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成亲

    出嫁是定在了布艺行,头半夜,大朱氏揽着许文岚说个不停,最后说得自己都笑了:“也是,又不是嫁去别处,干娘也是傻了,在你娘眼里,你再没有不好的地方了。”

    把头枕在大朱氏怀里,许文岚柔声道:“娘也是为了我好……对了,娘,我听说陆大叔之前可是和您求过一次亲的了,您什么时候答应?下回做新嫁娘的可就是娘你了。”

    大朱氏慎怪地推了她一把:“又混说,什么新嫁娘不新嫁娘的,娘都一把年纪了,哪儿能那样?”

    “娘想低调些那就低调些呗!不过可得快着点,说不定还能给我添个弟弟呢!”

    让许文岚这么一说,大朱氏又羞又恼,狠推了她一把,倒不和她多说了,只让她早点睡,自己回了房。

    这个时候哪里还睡得着?许文岚倒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倒翻身起来把那红嫁衣披在身上。揽镜自照,低了头捂着烧红的脸,又笑起来。

    忽听得窗外有人轻轻扣窗,一道熟悉的人影被月光映在窗上。许文岚先还跑到窗前要开窗,可手指碰着窗棂却又顿住。

    低了头低声问:“你也睡不着?”

    窗外白胜文低应一声,柔声道:“我……忽然想见见你。”

    一句话,就让许文岚笑开了怀,可却仍不开窗,只道:“娘他们说,头一天不能见面的——不好……”

    其实有什么不好,她也说不出来,从来不信这些个有的没的,可不知怎么的,娘一说她竟在意了。这会儿伸了手又缩回来,竟是不敢真个开窗看他。

    好在白胜文也没催她,两人隔着窗,低声细语,到得最后虽不说话,却也觉得心甜。

    “明个儿见……”临别时的低语,明明是寻常话语,可落在耳里却带出一丝暧昧。因着这一句,竟是一夜好梦,到了天明嘴角也还是翘的。

    一方红盖头垂落,拦住了视线,可许文岚还是知道走在身前牵着那道红绸的人是他。

    摇摇晃晃的花轿,把她的心也摇得荡漾,虽没平常新娘的忐忑,却另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花轿落地,外头有人笑着嚷:“踢轿门、踢轿门……”

    便 有轻轻的一脚落在轿门底,轻不可闻。外头就有人笑:“新郎官怕惊着新娘子呢!果然是疼娘子的……”

    轿门一开,一只手伸进来,还没牵着许文岚的手,已有喜娘笑道:“新郎官莫急,我们来扶新娘子。”

    许文岚就觉那手指在她指尖滑过,又缩了回去,她只听得低低的一句“我在……”

    下得花轿,迈了火盆,这才进了院子。

    虽不是满人,可是在关外满汉杂居,风俗习惯也都分不大开了。

    拜了天地拜父母,许文岚还能听得到朱氏喜极而泣的声音。

    夫妻对拜,虽看到他的脸,可只看垂落在地的长裳下他那双脚,也让她觉得心安了。

    被送入洞房前的一瞬间,许文岚还听到白胜武在大笑:“今个儿要喝酒的都来找哥哥,要是哪个没脸想灌我大哥,可别怪老子不客气……”

    席面就设在院子里,虽是进了洞房,却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有那年青的促狭的小伙儿想闹个洞房,却到底碍着白胜文的官身,不好太过。倒是那些好奇的小娃娃没拘束,扒着窗户探头往里看。

    这么着也没法多说什么,白胜文挑起红盖头,两人目光相对,俱都笑了。

    喜娘也知这一对是青梅竹马,还打趣道:“新郎官可是觉得今天新娘子特别的美?”这才捧了盘子过来:“来来来,喝了合卺酒,夫妻恩爱又久长……”

    酒喝罢又是吃子孙饽饽,许文岚早就知道有这个说头,还忍着笑,可到问她时,她竟不知怎么的先脸红了,一个“生”字脱口而出,眼波先醉了人心。

    酒席闹到黄昏时分,许文岚坐在床边,还能听到白胜武的笑声:“都说了今天要灌我大哥得先过我这关,你小子还来……来来来,看谁能喝过谁?”

    不过片刻,外头就静了下来。白胜文挑帘而入,一进来就先问:“可是饿了?”

    许文岚一听就笑了。就在自己家里又怎么饿得着?不独白胜文惦记着她,朱氏早就送来吃食了。白惠儿、白草儿几个也都过来瞧过她的。

    见许文岚笑,就知道她吃过东西了,白胜文笑着把人拥进怀里,同看燃起的一对红烛,笑容愈盛。

    “终于就只有你和我了……”

    她低低应了,把头枕在他的肩头,却不想说话。直到他勾起她的脸,低头吻住她的唇。

    那之后,就更用不着言语了。真个到了这时候,许文岚才知那些书啊小电影啊什么都是白看的。

    到得后来,四肢都是软的,动都不动不得,只能由着他动作,身子软作一滩春水,到后来怎么睡着的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早上,还觉得身子酸软,想要起身却让白胜文按住了。

    “再睡会儿,咱家又没人挑这个……”是没人挑,可到底不是那回事儿。

    到底撑着起来了,饭却已经做好了,连着白老爷子都穿戴整齐就等着喝这杯孙媳妇茶了。

    对上朱氏的笑眼,许文岚脸上一热,却到底还是大大方方地笑着一一敬了茶。

    这才算是全了礼,她终于成了白家的儿媳妇。

    过了两天,就从靠山屯搬进了黑水县的后衙。白胜文倒没拘着她不管事了,可许文岚自己却先懒了,恋着小家的温暖,先打算过一个没烦恼的蜜月。

    再没想到,她不想有烦恼,烦恼还要找上门来。

    大晚上的,突然屋里出现个陌生人,也实在是吓人。

    许文岚心里警惕着,却没有大喊。

    经了这么多事,除了上边的人再没谁会这样来见她了。

    “请坐,要不要喝茶?”她笑着问,还想着白胜文早该从书房回来了,怎么还没回来呢?可别吓到他了。

    那黑衣人看到许文岚这般镇定,目光微闪,也不再冷着脸,竟那么利落地脆下了:“小的恭喜格格大喜!”

    听到这一句,许文岚的眉头倒皱起来了。

    若是上头派下来的,绝不会这么叫她,难不成还是……

    果然,那黑衣人沉声道:“驸马爷特派小的前来,送给格格一份新婚贺礼。”说着话,从怀中取出一只锦匣放在桌上。

    许文岚心口扑通扑通跳,却没有伸手去碰那锦匣。

    那人就又道:“驸马爷最近身子不大好,可知道了格格的事后却一直惦记在心。他说自己恐怕是……总盼着格格能过得好,所以这份厚礼还是送于格格的好。”

    这是送礼还是送断命符啊?

    许文岚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嘴上却道:“叔叔能这么惦记着我我自然是开心的。可说起来,从前那些事我都想不大起来了……再说了,我一个小女子又能做得了什么?这份礼,我就收了。只望叔叔身子能渐渐好起来,婶子在京里还惦记着他呢!”

    说着话,许文岚拿起锦匣,却是突然叫道:“王文生!”

    那黑衣人目光一凛,直接跳起身来,身形一动,就站在许文岚身侧,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她挡在身前。

    许文岚却好似不知,听到脚步声,还笑道:“既然叔叔送我礼物,那我就作主把事情做个了断……”

    “格格你……”黑衣人怒目,可许文岚却视而不见,一见到王文生进屋,就立刻把手里的锦匣递了出去。

    “这个东西,是我叔叔送来的贺礼,你拿去吧!”

    收手接过锦匣,王文生看看站在许文岚身后的黑衣人,脸上没半点奇怪的表情。

    许文岚见此,心里更是一叹。

    果然,她身边的事儿都是瞒不过人的。亏得她今天没动什么别的念头,若是想把这锦匣贪了,不管这里头有没有东西,这事儿都再没个了断。

    接过锦匣,王文生施了一礼,也没喊人来抓那黑衣人,就那样沉默着退了出去。

    许文岚也没问白胜文在哪儿,既是锦匣收去了,也就不会再扣着人了。

    转目看向满脸铁青的黑衣人,许文岚淡淡道:“何必呢,叔叔自己个也知道,没有什么用的,人都去了,还何必要成为一根刺呢!”

    那锦匣里到底有没有藏宝图,她不在乎。可她知道,只要她收了锦匣,那她的消遥日子就甭想再过下去了。

    哪怕那位现在不杀她,她也始终是一根碍眼的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拔掉了。

    “让叔叔安心,我会过得很好——也盼着叔叔能过得好,若是——也不那么苦……”说得含糊,许文岚心知肚明,她那位叔叔恐怕没有几天好活了。

    若能轻轻松松的去可不比满怀仇恨地离开强得多了,只盼着他能想开了。

    话说完了,许文岚端茶送客,不再言语。

    那黑衣人狠狠盯了许文岚几眼,转身出去。

    隐约的,许文岚听得有金戈之音,还有男人的低喝闷哼声,也不知他是不是能平安离开,把她的话带到。

    她只静静地坐在桌边,待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忽地站起猛地扑进白胜文的怀里。

    不知是不是夜里凉了,白胜文的怀抱也有些冷意,双臂还有些颤抖。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相拥,过了好一会儿,白胜文才低声叹了一声:“都结束了,我在这儿……”

    是啊,终于结束了!不管藏宝图是真是假,今夜之后都结束了。明天之后,想来一直隐藏在他们身边的人就会离开,而他们也终于可以过日子的小日子。

    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了,若再有更好的,大概不过就是把这样的日子一直、一直地过下去……

    身边有他,已经足够。

    (全文完)(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关外人家不错,请把《关外人家》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关外人家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