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放开那女孩

    少妇看到那灵动的蝴蝶发夹,此刻也有些动容了,美丽而蕴含着一丝自然味道的平凡器物,居然可以让她那古井一般的心灵有了一丝丝悸动。她此刻对眼前的这个小男孩有了一丝丝兴起,那个境界不稳的爆裂四级小猴子,她早已看的死死了,不会对天心有丝毫的影响。而这个对自己气息没有丝毫反应的小男孩,应该不是变异猎士,因为她感觉不到他的任何属性气息。就在她冥思这个小小发夹给她带来悸动的时候,云浪接过天心手里的发夹,就要给她插上。

    少妇如同电击一般,大声呵道“住手”,她的大声吓得天心和云浪一跳,云金更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云浪白了她一眼,笑道“大婶,您吓到我了好不好,不就是一只发夹吗?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的心灵可是纯良纯良的”。说完,不由分说就插了上去,少妇想要阻止,已然来不及了,一丝丝不易觉察的黑暗气息,顺着天心的紫色发梢,在云浪接触的一瞬间,没入了他的手掌。

    而他则是好无知觉地拍了拍手,左右打量了一番天心,笑道“啊,绝配啊,真是漂亮啊”,小天心呵呵一笑,有点腼腆地道“谢谢哥哥”。云浪坏坏地一笑“呵呵,我是说我设计的发夹啊”,小天心知道他是在打趣,佯装生气地道“哥哥,真坏啊”,云浪笑道“呵呵,我老爸说了,男人不坏,女人不坏”,“你真坏”小天心扬手拍去,云浪一把抓住她那带着一双精致皮套的小手,眯着眼道“哈,好女孩子,可不是动不动就讲打的啊,我们要用温柔横扫四方,让所有的人臣服在你的拈花一笑之间,这样才算厉害哦”,小天心见云浪说的认真,也一本正经地点头道“哥哥,你懂的真多啊,以后天心不会了,呵呵”。

    “啊,天心,好好听的名字啊,哥哥喜欢,不过我还是想叫你小甜甜,呵呵”云浪笑道,“哥哥,你真好,以后我只让你叫我小甜甜,好不好”小天心天真烂漫地笑道。云浪一副理所当然地表情道“那是当然的啊,你是我小甜甜,谁要是乱叫,我就揍他”,说完他扭着他那幼稚的拳头晃悠着。

    两个小家伙在哪里“打情骂俏”,少妇则是一脸的凝重和疑惑,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天心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放逐之地荒废星球,作为“圣堂学院”仅有的几个知晓大致信息的人,她知道天心的体内蕴含着什么。“黑暗之心,末日毁灭,天地的罪与罚”这是一个古老的预言,来自于遥远星空的预言,来自于那些所谓的神族的预言,在这个弱小的身体里应验了。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们不是没有想过在其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将其扼杀,但预言既然出现了,那么就必然存在,以其让预言转移到他们不了解或者敌对的种族里,还不如让她掌控在他们自己的手中。

    所以天心被放逐了,放逐回了这个隐没在宇宙边缘,他们曾经的故土那个荒废的地球,如今的废墟之地。而且因为他们在地球依旧还残留了一些控制,所以天心依旧还是在他们的掌控之中,至于“圣堂学院”这个另类的存在,对于如今的联邦来说,一切早已无关紧要了。

    天心来到地球已经两年多了,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生活在奥亚城和学院,前不久才从奥亚城来学院继续学习,作为她的专属老师,古凤颍一直把她当着自己的亲生女儿爱护着,虽然她们之间不能有丝毫的肢体接触,但来自于心灵的关怀,还是让天心感觉到了难得的温暖。

    天心内心的孤独是无人能体会的,她从出生就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稍微懂事了,又被人们如同防贼一样的防备着,就连那个说是自己唯一的亲人的哥哥,也只是隔着元素屏障偶尔来看看她。她的哥哥曾偷偷地告诉她,她还有一个孪生姐姐,只是她一次也没见过,这就是她来到地球之前所知道的一切。

    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四周那些恭敬却敬而远之的侍女以及朋友,所以她的内心有点早熟,云浪的偶然出现,对她来说是一个希望,一个被同龄人需要的渴望。她知道自己老师的那一声断呵是什么意思,但她真的很想有一个朋友,一个毫不在意她的身份或者禁忌的朋友。云浪的无厘头,让她又新奇又激动,特别是他那双隔着手套都透着温暖的手,让她内心澎湃。

    古凤颍此刻内心地终于平静了,看着天心偶尔投过来的恳求目光,她选择了继续沉默,她了解天心对朋友的渴望是多么的强烈,所以她没再阻止。不过她对云浪的疑惑是一点也没有降低,难到我们都错了吗,老教授也错了,她曾经是多么地希望自己可以摸一摸天心的头啊,摸一摸头或许不能改变什么,但对于天心来说,那该是多大的安慰啊,可老教授是严厉禁止这些行为的,想到这里她不自觉地一叹。

    “啊,”云九突兀而高亢的声音,如果破锣一般地在首饰区响起,远处的一些顾客都向这里投来了诧异的目光。一直紧握着天心的无骨小手,满脸幸福的云浪此刻尴尬的脸色滴血,报应啊,这真是报应啊,而且是来的飞快的报应,拜托能不能开一个地缝啊,我钻井去。“啊,那个……这个,我老爸,呵呵……你以前见过的”云浪没有理会提着衣服,疾步而来的云九,尴尬地解释道。天心早就见过他们父子的表演,当然知道了,她抽开手哧哧地笑着道“我知道啊,呵呵”,“啊,呵呵,我们先去换衣服,呵呵一会见”云浪尴尬地一笑,扭头就走。

    云浪不等天心反应,转身用一种吃人的眼神,狠狠地刮了几眼云九,哈哈地笑道“啊,哈哈,亲爱的老爸,你真是快啊”。说完不由分说地揪起还在发傻的云金耳朵,向云九走去,云九一过来,就扬起一脚踢来道“你们两个熊孩子,老子一不留神,你们就跑去“勾搭”……”,一想到那个少妇,云九立刻改口道“就去结交美女去了,真不知道,你们把我的话都听哪里去了”。

    云九一脚没踢到云浪,随即一手搂起发傻的云金,尴尬地对着妇人和小天心道“抱歉,打扰了,呵呵”,少妇微微一笑道“无妨”,云九如蒙大赦一般带着云金跟在云浪后面灰溜溜地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三人,天心道“老师他们对我没有敌意”,少妇点了点头道“我知道”,“那我可以和云浪哥哥交朋友吗?”天心希冀地问道,少妇有点茫然地道“我不知道,心儿”。天心一脸失望地低下了头,微微地道“哦”,看着可怜楚楚的天心和她头上的那晶莹剔透的蝴蝶发夹,她的手不自觉地轻轻地抚了上去,可就在她的手将要接触她发梢的一瞬间,强烈的危险警觉赫然在她的灵魂里响起。

    此刻她的目光再次投向了那个已经走远了,正在和那个男人争辩着什么的少年身上,难得他能不受天心的影响,或者说只有毫无进化基因的平凡人才可以接触天心,如果是这样,那又怎么可能呢。但想改变天心目前状况的她,还是想让那个小男孩试一试,虽然她知道这样做一旦失败对他意味着什么,而且也不符合学院一贯的宗旨,但她真的想让天心有一个朋友,哪怕只是尝试一下。

    所有她有点违心地叹气道“或许可以试一试”,一听这话,天心简直要高兴的跳起来,她用一种无法相信的眼神,再次求证道“是真的吗?”。古凤颍怜爱地笑了笑道“嗯,不过你一定要小心好吗?我能感觉到那个小孩是真心的喜欢你,但……”,“我的知道,老师,我一定会小心的,不让他“碰到”我”天心开心地道,“嗯,好吧,一会我会给他们留下信息邀请他们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晚上你就可以见到你的朋友了”古凤颍点头道。

    “谢谢您,老师”天心兴奋地道,古凤颍自嘲地一笑道“我能为你做的也不多,但我们都希望你能真正地快乐”,说完,她们便径直离去了。

    “头可断,血可流,女人面前不出丑,老爸,这是你教我的……,你干嘛啊,为了显示你在漂亮大婶面前的存在感,您也不需要这样出卖您乖巧可爱的孩子吧,我……我要和你绝交”肺都气炸的云浪,一边走,一边抨击着。云九此刻才刚刚从古风颍的气氛中走出来,脑袋里还木木的,在想着一些事情,一时间还没来及理会口诛若悬河的云浪。

    云浪有点得理不饶人地继续道“你说啊,你说啊,没话说了吧,心虚了吧,被我点到老穴了吧,虽然你说过,年纪的大美女是你的菜,归你泡,可你也不能只管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啊”等他说完,这才发现一脸严肃的云九和有点昏昏沉沉的云金不对劲。他一把抱过云金,仔细地打量着他,这是云金终于醒过来了,长长地舒了一口气,随即他的鼻子里一丝黑血流了出来,“哇,流鼻血了啊,你,不是吧,不过只是见到一个美女而已,至于吗?”云浪调笑道。“啊,我想吐”云金没有理会云浪的调笑,“呼”的一下窜向了垃圾桶,趴在上面几大口黑血吐了出来,随后满脸兴奋地道“啊,啊,真舒服啊”,云浪好奇地看着吐血还这么高兴的云金,摸着他的额头道“你没病吧,都吐血了还喊舒服”。云九一把掀开幸灾乐祸的云浪,关心地问道“小金子,你没事吧”,“老爸,我没事,那个女人……”云金说着,又回头看了看已经没有的首饰区,继续道“那个女人好强大啊,在她的压迫下,我感觉我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无底的深渊,而且在她的压制下,我升级时因为战斗而遗留的隐患居然痊愈了,我感觉此刻我充满了力量”。

    云浪不知道在哪里找来一块抹布递给云金道“大哥,先把你嘴上的污血擦一擦先,明明是看到美女吐血了,还狡辩什么力量的压迫,唉,这理由编的我还真是服了你了,干脆我叫你大哥算了”。“哐当”一声脆响,云九一“毛栗子”敲在云浪的头上道“个死熊孩子,那个女孩子一身的古怪,我老远就感觉到了,还有那个女人,就像一头吃人的猛虎,难得这些你都没感觉到吗?还在这给我装傻充愣”。

    云九的黑龙印记一靠近那两个女人,他异动感觉就特别明显,两个女人,一大一小,大的给他的感觉是一份温暖威压,小的给他的则是那股蠢蠢欲动毁灭欲望,这绝不是药物所能达到的唤醒效果,而是一种来自于本源的呼唤。再一看两个小屁孩的状况,一个呆呆啥撒地愣在哪里,显然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了,而一个则满脸兴奋地在哪里打情骂俏,而且居然还牵着别人的手,对周围“危险”浑然不觉。

    两个女人,一个给的感觉是强大无比,一个给他的感觉则是诡异难测,他本来不想突入这个场景,但是作为父亲的责任,他还是义无反顾地切入了进来,带走了他们。出来之后,他又冷静分析了一番,看着两个都无大碍,反而一个臭屁,一个获益,他悬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面对云九的呵斥,云浪疑惑地摸了摸脑袋,不相信地看着云金道“很强大吗?”,云金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奇怪,我怎么没感觉出来呢”云浪不解地自语道。“好了,没事就好,我们赶紧换上衣服走人,这里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了”云九把两袋子衣服丢给他们道,一见自己的新衣服做好了,云金刚才的压抑表情一扫而空。

    衣服在拟装屏里试穿了一下,云九很满意的云浪的设计,看着虚拟的另一个自己,云九感觉自己完全符合“高大上”标准了,不过再一看自己脏兮兮的头发。他决定暂时不穿,同样的理由,云浪也没穿,因为他比自己还要邋遢,至于云金这只猴子,那就不管了,因为他已经穿上了。

    片刻之后,三个人相继出现在街道上,“大哥啊,你这是给我设计什么衣服啊,怎么还有裙子呢,难到你所说的我那老祖宗是母猴子不成?你能不能再给我改改,好哥哥”云金有点不满意地拉扯着有点虎皮色的裙边道。

    云浪没有理会他,这已经是他穿上之后问的第八遍了,这可是云浪根据自己的数据资料,按照远古神话里的那个威猛的孙大圣的衣服给他设计的,标准的一个小号孙悟空在世啊,就差一个紧箍咒了。云九此刻也没有理他,因为此刻他手里拿着一个烫手的邀请名牌,这是城主府的邀请牌,但却是那个女人留下的,指名道姓地让他带着二小子晚上到城主府共进晚餐。

    他可不认为自己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名人,虽然前不久卫兵才登记了他的资料,但人家不动声色地就搞清楚了一切,他心里还是很忐忑,她是谁?她为什么邀请我们?邀请的目的是什么?一系列的问题纷至沓来让他头疼。不去是不行的,人家既然住在城主府,那必然是位高权重之人,而且那个女人给他的感觉,让他不敢有丝毫的违背之心。自己反正烂命一条,生死无所谓,只是这俩小子……唉,想到这里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哪里还有这般面对一个简单的邀请就这样畏首畏尾的啊,只有不断进化,不断强大才是王道啊。

    一向视生命如儿戏的浪子,曾几何时,终于有了这样的感叹,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成长了,这就是责任对他带来的改变。

    “我们住哪儿啊?”云浪看着莫不做声的云九,再看了看天色,问道,一说到钱,云九如同被点燃的炮仗,跳起来道“啊,你个臭小子,我还没找你算帐呢,说,你不是偷偷看我钱包了,还有你设计的衣服都用什么材料啊,十三万啊,我现在半毛钱都没有了,你害得我们今晚露宿街头了,气死我了,还差点让我出丑”。

    云浪听了无所谓地道“这不是没出丑吗?我的一个简单设计费就卖了十万块,你们的衣服都是我出的钱呢,还怪起我来了”,说完,他又看着刚要插嘴埋怨衣服不好的云金道“你个野猴子,就你这件衣服最贵,一套材料就用去了九万多,还嫌这嫌那的,真不知道好歹,你要是再唠叨,我就全收了退回去,让你依旧光着屁股”。

    一听自己的衣服这么贵,云金的脸上立马云开雾散了,笑呵呵地道“啊哦,我的衣服这么贵啊,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喜欢死了,呵呵”,云九知道自己数落云浪是自己不对,立马狠狠地挖了几眼云金,向不远处的拍卖行走去道“好了,算了,我们赶紧去拍卖行吧,希望这两条腿还值几个钱,要不然我们真的要饿肚子,流落街头了”。

    硕大的拍卖行,巨大的显示屏,各种货物罗列其上,各种竞标数据不断地闪烁更新着,“哇,变异星落果,这可是好东西啊,听说吃了这个果实,可以疏通血脉纯度,让进化瓶颈轻易突破”“哇,三级的菌王菇,蕴含了丰富的基础自然基因”“哇,极品人生王,强化血脉的极品灵草”草药区无数人惊诧地议论着。

    听到这些议论,云九云浪父子对视一眼,他们有一种想要将自己日前在森林吃的那些东西吐出来的冲动,天啊,我们竟然吃了几十万的草药啊,然后再看了看此刻口水直流的云金,云九恨不得再次抓起猴子重新回到森林里去。云浪看了看双目发绿的云九,安慰道“老爸,以后有的是机会,下次我们一定让这猴子找他个几万斤”,一听这数据,云金差点从云九的肩上摔了下来。他勾着云九的背道“大哥,不是吧,几万斤,你以为这灵草灵药是你们家菜园子里长得花花草草啊”,云九没有理会云金的辩解,板牙碎咬地道“嗯,这是必须的”,“吧唧”云金彻底摔了下来,仰着头叹气道“遇人不淑啊,天啊”。

    草药区之后是矿石区,当云浪抬头看着那颗,只有米粒块大小的黑金,拍卖价既然达到了五十万的时候,他很本能地跳到了一边,距离云九足足十几码的距离。云九呲牙咧嘴地笑道“呵呵,你小子跑那么远干嘛”,云浪扇了扇衣服道“呵呵,人多挤得热”,再也控制不住愤怒的云九吼道“你个臭小子还不快给我死过来啊”。

    他的吼声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许多人投来了鄙夷的目光和愤怒“他妈的,这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啊”,“大喊大叫的,吓跑了老子的宠物,老子活刮了你”,云九此刻真想高声大喊一声这个小孩一个人足足“吃”一顿多黑金啊。

    云浪怯怯地挪了过来,低声地道“老爸,你该不是想告诉那些人我一个吸收了小山一样多的黑金吧”,云金此刻终于是心里平衡多了,很是玩味地道“我都忍不住要说你就一块黑金了”。“啪”云九扬起就是一“毛栗子”敲在他的头上,小声地呵斥道“你想让他们将你大哥大卸八块然后放在拍卖行里拍卖啊”,云金摸摸头一脸幽怨地道“我就说说而已那”。。

    “哼,你们两个臭小子都给我听了,以后你们谁也不要提黑金的事”云九小声地叮嘱道,云浪和云金同时指着他道“只有你在说”,云浪咬牙切齿地道“哼,只许我说,你们都不许说,还有你们给我记住了,你欠我十万草药,你欠我一万斤黑金,所以以后都得听我的,我说向东不许向西,我说很美,你们就不许说丑,要不然我就满世界说你可以找很多灵草,然后说你满身都是黑金,听到没”。

    两小子一脸的黑线,垮着脸点了点头,云金不满意地嘀咕道“刚刚不是才说几万斤吗?怎么又变成十万斤了”,“怎么不服气啊,十万斤也是几万斤啊,再说了,用个几万斤滋润一下你们老爸我今天受伤的心灵不行啊,记住你们都欠我的”,两小子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两个小家伙苦瓜着脸对视一眼,各自暗自道,这辈子惨了,唉,这就是人性啊,云九看了看两个人表情,心里总算平衡了一些,然后不再理他们继续逛着。

(记住本站网址,Www.XS52.Com,方便下次阅读,或且百度输入“ xs52 ”,就能进入本站)
这篇小说不错 推荐
先看到这里 书签
找个写完的看看 全本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如果您认为末世之终极狩猎不错,请把《末世之终极狩猎》加入书架,以方便以后跟进末世之终极狩猎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