕身躯的黑气中挣脱出来。

    “你……你难道……是……五方势力……的人?!”

    祖杀惊骇的瞪大细媚的眼盯着下方清秀却气质尊贵优雅的少年,因为周身缠绕的黑气散发出的阴寒之气侵袭着他的四肢百骸,让他全身冰冷的犹如死人,连开口说话都带着寒冷的颤栗感。

    而唯有这么一个理由,才能够解释通这少年神鬼莫测的力量,因为这世间,唯有五方势力的人才会拥有这么诡秘可怕的实力……

    秦澜雪却没有理会祖杀的疑惑,只专注的看着苏木君思考道。

    “阿君,我突然不想做玩偶了,不听话的东西不配成为玩偶,不如让他自己把自己剥了,再制成‘小鬼’听从差遣如何?”

    什么叫自己把自己剥了?!众人惊悚的看着苏木君身边笑容璀璨温柔的清秀少年,绝不承认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可淳瑜郡主那副状似思考的模样是怎么回事?是世人太大惊小怪?还是他们都想多了?亦或者是淳瑜郡主原来是这样的郡主?!……

    尽管苏木君觉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或许太过血腥了一些,可是当听到秦澜雪说制成鬼骨魔兵的时候,她眼底就闪烁出一抹兴趣了,毕竟对于鬼骨魔兵这样超乎自然现象的下属队伍,她还是挺感兴趣的。

    既然如此,苏木君自然不会因为顾忌陌生人的感受而压制自己的兴趣,于是笑盈盈的开口道:“不错的想法,正好我也想看看小鬼是怎么制成的。”

    苏木君用了秦澜雪的称呼,并没有当着众人的面说出鬼骨魔兵,人多口杂,这个时候还不是暴露底细的好时机。

    有了苏木君的支持和赞成,秦澜雪脸色的笑意越发璀璨了几分,澄澈美丽的丹凤眸里也**起层层温柔醉人的光晕,看得一众正惊悚的盯着他看的人不自觉晃了神……

    然而下一秒,祖杀尖细惨烈的惨叫瞬间唤回了众人的心智,齐齐抬头看去时,全都惊骇悚然的瞪大了眼珠子。

    只见半空被阴寒黑气包裹牵制的祖杀,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一把断裂的刀刃,那刀刃刀口看起来很像是侍卫用的长刀,或者该说那根本就是侍卫用的长刀。

    只是并非完整的长刀,而是刀尖上约莫两指长的刀刃。

    祖杀就这么拿着那断残的刀刃,在黑气的簇拥下一点一点缓慢的靠近自己左肩,刀尖压下刺入肌肤的时候,祖杀那双瞪大的眼睛足以让众人清楚的明白这一切并非他自愿而为,而是被不知名的力量控制住了……

    当刀尖戳入左肩的皮肤约莫五毫米的深度时,握着刀刃鲜血淋淋的右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向下移动,每一寸,那戳在皮肉中的刀尖就随着手的下移移动一寸,殷红的鲜血犹如一股细小的河流般流淌而下。

    祖杀心中从最初的惊骇渐渐变得寒凉恐惧,那种从灵魂深处带出的无端恐惧令他只觉得刺骨的冷,就连身上皮肉被割开的尖锐疼痛都无法掩盖过那抹浓重的阴冷和恐惧。

    他清楚的听到自己的皮肉被缓缓割开的声音,那种身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折磨终是让祖杀压抑不住的发出一声惊恐凄厉的惨叫。

    “啊……”

    众人看着祖杀右手握着刀刃将自己的左手从肩膀一路割破至左手腕,然后再绕到左手腋下对等的位置从头再割到尾。

    紧接着,刀刃来到锁骨的位置,从左到右缓缓的割了一刀,而后从前胸腋下的位置一路割下。

    祖杀的身躯就那么在半空弯腰而下,手中的刀刃一路割到了左脚脚裸,再松开站起身从右侧腋下开始切割……

    “杀了我……杀了我……啊……”

    这种缓慢的身心和精神折磨终于让祖杀精神崩溃的求饶吼叫,那一句‘让他自己剥了自己’的话语不断的在他脑海中回荡,让他的精神力彻底在无边的恐惧中崩塌……

    这句之前显得意味不明,如今却极为可怕悚然的话语,不但成为了让祖杀崩溃恐惧的导火线,也成为了在场众人心中遍体生寒毛骨悚然的源头。

    看着半空那血腥残酷又恐怖惊悚的一幕,已经有不少的士兵坚持不住的转头弯腰呕吐起来。

    哪怕上空的景象还没到最恐怖血腥的一幕,脑海中自行升腾出的脑补已经让他们忍受不住的恶心寒栗。

    苏木烨是参与过大型战争的人,那数十万尸体血流成河残值断臂的画面他见过,所以面对眼前这幅画面还算好,可是却惊悚于这背后变态的残忍。

    惊疑不定的转头看向笑容璀璨的秦澜雪,看到他那张含笑的脸庞,看到他那双澄澈至极的美丽眼眸中含带的鉴赏光泽,苏木烨只觉遍体生寒,四肢麻木,一股寒凉悚然的恶寒之气铺天盖地的袭向他的心口。

    不正常……

    这个少年的心态根本就不正常!如此变态阴残,君儿怎么能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下意识的,苏木烨一把抓住苏木君的手将她拽到了一旁,远离了秦澜雪。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是谁也没想到的,秦澜雪是满心欣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又加上从没想到身边有人敢将他和阿君隔离,所以一时让苏木烨成功的将苏木君从他身边拉开。

    苏木君同样在看着半空中的画面,但并不是忘却周围一切的忘我境界,只是因为从没想过苏木烨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稳住心神有胆子在秦澜雪眼皮子底下抢人,这才被苏木烨拉了个正着。

    不过在苏木烨的手拉住她的手腕时,她就反应了过来,轻巧却不容桎梏的挣开了苏木烨的手,但身影却没有远离,还算给面子的停留在了苏木烨身边,距离秦澜雪也不过一步的距离。

    可就是这短短的一步距离,却让秦澜雪彻底收敛了笑容,原本收敛的阴寒死亡之气瞬间喷薄暴涨,刹那间似有无数魑魅魍魉在狰狞咆哮,让人间秋夜彻底变成了阴暗鬼域,阴森暗黑,散发着阵阵勾魂夺命的阴风,透满了浓浓嗜血的死亡阴气。

    那双澄澈的丹凤眸也不再是让人恍惚的极致美丽,而是点点妖异的幽蓝迅速蔓延扩散,犹如突然席卷而来的海啸,带着吞天噬地的阴暗。

    盯着苏木烨,素来除了苏木君外倒映不进任何万物的眸子,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倒映进了苏木烨的身影,却不是温柔旖旎的专注,而是无边无际的血腥和黑暗。

    “该死!”

    一句索命迷音蔓延时,秦澜雪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苏木烨面前,森白悚然的白骨之手瞬间戳入了苏木烨的胸膛。

    就在那森森五指白骨就要完全没入的时候,一只细白柔滑的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制住了白骨的进入……

    ------题外话------

    今晚还有二更喔~,不过是在零点,二更要踩点发了~    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号: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不错,请把《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报告夫人 ,总裁又发飙了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