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毒人

    说完路漫漫就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毕竟外面的太阳那么大,可别把脸给晒黑了。

    药娘子把路漫漫给的药,放在鼻翼下闻了闻,脸色剧变,失声道:“百毒丸。”

    百毒丸,是老怪物最得意的杰作,采用了以毒攻毒的方法,可以解了大部分的毒,就算解不了,也可以压制一大半的毒性,除了铁箕山交好的人,有身份有钱的人,才能让老怪物让出一粒,价值千金,但却有价无市。

    玉峰子脸色更加多变,但还是飞快的把百毒丸给塞进了敖氏兄弟的嘴里,眼看要翘辫子的两人,就这样又活了过来,没想到他们保护的人,竟然真的与铁箕山关系匪浅,连百毒丸这样的稀罕物,都能随意赠送给他们这些护卫。

    尽管绕路要多走三分之一的路程,路漫漫也只得同意绕路,毕竟这一群人当中的某些人,是万万不能有一点损失的。

    只有委屈黑鹰,多受一段时间的苦,对此,黑鹰并没有异议,比起危险,他宁愿成为一个废人,何况只是晚几天治伤而已。

    再说,就算是黑鹰这样的铁箕山说得上名头的堂主,也要忌惮炼狱谷三分,毕竟连老怪物都再三叮嘱,炼狱谷的人,尽量不要招惹。

    一行人,很快掉头走了另外的路,路铭瑄在知道前方有匪徒,并且还伤了他们的护卫的时候,几乎是路漫漫一句话都没有说,路铭瑄就喊着换路了。

    本来跟药材一辆车的修远和三顺两人觉得空间其实还挺宽裕的,毕竟路漫漫好歹是县主,而且又是不差钱的主,马车当然又宽敞又舒服,敖氏兄弟,就算暂时压制了毒,也还是一时不能自主行动,被路漫漫安排让三顺照应一二,等到了下一个镇子再买一辆马车。

    遇到路漫漫这样的主家,玉峰子等人心总算是放在了肚子里,按理说,敖氏兄弟暂时不能做护卫了,能保住一条命去找解药,已经是天大的恩惠了,路漫漫还肯带着他们兄弟一起走,算是仗义之人了,比之重情重义的江湖中人也不遑多让。

    所以后来的路程,剩下的十八人,更加的用心。

    玉峰子主动提起,减少费用,抵那两粒百毒丸。

    “算了,不过是看在你们也跟铁箕山有关系的份上,本姑娘,也不差那点钱。”路漫漫一副十分慷慨的模样,殊不知这一趟的费用,路漫漫早就找到了买单的人,所以才这么大方,如果是路漫漫自己掏钱,肯定老早就叫嚣着亏大了。

    玉峰子这时才算是正视了路漫漫这个小姑娘,难怪才回京城就能搅得京城一摊浑水,还跟铁箕山的毒王关系匪浅,那收养路漫漫的人家,恐怕是非富则贵吧,才能培养出这样心胸的人。

    修远看着玉峰子和敖氏兄弟,都快感动哭了,差点就没有忍住直接吼出来:你们可真好骗。

    傍晚的时候,一行人,总算是看到了一个小镇子,这条路走得人不多,所以外来人少,镇上唯一的客栈,只有零星几个人在吃饭喝酒,路漫漫大手一挥,包下了整个客栈,喜得掌柜和小二连忙殷勤的招呼:“客官放心,小店都是自家人打理的,绝对是干干净净的,小的一定会照看好您的马车。”

    店小二明显跟掌柜长得非常像,多半是掌柜的儿子,后厨是掌柜的娘子和儿媳管着,于婆子仔细查看了一番,还算干净,就吩咐了人准备好自己这一行人的吃食。

    丁婆子则是去马车上,选好了几样药材,要了一个小锅,单独给路漫漫做吃的,这一路走来,玉峰子等人也算是看明白了,这丁婆子是专门给路漫漫做药膳的,虽然没有把过路漫漫的脉搏,但药娘子还是看出了,路漫漫有些身体不适,以前是想着大家只是雇佣关系,犯不着上赶着讨好,但现在路漫漫对敖氏兄弟有恩,药娘子想着自己医术还行,就主动跟丁婆子搭讪。

    “丁姐姐,主家姑娘是有什么不舒服吗?小妹还是会些医术,倘若方便的话,小妹可以给主家姑娘看看。”

    丁婆子当然知道药娘子的好意,只是路漫漫的药膳是去余毒的,当然不能让别人知道路漫漫中毒和被封内力的事情,所以不着痕迹的拒绝,“姑娘只是有些身子骨弱,这是从家里带来的调理的药膳,是我家大爷专门请人给姑娘配置的,再喝个半年,身子骨就好了,多谢药娘子的好意了。”

    听到是路漫漫的家人特意给路漫漫找来的养生药,药娘子识趣的闭嘴了,就冲路漫漫这几天的大手笔,也知道路漫漫的家人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求来的药能不好?

    不过药娘子也感觉到丁婆子是真心的感激她的好意,所以心里并没有不舒服,只是为自己帮不上忙有些遗憾而已。

    路漫漫坐在大堂,等着吃饭,葡萄十分殷勤的给路漫漫捏肩膀,文氏看着葡萄这么懂事,欣慰的点了点头,当初买下葡萄,就是看着葡萄年纪小小,却十分的能干和懂事,而且心思纯正,作为专门伺候路想想的猫奴,要是不老实,欺负了路想想,路想想都不能告状,那是文氏绝对不能容忍的。

    修远跟着小二把马车安置在后院后,才回到大堂,这一路,修远的成长是很明显的,以前还是个傻呆呆的书生,现在竟然能处理好不少的杂事了,路漫漫绝不承认她是压榨了修远。

    以前修远有些瘦弱,虽然看起来气质温和,但总给人一副空远的感觉,可能是因为从小在寺庙长大,现在被路漫漫奴役了这么久,总算是沾染了一丝世俗之气,现在还长胖了些,又长高了些,还穿着一身丝绸衣裳,如果忽略掉修远的傻气的话,妥妥的贵公子。

    路漫漫突然好奇修远的衣裳是哪里来的,之前不是个穷书生吗?

    “娘,修远那小子的衣服哪里来的?”路漫漫一脸八卦。

    “你这孩子,修远好歹是咱们府上的大管家,出入都代表着咱们的脸面,是于妈妈用你买回来的那些布做的,不然放在库房里,都生灰了,而且要不是修远来咱们府上打听,你也不找不到咱们。”文氏知道是修远先来了府上找人,还是于婆子接待的,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快找到路漫漫,所以文氏和于婆子等人,对修远可好了。

    路漫漫心口一噎,悻悻然的闭嘴了。

    吃过饭的路漫漫,很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半夜的时候,宁静的夜,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尖叫声,玉峰子等人连忙保护在路漫漫等人的房间周围。

    尖叫声也惊动了客栈的掌柜一家,掌柜披着衣裳,举着灯笼连忙在儿子的搀扶下,从后院出来:“怎么了这是。”

    随后尖叫声更加清晰的从门外的地方传来,把掌柜一家吓得都快站不住了,更别说去开门查看情况了。

    但很快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可屋子里谁都没有敢去开门,直到外面传来有些渗人的女声:“快开门,救命啊。”

    路漫漫对着玉峰子点了点头,玉峰子才示意了另一个人去开门,但那人手上捏紧了刀柄,一旦发现不对,立马就把来人斩于刀下。

    掌柜的儿子是个机灵的,看着他们的客人代替他去开门了,立马把大堂里的灯给点上了,让大堂一下子就亮了许多。

    门刚一打开,就看到四五个满身都是血迹的姑娘,一脸狼狈的推开门,冲了进来,然后飞快的又关上了门,死死的抵住门,好像有什么人在后面追赶一样。

    路漫漫挥了挥手,让玉峰子让开,自己披头散发的就直接从重重保护圈中走出来,走到了那几个姑娘身边,淡淡的看了那几个姑娘一眼。

    其中一人的身上,还挂着一只咬着她肉不放的老鼠,而那只老鼠很明显已经死去多时了,可这位姑娘却一点都不在意,好像感觉不到痛一样,另外几人,身上也是身上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很明显是被什么给啃噬了。

    但路漫漫只是从她们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惧,害怕,唯独没有肉体的缺失带来的痛苦。

    开门的汉子,也发现了这个情况,捏紧了刀柄的同时,不着痕迹的挡在了路漫漫的面前。

    “你们就是炼狱谷用来练毒的毒人?”虽然是疑问句,但路漫漫的语气却异常的肯定。

    几位姑娘一下子用十分凶狠的目光看着路漫漫,好像要把路漫漫咬死一样。

    可惜路漫漫根本不怕,更恶心的毒龙潭路漫漫都没有胆怯,何况只是几个没有武功的小姑娘。

    路漫漫指了指其中一个姑娘身上的老鼠:“这只老鼠咬了你,却被你的血肉给毒死了,而你却完全没有感觉到痛感,还任由它挂在你的身上,可见你们是感受不到肉体的痛苦,同时还浑身都是剧毒。”

    为首的女子,看着挡在路漫漫面前的男子,好像她们一旦有什么动作,就要立即砍死她们的样子,又听见路漫漫能准确的说出她们的来历,脸色变了变,然后直接跪下,给路漫漫磕了几个头,语气凄凉的说到:“姑娘说的不错,我们确实是炼狱谷的毒人,我们体内的毒,就是最新的毒,这次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但还是有人在追杀我们,已经死了好几十个姐妹了,只剩下我们几个了,既然姑娘能看出我们的来历,还有这么多护卫,求姑娘救命啊。”

    路漫漫联想到白天的时候,敖氏兄弟被伤,中的还是炼狱谷的毒药,再看到眼前的几位姑娘,哪里还想不到,他们根本就是被这几个姑娘给连累了,明明已经绕路了,谁成想还是跟这几个姑娘遇上了。

    玉峰子等人也都是江湖上的老油条了,听了路漫漫的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他们一路小心谨慎,结果是被人连累了不说,现在罪魁祸首还要祈求他们的保护。

    不说玉峰子,就连一向心地不错的药娘子,都有些生气的看着这几姑娘,倒不是他们不可怜这几个无辜的姑娘,实在是亲疏有别,要不是有路漫漫的百毒丸,敖氏兄弟今日就彻底没救了。

    文氏这些年虽然受了不少苦,但到底还是贵妇人,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渗人的场面,差点就忍不住让路漫漫救下这几个人了,还是路铭瑄及时的制止了:“别给闺女添乱。”

    路铭瑄走南闯北多年,什么不平事没有见过,什么凄惨的情况没有遇到过,但路铭瑄却深知,有些事,根本就不应该招惹,一旦招惹了,自己都得赔进去,越在外面待得久,越明白明哲保身的重要性。

    文氏被路铭瑄的话提醒了,一下子就恢复了冷静,是了,他们这行人可是为了给黑鹰去找大夫的,下午敖氏兄弟的惨状文氏没有看见,却也能想象得到,路漫漫嘴里说的那说明炼狱谷,恐怕不好对付,他们就这点人,要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路漫漫可就有危险了,文氏是一个宁愿自己死都不愿意让女儿受到一点伤害的人,所以当下就闭嘴了。

    葡萄在见识过路漫漫被刺杀的那一幕后,胆子莫名的大了许多,见到这一幕,看到别人跟路漫漫求救,葡萄心里竟然完全没有任何想法,不管路漫漫做什么决定,葡萄都觉得是对的。

    “我救不了你们,姑娘也看到了,我们就这点人,有什么本事跟炼狱谷的人拼,你们身上的毒,恐怕比来追捕你们的人更厉害吧,那些人用毒不管多厉害,对你们是没有用的,而且那些人只要沾上你们的血,恐怕也凶多吉少吧。”路漫漫看着和善,实际上,心里门清得很。

    为首的女子脸色变了变,她实在没有想到路漫漫竟然会这样说,本来她还以为路漫漫这样一个小姑娘,心肠肯定是很软的。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路漫漫欺修远兮不错,请把《路漫漫欺修远兮》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路漫漫欺修远兮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