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9

    永隆酒楼是卓门在诺榆城的产业,一般他们都会选择在这谈个判,聚个会,个餐。书迷楼 这酒楼离着分舵挺近的,不过几步道。

    韩清漪调整好情绪直接奔了永泰楼的三楼,还好诺榆城里的卓家人都在。

    “站住。“几个小字辈的根本不认识韩清漪,见她横冲直撞的直接拦下了。

    有人出来解释,还是彬彬有礼的摸样,“这位小姐,我家主人有事,请小姐在楼下用膳。”

    韩清漪指了指正座的老十凌霄,作势要喊。这边还没喊出声,那人来拦住了,“你这姑娘怎么说不听呢?江湖纷争,别惹火身。”

    韩清漪无奈,身的玉佩交给紫宸了,这回连个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了。

    “凌霄,你给我下来。“韩清漪大喊大叫,直接往里闯。

    凌霄也听到了声音,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到了韩清漪。凌霄抢了几步迎了下来,“老大,你来得真快啊。”

    韩清漪推开拦在她面前的手臂,“这叫什么?对了,大决战啊,大总攻啊。有这好戏我能不来的快点?错过了,可一辈子都可惜啊。”

    凌霄闻言一噎,“你看戏还是听书啊?还大总攻,大决战?还可惜?你拿咱们当什么了?”

    “戏子啊。”韩清漪看着凌霄的神色不豫,连忙接着道,“那是,我是那最红的大老板。这种热闹戏没有我怎么唱啊?“韩清漪亲亲热热的抱着凌霄的胳膊往里面走,全然不顾凌霄臭臭的脸色。

    “你回分舵了么?“凌霄看着韩清漪一脸兴奋的摸样,怀疑她根本不知道洛寒风出事。

    韩清漪看见了老九和老三,转头问凌霄,“说吧,那是谁的主意?”

    众人一愣,转瞬明白的韩清漪的意思。

    凌霄不说话直接看向老三凌云,他们是亲兄弟,不过一向是凌云拿主意,凌霄做事。

    “哦,老大,我们不是想……“凌云谄笑着,他也怕韩清漪生气。

    “刺激刺激我?“韩清漪示意凌云过来,柔声细语的安慰,“你做地有点纰漏。下次注意点,你得让老九消失的自然点。其实,最能让我信服的事,老九跑到我面前自杀。”

    凌云一愣,“啊?”

    “要是十四真的被弄成那样,老九还不得自杀啊?“韩清漪拍拍凌云的脑袋,“你看这个做影卫的还好好的在这,那个被守卫的能死?”

    “老大……“凌云陪笑着,“是,是。是我考虑不周全。”

    韩清漪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真够能想的?我这么不拿十四当回事?要是还得弄成个半死不活的刺激刺激我,我才能出这个头?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凌霄见韩清漪神色不豫,连忙打圆场,“老三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韩清漪没有好气的。

    凌云拦住凌霄直接说道,“我是这个意思。这些年来,但凡事情有关萧瑟和柴家,老大会步步退让。这次要是再让,那是卓门大乱,朝廷失了半壁江山。别忘了,雨宸的江山和卓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韩清漪扬眉,“我说了要退让吗?我打算让么?紫宸跑到帝都去威胁我入局,我的身份暴露,管家婆跟我貌合神离,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只想着扬汤止沸而不是釜底抽薪?你真当我是赣大啊?”

    凌云呆住了,凌霄打着哈哈,“老大,是老大。”

    韩清漪有点委屈,声音也渐渐的高了起来,“我不知道什么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么?我容他们,是因为还念着萧瑟当年的恩。可是,凡事都有个底线。我不懂么?这些用你们教么?”

    凌霄拉住韩清漪,“老大,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什么老大,我看你把我当成个不懂事的孩子。我不当老大了,你来接。”韩清漪有点落寞。

    “额。“凌云还是第一次看见韩清漪耍小孩子脾气。

    老九对韩清漪这幅嘴脸可是最熟悉的,连忙前推开凌云,“老大,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不是开玩笑,我真的累了。本来打算去皇宫里做个富贵闲人,兜兜转转的这些年,我也累了。十五说的,女人呢,再怎么拼也抵不住一个嫁得好。我打算洗手作羹汤了。“韩清漪正色的说。

    凌云他们都是大吃一惊,问道,“老大,你说笑啊?”

    韩清漪微笑,“别说废话了,这个老大是你们自己选出来个人啊,还是我选?”

    凌霄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老大选。”

    与此同时老九来了句,“我们自己选。”

    凌霄诧异的看了看老九,老九在他耳边低声的说,“让她选,她能让咱们抓阄。还不如自己动手呢。”

    韩清漪笑笑也不理他们,只是问凌云,“萧瑟来了?”

    凌云道,“你去见他?”

    “等等再说,先去看看柴鹏龙。“韩清漪笑得很暧昧。

    “正好,今天晚柴鹏龙与紫宸有个密会。“凌云想了想说。

    韩清漪蹭蹭鼻子,“你先想想怎么应付十五,等她知道真相,你的小心点。也许半夜被下了蛊,你自己直接自杀。”

    凌云缩缩脖子,“也好,趁现在让十四了解下十五对他的感情。我一会让十五过去,这叫李代桃僵。算是将功补过,估计那时候他们甜甜蜜蜜的,把我这查给忘了。”

    韩清漪摇头,一脸的猥琐笑容,“你太坏了。”

    凌云道,“我坏?没你坏!”

    凌霄敲了敲凌云的头,“你俩都坏。”

    韩清漪问道,“是柴鹏龙和紫宸密会?不应该啊,那老头不可能自己出面的。”

    凌霄想了想点点头,“不是他,是他的长子,柴蕹。老大,你自己去啊?”

    韩清漪拍拍额头,“当然是点齐人马,一起去。主要是不能丢下十五,没有她,这戏不好演。”

    再见方子衿的时候,韩清漪没想到会是如此凌乱的情景。

    从韩清漪进门,到去找凌云他们,再到他们回来,不过是一个时辰。刚刚进门,卫子息苦着脸直接把带着人皮面具的洛寒风给揪了出来。洛寒风踉踉跄跄的撞到方子衿的面前,只看见方子衿神色怔忪的坐在那个坛子旁边。那一头青丝变成灰白,目光毫无生气。这神情把众人都吓了一跳,洛寒风抢了前,扶住方子衿。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韩清漪心下一片骇然,有些莫名惊骇的问卫子息,“怎么回事?”

    卫子息咬着嘴唇,唇边扯出一丝的冷笑,“怎么回事?你都看到了。机关算计,结果,没算计到别人,到把十五给算计了。“卫子息一手抓住韩清漪的手腕,指着缩在一旁喃喃自语的方子衿。

    “我们到底做了什么?”韩清漪怅然幽叹,疲惫的闭眼睛,深深地呼吸,努力的平顶着情绪的起伏。

    凌霄拉开卫子息,皱着眉头,“这件事是我们决定的,不能怪老大。”

    “青青。”洛寒风扯下面具,柔声叫道。因为洛寒风总是觉得子衿两个字绕口,想着诗经里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便给方子衿去了这么个别称,而这两个字只是洛寒风叫的。

    另一边凌云问卫子息,“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没跟十五说实话?让你守着她,你都做什么了?”

    卫子息苦着脸蹲在地用双手抱着头,“说了,她进来晕了。好不容易弄醒了,抱着那个坛子死活不放。这都一夜白头了,我哪还敢不说实话啊。可是,十五她死活不相信我,对着那个坛子,絮絮叨叨的说自己来晚了,一会又说要去报仇。怎么劝都劝不住,非说我骗她。”

    “喂,你是当医生的,你想辙啊。”凌云敲了敲卫子息的头,看着方子衿这种样子,十分后悔自己的决定。

    “我想啊,你看看,十四这都到了她眼前了她还不相信。我咋想辙?”卫子息无奈的摇头。

    “不是,你都跟她说什么了?”凌云总觉得单凭一个坛子里血肉模糊的脑袋怎么能让方子衿相信那是洛寒风,究竟是卫子息说了什么能让她深信不疑。

    卫子息低头,“我是按照咱们当时定的说,柴蕹在宴会发动叛乱,抓了洛寒风,然后,等到我们来的时候,把这个东西还给我们了。然后十五这个样子了。”

    “没什么啊,这话我相信的可能性小点,不信的可能性大点啊。”凌云仔细地听着,按照惯有的思维推断着。

    “当年十五姐给我了一个子母蛊,让我把子蛊交给十四。结果我一直没见到十四,然后我是把那子蛊给下在了那人的身,然后,我说我把子母蛊给了十四。然后,十五,这个样子了。”卫子息没敢抬头,这番话说得极其小声。

    听了这番话,凌云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哆哆嗦嗦的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你还玩真的?那个子母蛊能随便下么?母蛊在十五身,子蛊和母蛊只见得相通的。你……十五感受到那子蛊生命迹象的消亡自然认为,十四出事了。你……你这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

    “老大说的,有些事得真实点,要不十五不能相信。”卫子息的头越压越低,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韩清漪走到方子衿的面前,一日间花白了头发,这份情她用得有多深啊。

    “青青,你看看我,我是洛寒风啊。”洛寒风抓住方子衿的手,盯住她那空洞的眼睛。

    “死男人?”方子衿张开手去触摸洛寒风的脸,冰凉的指尖感受着洛寒风的温度。方子衿眼睛亮了亮,转瞬间又黯淡了下去。方子衿用力的扯了扯洛寒风脸的肌肤,然后回头对韩清漪傻笑道,“老大,这人皮面具做的真不错,还扯不下来。”

    洛寒风点头,抓住方子衿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青青,你看清楚,真的是我,我是死男人啊。”

    方子衿不笑了,盯住韩清漪,那目光间一片冰冷,“老大,哪找来的,长得这么像死男人。对了,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柴家啊?我可是要请命打头阵的。”

    洛寒风无奈的看向方子衿,目光一片的怜悯,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清漪神色间换狠绝,转头对卫子息说道,“你把方子衿给我弄正常了,其他人跟我去找柴家算账。”

    方子衿可怜兮兮的抓住韩清漪的衣襟,“老大,我没事,真的,你看我好好的呢。你别我带我啊,我还想亲手给死男人报仇呢。”

    韩清漪不理她,径自出门,“卫子息、洛寒风,十五交给你们。我回来要是还是这样的,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方子衿红着眼睛不肯撒手,委屈的仿佛个小媳妇般。

    韩清漪冷着脸,一根一根的把方子衿的手指掰开。

    “老大?”卫子息见惯了韩清漪的玩世不恭,突然看见面似寒霜的样子不由得心惊肉跳。

    韩清漪冷笑,“我还不至于这个时候还得利用十五出头,你们留在这,安安稳稳的等着。柴家,然有本事惹了卓门的人,那有能耐承担结局吧?想玩大的,咱们看看,谁越玩越富贵。”

    凌霄问道,“我这去点齐人马,直接找门去?”

    韩清漪瞪了他一眼,“流氓拿出点流氓的手段,这点事还用我教?”

    凌云来接到,“马办。”

    韩清漪不置可否的脸拂袖而去,凌霄和凌云亦步亦趋的跟着。

    只留下方子衿他们三个人木呆呆的看着韩清漪离去。那微蹙的剑眉,眼眸的一掠狠色,带着凛然的气势,嚣张的语气,再加不可一世之风情。韩清漪完全恢复到了那孤高卓绝的卓暄凰。

    看着韩清漪的背影远去,方子衿不舒服的抓了抓一头的白发,面扑簌簌落下的是白色的粉末。洛寒风看着韩清漪激愤的样子,一时间没回过来神。半天,洛寒风回头问道,“十七,咱们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这件事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根底,你看见没?那眼神,能吃人了。”方子衿不停地抓着头发,面染得的东西让她十分的难受。

    卫子息心有余悸的颤声说道,“老天保佑,这千万别露馅,还有这里千万别有我的事。我这找地藏起来,一年之内觉得不让老大找到我。”

    “暂时你是没事,估计这次柴蕹可倒霉了。这可是老大这几年第一次动真章。”洛寒风有些自怨自艾的,“也是怨我,要是我争点气,也不用老大来。”

    “你还敢说?老大最近都快成释迦摩尼了。”卫子息想着这洛寒风的软弱样来气,一边动手帮方子衿清理头的染料,一边埋怨他。

    “释迦摩尼?”方子衿扒拉开卫子息不知轻重的手,自己清理染料。

    热门推荐:

    永隆酒楼是卓门在诺榆城的产业,一般他们都会选择在这谈个判,聚个会,个餐。书迷楼 这酒楼离着分舵挺近的,不过几步道。

    韩清漪调整好情绪直接奔了永泰楼的三楼,还好诺榆城里的卓家人都在。

    “站住。“几个小字辈的根本不认识韩清漪,见她横冲直撞的直接拦下了。

    有人出来解释,还是彬彬有礼的摸样,“这位小姐,我家主人有事,请小姐在楼下用膳。”

    韩清漪指了指正座的老十凌霄,作势要喊。这边还没喊出声,那人来拦住了,“你这姑娘怎么说不听呢?江湖纷争,别惹火身。”

    韩清漪无奈,身的玉佩交给紫宸了,这回连个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了。

    “凌霄,你给我下来。“韩清漪大喊大叫,直接往里闯。

    凌霄也听到了声音,顺着声音的来源,看到了韩清漪。凌霄抢了几步迎了下来,“老大,你来得真快啊。”

    韩清漪推开拦在她面前的手臂,“这叫什么?对了,大决战啊,大总攻啊。有这好戏我能不来的快点?错过了,可一辈子都可惜啊。”

    凌霄闻言一噎,“你看戏还是听书啊?还大总攻,大决战?还可惜?你拿咱们当什么了?”

    “戏子啊。”韩清漪看着凌霄的神色不豫,连忙接着道,“那是,我是那最红的大老板。这种热闹戏没有我怎么唱啊?“韩清漪亲亲热热的抱着凌霄的胳膊往里面走,全然不顾凌霄臭臭的脸色。

    “你回分舵了么?“凌霄看着韩清漪一脸兴奋的摸样,怀疑她根本不知道洛寒风出事。

    韩清漪看见了老九和老三,转头问凌霄,“说吧,那是谁的主意?”

    众人一愣,转瞬明白的韩清漪的意思。

    凌霄不说话直接看向老三凌云,他们是亲兄弟,不过一向是凌云拿主意,凌霄做事。

    “哦,老大,我们不是想……“凌云谄笑着,他也怕韩清漪生气。

    “刺激刺激我?“韩清漪示意凌云过来,柔声细语的安慰,“你做地有点纰漏。下次注意点,你得让老九消失的自然点。其实,最能让我信服的事,老九跑到我面前自杀。”

    凌云一愣,“啊?”

    “要是十四真的被弄成那样,老九还不得自杀啊?“韩清漪拍拍凌云的脑袋,“你看这个做影卫的还好好的在这,那个被守卫的能死?”

    “老大……“凌云陪笑着,“是,是。是我考虑不周全。”

    韩清漪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真够能想的?我这么不拿十四当回事?要是还得弄成个半死不活的刺激刺激我,我才能出这个头?你当我是什么人了?”

    凌霄见韩清漪神色不豫,连忙打圆场,“老三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韩清漪没有好气的。

    凌云拦住凌霄直接说道,“我是这个意思。这些年来,但凡事情有关萧瑟和柴家,老大会步步退让。这次要是再让,那是卓门大乱,朝廷失了半壁江山。别忘了,雨宸的江山和卓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韩清漪扬眉,“我说了要退让吗?我打算让么?紫宸跑到帝都去威胁我入局,我的身份暴露,管家婆跟我貌合神离,都到了这个地步我还能只想着扬汤止沸而不是釜底抽薪?你真当我是赣大啊?”

    凌云呆住了,凌霄打着哈哈,“老大,是老大。”

    韩清漪有点委屈,声音也渐渐的高了起来,“我不知道什么叫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么?我容他们,是因为还念着萧瑟当年的恩。可是,凡事都有个底线。我不懂么?这些用你们教么?”

    凌霄拉住韩清漪,“老大,我们没有别的意思。”

    “什么老大,我看你把我当成个不懂事的孩子。我不当老大了,你来接。”韩清漪有点落寞。

    “额。“凌云还是第一次看见韩清漪耍小孩子脾气。

    老九对韩清漪这幅嘴脸可是最熟悉的,连忙前推开凌云,“老大,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不是开玩笑,我真的累了。本来打算去皇宫里做个富贵闲人,兜兜转转的这些年,我也累了。十五说的,女人呢,再怎么拼也抵不住一个嫁得好。我打算洗手作羹汤了。“韩清漪正色的说。

    凌云他们都是大吃一惊,问道,“老大,你说笑啊?”

    韩清漪微笑,“别说废话了,这个老大是你们自己选出来个人啊,还是我选?”

    凌霄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老大选。”

    与此同时老九来了句,“我们自己选。”

    凌霄诧异的看了看老九,老九在他耳边低声的说,“让她选,她能让咱们抓阄。还不如自己动手呢。”

    韩清漪笑笑也不理他们,只是问凌云,“萧瑟来了?”

    凌云道,“你去见他?”

    “等等再说,先去看看柴鹏龙。“韩清漪笑得很暧昧。

    “正好,今天晚柴鹏龙与紫宸有个密会。“凌云想了想说。

    韩清漪蹭蹭鼻子,“你先想想怎么应付十五,等她知道真相,你的小心点。也许半夜被下了蛊,你自己直接自杀。”

    凌云缩缩脖子,“也好,趁现在让十四了解下十五对他的感情。我一会让十五过去,这叫李代桃僵。算是将功补过,估计那时候他们甜甜蜜蜜的,把我这查给忘了。”

    韩清漪摇头,一脸的猥琐笑容,“你太坏了。”

    凌云道,“我坏?没你坏!”

    凌霄敲了敲凌云的头,“你俩都坏。”

    韩清漪问道,“是柴鹏龙和紫宸密会?不应该啊,那老头不可能自己出面的。”

    凌霄想了想点点头,“不是他,是他的长子,柴蕹。老大,你自己去啊?”

    韩清漪拍拍额头,“当然是点齐人马,一起去。主要是不能丢下十五,没有她,这戏不好演。”

    再见方子衿的时候,韩清漪没想到会是如此凌乱的情景。

    从韩清漪进门,到去找凌云他们,再到他们回来,不过是一个时辰。刚刚进门,卫子息苦着脸直接把带着人皮面具的洛寒风给揪了出来。洛寒风踉踉跄跄的撞到方子衿的面前,只看见方子衿神色怔忪的坐在那个坛子旁边。那一头青丝变成灰白,目光毫无生气。这神情把众人都吓了一跳,洛寒风抢了前,扶住方子衿。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韩清漪心下一片骇然,有些莫名惊骇的问卫子息,“怎么回事?”

    卫子息咬着嘴唇,唇边扯出一丝的冷笑,“怎么回事?你都看到了。机关算计,结果,没算计到别人,到把十五给算计了。“卫子息一手抓住韩清漪的手腕,指着缩在一旁喃喃自语的方子衿。

    “我们到底做了什么?”韩清漪怅然幽叹,疲惫的闭眼睛,深深地呼吸,努力的平顶着情绪的起伏。

    凌霄拉开卫子息,皱着眉头,“这件事是我们决定的,不能怪老大。”

    “青青。”洛寒风扯下面具,柔声叫道。因为洛寒风总是觉得子衿两个字绕口,想着诗经里的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便给方子衿去了这么个别称,而这两个字只是洛寒风叫的。

    另一边凌云问卫子息,“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没跟十五说实话?让你守着她,你都做什么了?”

    卫子息苦着脸蹲在地用双手抱着头,“说了,她进来晕了。好不容易弄醒了,抱着那个坛子死活不放。这都一夜白头了,我哪还敢不说实话啊。可是,十五她死活不相信我,对着那个坛子,絮絮叨叨的说自己来晚了,一会又说要去报仇。怎么劝都劝不住,非说我骗她。”

    “喂,你是当医生的,你想辙啊。”凌云敲了敲卫子息的头,看着方子衿这种样子,十分后悔自己的决定。

    “我想啊,你看看,十四这都到了她眼前了她还不相信。我咋想辙?”卫子息无奈的摇头。

    “不是,你都跟她说什么了?”凌云总觉得单凭一个坛子里血肉模糊的脑袋怎么能让方子衿相信那是洛寒风,究竟是卫子息说了什么能让她深信不疑。

    卫子息低头,“我是按照咱们当时定的说,柴蕹在宴会发动叛乱,抓了洛寒风,然后,等到我们来的时候,把这个东西还给我们了。然后十五这个样子了。”

    “没什么啊,这话我相信的可能性小点,不信的可能性大点啊。”凌云仔细地听着,按照惯有的思维推断着。

    “当年十五姐给我了一个子母蛊,让我把子蛊交给十四。结果我一直没见到十四,然后我是把那子蛊给下在了那人的身,然后,我说我把子母蛊给了十四。然后,十五,这个样子了。”卫子息没敢抬头,这番话说得极其小声。

    听了这番话,凌云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哆哆嗦嗦的一把抓住他的脖子,“你还玩真的?那个子母蛊能随便下么?母蛊在十五身,子蛊和母蛊只见得相通的。你……十五感受到那子蛊生命迹象的消亡自然认为,十四出事了。你……你这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啊?”

    “老大说的,有些事得真实点,要不十五不能相信。”卫子息的头越压越低,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韩清漪走到方子衿的面前,一日间花白了头发,这份情她用得有多深啊。

    “青青,你看看我,我是洛寒风啊。”洛寒风抓住方子衿的手,盯住她那空洞的眼睛。

    “死男人?”方子衿张开手去触摸洛寒风的脸,冰凉的指尖感受着洛寒风的温度。方子衿眼睛亮了亮,转瞬间又黯淡了下去。方子衿用力的扯了扯洛寒风脸的肌肤,然后回头对韩清漪傻笑道,“老大,这人皮面具做的真不错,还扯不下来。”

    洛寒风点头,抓住方子衿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青青,你看清楚,真的是我,我是死男人啊。”

    方子衿不笑了,盯住韩清漪,那目光间一片冰冷,“老大,哪找来的,长得这么像死男人。对了,你们打算怎么对付柴家啊?我可是要请命打头阵的。”

    洛寒风无奈的看向方子衿,目光一片的怜悯,不知道说什么好。

    韩清漪神色间换狠绝,转头对卫子息说道,“你把方子衿给我弄正常了,其他人跟我去找柴家算账。”

    方子衿可怜兮兮的抓住韩清漪的衣襟,“老大,我没事,真的,你看我好好的呢。你别我带我啊,我还想亲手给死男人报仇呢。”

    韩清漪不理她,径自出门,“卫子息、洛寒风,十五交给你们。我回来要是还是这样的,你们自己掂量着办。”

    方子衿红着眼睛不肯撒手,委屈的仿佛个小媳妇般。

    韩清漪冷着脸,一根一根的把方子衿的手指掰开。

    “老大?”卫子息见惯了韩清漪的玩世不恭,突然看见面似寒霜的样子不由得心惊肉跳。

    韩清漪冷笑,“我还不至于这个时候还得利用十五出头,你们留在这,安安稳稳的等着。柴家,然有本事惹了卓门的人,那有能耐承担结局吧?想玩大的,咱们看看,谁越玩越富贵。”

    凌霄问道,“我这去点齐人马,直接找门去?”

    韩清漪瞪了他一眼,“流氓拿出点流氓的手段,这点事还用我教?”

    凌云来接到,“马办。”

    韩清漪不置可否的脸拂袖而去,凌霄和凌云亦步亦趋的跟着。

    只留下方子衿他们三个人木呆呆的看着韩清漪离去。那微蹙的剑眉,眼眸的一掠狠色,带着凛然的气势,嚣张的语气,再加不可一世之风情。韩清漪完全恢复到了那孤高卓绝的卓暄凰。

    看着韩清漪的背影远去,方子衿不舒服的抓了抓一头的白发,面扑簌簌落下的是白色的粉末。洛寒风看着韩清漪激愤的样子,一时间没回过来神。半天,洛寒风回头问道,“十七,咱们这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这件事千万不能让老大知道根底,你看见没?那眼神,能吃人了。”方子衿不停地抓着头发,面染得的东西让她十分的难受。

    卫子息心有余悸的颤声说道,“老天保佑,这千万别露馅,还有这里千万别有我的事。我这找地藏起来,一年之内觉得不让老大找到我。”

    “暂时你是没事,估计这次柴蕹可倒霉了。这可是老大这几年第一次动真章。”洛寒风有些自怨自艾的,“也是怨我,要是我争点气,也不用老大来。”

    “你还敢说?老大最近都快成释迦摩尼了。”卫子息想着这洛寒风的软弱样来气,一边动手帮方子衿清理头的染料,一边埋怨他。

    “释迦摩尼?”方子衿扒拉开卫子息不知轻重的手,自己清理染料。

    书迷楼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书迷楼(.com)。(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农门恶女升职记不错,请把《农门恶女升职记》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农门恶女升职记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